首页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科教文卫 农牧新闻 社会民生 综合新闻 本网专题 理论评论 人物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内蒙古故事网  >  草原往事   
青垦队的由来
内蒙古新闻网  17-11-03 17:12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青垦队,即青年垦荒工作队。青垦运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全面掀起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历史背景下,由团中央发起的一次青年励志创业运动。作为新中国西北边疆地区的河套行政区是这次运动的受益者,曾迎来数百名青年志愿者加入到“西北大荒”的开发热潮之中,在河套当代历史上写下辉煌的一页。

  事情的由来是这样:

  一九五五年,团中央向全国青年发出了“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开垦荒地,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的号召,得到了全国各地热血青年的积极响应。时间不长,青年垦荒运动就在全国大规模地展开了。依照团中央的指示精神,根据内蒙古地区和山西省的实际情况,两省通过商榷,山西省省委决定动员一部分青年团员到地处西北边疆的内蒙古垦荒。

当时内蒙古特别是内蒙古的西部地区,地域辽阔,水源充足,但人口稀少,劳力资源不足,特别是黄河以北的后套地区历来地处偏远,尚有三分之二的土地仍在沉睡,没有开垦出来,急需要青年人前去大干一场,把荒地变良田,给国家创造财富。而其时山西省的情况却恰恰相反,那里人多地少,劳动力资源丰富,存在着部分青年待业问题。山西与内蒙古达成协议后,山西省团委即向全省发出了“青年要自愿到内蒙古去开垦荒地,支援内蒙古经济建设”的号召,条件是年满十八周岁到二十五周岁,思想积极要求进步,并且具有初高中文化程度。凡符合以上条件者即可自愿报名。号召一经发出,即得到全省青年的积极响应,报名参加十分踊跃。不到三个月时间,青年自愿垦荒队扩大到五个大队,1000多人。其中第一大队被分配到当时的河套行政区所属狼山县即现在的狼山乡从事开垦。一九五六年三月,青垦队员们怀着满腔热忱,在一片锣鼓声中,告别家乡亲人,乘坐西行的列车,一路高歌驶向内蒙古大西北,来到天苍苍野茫茫的西北边疆。第一大队共计230人,包括50多位女同志。这些人都来自山西省大同新县、灵丘、广灵、浑源、河曲、偏关、保德等县市。

资料图片

  为了打又准备之仗,青垦队出发时,聘请了十名农业技术人员作农业生产的指导,总人数达到240人。初来乍到,河套行政区狼山一带到处是荒无人烟的草地,盐碱滩土圪梁连成一片,梁上沟里长满茂密的红柳枳机。队员们落脚的村子只有十多户人家,七十多口人,人民生活贫困,生产正在恢复之中,特别是可供居住的房屋严重缺少。青垦队员们无以安身,就在荒凉的野地搭起一顶顶帐篷,在沉睡千年的荒凉土地上,第一次响起了充满青春气息的欢笑与歌声。

  当此之时,在大片处女地开荒,难度很差,而具备的客观条件更差。当地农村使用的农具大多是步犁和双铧犁,而拖拉机在当时还是一种奢侈的展览品。人与蓄力合作生产是基本的劳动方式。但开弓没有回头箭,青垦队员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向西北大荒的进军,他们的热情是高涨的。青年们自己造饭技术不佳,往往是生一顿熟一顿地凑合。米饭里生外熟,馒头黑不琉球,蔬菜都是从野地里挖来的。加上水土不服,时间不长就有不少人身体出现病症。每人出发时领到的500元安家费很快用光了,有的队员连寄家书的钱也没有。抽烟的人买不起烟,一根烟常常几个人轮着抽。鞋子烂了,就穿当地人捐献出来的旧鞋。但大家没有抱怨,没有悔恨,只有咬紧牙关默默坚持,每日干活早出晚归,披星戴月。

  青垦队员年龄参差不齐,大的二十七八,小的只有十几岁。大家生活在一个集体里,团队友情特别浓烈,互相帮助的事情到处可见。年龄大的像兄长一样,在劳动中或生活中,对小弟弟小妹妹们关怀备至,看到谁生病就熬汤送药,有想家的就耐心开导,尽量给予温暖以缓解其忧思。

秋色(张春华 摄)

  青垦队的组织机构有总队、大队、小队,一个大队下设四个小组,有生产组、饲养组和挖渠打堰子组,平时劳动都以小组为单位,吃饭也是一组一锅饭。队员们一边生产一边改善生活条件,当年盖起三十栋二百一十间房屋,有家庭住房、单身宿舍、礼堂和食堂,山西团委还赠送了一批文娱体育器材,利用农闲时间大家开展文娱活动,丰富了业余文化生活。

  第一年,青垦队开荒五千亩,种植了水稻,收获水稻2万多斤。当嫩绿的禾苗长出地面,队员们无不欢欣鼓舞;而当雪白的稻米装进粮仓时,队员们更是高兴地跳起来,激动不已。接下来的两年,青垦队又开荒五千亩,粮食产量逐年上升,基本做到粮食自给,生活有所改善。当时实行集体核算,收获的粮食归集体所有,由国家统一调拨。

  青垦队一开始由自治区农垦局统一管理,一九五七年划归河套行政区管理,自此一切待遇都与当地农民相同。一九五八年又刮起了共产平调风,青垦队的农具、牲蓄等被无偿调走大部分,所开荒地也被划给邻近乡村社,队员们的积极性受到挫伤。与此同时,乌达煤矿招工,大批青年队员闻讯跑到煤矿当了工人。年底又出了新政策,凡愿意回山西的可以回去,当地予以安排工作。这样,大部分人见异思迁告别青垦队,最后只剩下26名队员稳定下来。留下的二十多名老队员,把家属接到这里安家落户。家属妇女们来到后套,保障后勤,也参加大田劳动,屋里屋外一起忙,为青垦队做出很大贡献。

  一九五八到一九六零三年间,青垦队员同后套人民一道忍饥挨饿,度过一段最艰难的岁月。一九六一年全国经济形势好转,集体食堂解散,粮食分给个人,每人每年口粮三百八十斤,生产依然以集体为单位。狼山县撤销后,其地划归杭锦后旗,旋又划归临河县。自此,青垦队成为临河县境内一个普通村庄。

  直到改革开放后的一九八五年,青垦队尚有十四名队员没有走,他们是:张振国、王增兰、万里秀、李翠仙、宋来枪、秦国贤、李占功、秦双海、白英、陈住、孙占祥、郑希恩、杨有成、刘浩。这些人在临河狼山乡扎下根,养下孙,终于成为地地道道的后套农民,其户籍隶属于今狼山镇最北边的一个行政村——迎丰村。

大河套丰收景 (张春华 摄)

  2017年5月31日,随临河区区志编撰督查组督促各乡镇资料征集工作,来到狼山镇政府大楼座谈,大家谈起狼山镇历史资料的丰厚,顺便说到青垦队的历史,普遍认为青垦之事是地方文化的一个亮点,于是驱车奔狼山镇最北边的迎丰村而去,都想一睹当年名噪一时的青垦队青垦人的风采。

  狼山镇迎丰村的村部,就建在当年的青垦队所在地,正是现在的迎丰一队(迎丰村一组)。一行人下了车子,只见一位花白头发的老者也刚进村委会大院,正在停放自己乘骑的一辆摩托车。他身体消瘦,但骨力硬朗,耳聪目明。经早已在那里等候的村书记介绍,此人名叫孙占祥,是当年青垦队员之一,现就住在青垦村。他是得到通知,专门来向我们介绍情况的。

  大家相随进了村委会会议室,我便凑到孙老跟前,向他虚心请教当年的历史掌故,话题先从孙老的身世开始说起。孙老口齿清晰,说起当年的事情如数家珍,有问必答,滔滔不绝。他说:“我1956年来到这里,当年19岁。老家是山西省浑源县白杨村,是自愿报名参加青垦队的。那时听说后大套是个好地方,烧红柳吃白面,整天还打雁子,就满怀信心报名加入青垦队。但来了以后,才弄明白,打雁子不是打天上飞的雁子,而是在盐碱滩上挖渠打堰子,是个很苦重的营生。”说到这里,孙老哈哈大笑,自乐了好一阵子。他张嘴大笑的当儿,漏出一嘴七零八落的牙齿,齿色枯黄,证明着他满是沧桑的身世。

  孙占祥今年80岁,25岁在后套娶妻成家,如今已是儿孙满堂。但说起年轻时候的事情,劲头十足,好像有一肚子的故事要往外倒似的。他接着说:“从老家来后套,先是坐火车,包头以西改乘汽车,一路颠簸而来。随同来的是第一批青垦队员,一百多人,都是不到二十岁的热血青年。来的时候自带一批农具,都是老家山西人捐助的,有40多头耕牛,40多匹马,也是用火车运来。到了狼山县,县长接见了我们,吃了一顿糜米饭,然后就马不停蹄来到这里。从狼山到这里,赶的是二饼子牛车,感觉路很远。当时这里一片红滩,水滩,只长枳机和猪尾巴草,根本不是种庄稼的地方。队员们被安置在附近的海牛圪旦,搭起帐篷住下,第二天就下地干活。主要是打围堰,把荒滩变成一块块田地,但地是种不成,种甚也捉不住苗。头二年没收一粒粮食,就靠国家供应粮维持。”说到这里,有人奇怪地问道:“后大套地广人稀,为甚偏偏选择这样一处地方?”孙老随口答道:“好地也有,可造就叫人种上了,我们就是来垦荒的,哪里荒凉就垦哪里,那时候党叫干啥就干啥,没有人提出异议。到了第三年,就不一样了,种了稻子,稻田一眼望不到边儿。五八年的稻子秋天收不完,到了冬天还在地里割稻子了,一直割到第二年春季。啊呀,丰收了。有人带着2000斤稻子回山西大同,可风光了一回。山西那地方住得好,但吃的不如后套,后套是个米粮川,山西人都眼红了。”

  孙老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面精,说是给老伴儿买的。老伴儿与自己同龄仿佛,五十多年不离不弃。孙老说:“五八年政策放宽了,队员们不少离开这里另谋生路,有的去了乌达煤矿,当下井工人。我是去了陕坝机械厂,后来又到了农具厂,在农具厂当技术工人,修理机器。一干就是四五年。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儿。她是农村户口,嫁给我和我两个人吃一个人的供应粮,不够吃,就想到另谋生路。正好当时国家号召精简人员,我就带着老婆儿回到青垦队,以后再没离开。”

  孙老是1962年回到青垦队的,回来的时候青垦队已经归并到地方,跟当地农业社合并。之后的日子就是参加大集体劳动,跟农民一样挣工分,年底下来分红。孙老说:“我的记忆中,从来没分上钱,一个公分几分钱,最好时一毛钱,算下来还得欠债。最难忘是那时生活艰苦,住的是青垦队自己盖的土房房,家里要甚没甚,炕上就是苒泥抹平,人起炕光。有了娃娃以后,娃娃在他妈怀里睡觉,一黑夜把炕尿湿,第二天他妈的屁股上沾着一片泥,还得用手抠下圪。”说到这里,孙老又是嗨嗨一笑,然后是叹气。摇头。

  有人感兴趣地问道:“你老结婚时候,备办了些甚新摆设?”孙老提高嗓门说:“备办?想得美!就给新媳妇作了一件新褂子,还舍不得穿,拿到集市上换了85斤米,回来糊口度日。吃饭没有碗筷,还是老乡帮助,一家给了一个碗,一家给了四根筷子。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一卷铺盖,还因为我家的牛上了汽车道,被公路段没收了。你说乃狗的,过的是甚生活。”

  五八年以来种水稻,把地种坏了,盐碱化严重。1962年上头指示种旱田,开始多数种糜子,后来逐步有了小麦。种糜子亩产400斤,种小麦只产200斤。原因是地力不行,贫瘠。孙老又回忆说:“苦倒是苦一些,可那时人们精神好,青垦队盖了大礼堂,青年人经常在礼堂搞活动,演戏,二人台和山西小曲儿等各种戏都有,挺红火。”孙老之前还在光荣公社待过一段时间,他说那里就不如青垦队红火,没有欢声笑语。青垦队的特点就是青年多,朝气蓬勃,苦中作乐。

  孙老在后套扎根五十多年,只会老家两次。一次是刚来不久回老家探亲,一次是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再次探亲。他经历过四清运动,亲历过文化大革命运动,也挖过二黄河,挖过总排干,在生产实践中脱胎换骨,把自己锻造成为一个地道的后套农民。他和老伴儿生育两儿两女,三个进了城,一个陪在自己身边,如今日子过得很舒心。当我问到老家山西和后套哪个地方好时,孙老的回答很干脆:“山西住得好。那地方干燥。后套吃得好,种甚长甚。长甚甚好吃。山西遭年馑,这地方不怕遭年馑。相比之下,还是后大套养人。”

  正说着话,会议室进来一位张姓农人,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但一问才知,此人已有七十岁高龄。大家着实感叹了一回,都说青垦队是个神奇的地方。那人自我介绍名叫张建华,是此地居住最早的老户后代。他的爷爷于民国年间走西口来后套,半路饿死在五原一带,父亲张二胖来到此地开荒种地,终于打下一片江山,生活有了着落。张建华继承父辈艰苦创业传统,从年轻时就一面种地,一面养羊,农牧结合,相得益彰,改革开放以来多次被乡里评为农牧结合专业户。他还不问自答介绍道:“我的两个哥哥都是村干部,办事公道,受到村民拥戴。我们张家人在这地方主事,有些年头了,老乡们都佩服。办事公道,先人后己,是我们祖祖辈辈的传统,后套人都认这个,所以才能长久。”

  张建华的出现,见证了青垦之地更加久远的历史。在青垦队垦荒之前,更有奋力垦荒的先驱。而垦荒者前赴后继,代代传承,更可贵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

  迎丰村的新任党支部书记名叫张良,三十岁出头。我们一行人告辞出来的时候,张良告诉我们说他正在修家史,说要把祖先的垦荒业绩记载下来,让更多人知道。得知这个信息,同行的市地志办主任詹耀忠欣喜地说:“今天的收获不仅是了解了青垦队的历史,而且第一次发现民间还有这样年轻的人在修家史,这才是后套人的希望所在”。同来的乡政府乡长宫韬则说:“我们狼山乡的文化底蕴很深,欢迎大家一起挖掘呀。”(作者:张志国)

[责任编辑 钟婧]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图片
乌兰夫家人在内蒙古大学设立第三个奖学金“云亭奖”
首航相聚
一起去参加多伦诺尔观鸟节
贯彻会议精神 助力绿色发展
内蒙古新闻一周排行
• 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召开会议 李纪恒主持
• 李纪恒:领导干部要在学懂弄通做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上下功夫作表率
• 内蒙古批复三个公路项目 总投资约37.7亿元
• 内蒙古12个支线机场开通“通程值机”服务
• 布小林主持召开自治区政府常务会议 研究加强苏木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的实施意见等事项 安排部署近期工作
• 【定格】呼和浩特有座世界首座匈奴文化博物馆
• 李纪恒:在深学笃行上下功夫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转化为建设亮丽内蒙古的生动实践
专题推荐
治国理政进行时
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宣传云
• 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网络主题活动
• 砥砺奋进的五年
• 内蒙古第九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
举报指南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