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中国梦 草原丝路 外国人眼中的内蒙古 世界各地的内蒙古人 内蒙古品牌 草原往事 音视窗 亮丽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内蒙古故事网  >  草原往事   
栓柱
内蒙古故事网  18-02-02 16:33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听大人们说,栓柱来得可不容易。

  栓柱妈刚进门那几年攒着劲生了三个娃,大女子招弟,刚满一岁便夭折了,二小子三女子连个名儿都没来得及取,也都夭折了。栓柱的奶奶长一声短一声哭嚎,惹得队里的女人们跟着抹眼泪。栓柱妈更是瘦得脱了相,目光呆滞,门都不出了。急得栓柱爹束手无策,蹲在墙根下大口大口地吸旱烟。还是栓柱的爷爷保全老汉镇定,呵斥老婆子:别嚎了,我去供销社买两斤红糖,以后鸡蛋我也不吃了,全给咱娃补身子,把那五只老母鸡也全宰了,熬汤让娃喝,咱老赵家不会绝后。

  村外沙岗上的娘娘庙一直香火不断,栓柱奶奶更是每逢初一、十五进香祈福。也不知道是五只老母鸡的营养滋补,还是奶奶的虔诚感动了神灵,栓柱妈又有了身孕。那年的腊月二十三,屋里终于传出久盼的婴儿啼哭声。接生婆子是个小脚老太太,出门报喜的时候,差点儿被门口蹲着的大黄狗绊一跤,她顾不得身上疼,喊着传喜讯:生了,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老小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天是祭拜灶老爷的日子,奶奶做的灶干粮分外的大,整个村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栓柱的名儿是爷爷起的,寓意深远。

  或许是因为名字取得好,加上一家人的娇惯呵护,栓柱从小就皮实,特别调皮捣蛋,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我比栓柱小了几岁,和其他孩子一样整天跟在栓柱后头屁颠屁颠地跑。栓柱天性机灵,心灵手巧,他教我们做弹弓。涝坝边上砍来红柳做弓架,偷了队里小推车内胎做皮筋,把爷爷刚熟好的羊皮剪来一块做皮垫。栓柱弹弓打的那叫一个准,跟着他我们一群孩子都练成了“神枪手”,打得村子里再也听不到鸟叫。每到夏天,是我们最开心最解馋的时候,果树园子里的杏子半生不熟就被我们偷个精光,西瓜熟了就偷西瓜,从集体的吃到个人家,全都是栓柱领的头。为此,我们也没少挨打。有一年暑假,栓柱竟然把队长家叫鸣的大公鸡偷来了,喊我们去打麦的大场上吃烧鸡。鸡还没吃到嘴,不小心把队里的麦草垛点着了,火光映红了半边天。那天我们差不多个个都挨了打,王小五、赵铁蛋被家里打的最狠,几天没见他们的影子。唯一没挨打的是栓柱,他爹妈没舍得下手。我们躺在炕上哼哼唧唧地哭,他偷偷摸进来咯咯地笑。不过,栓柱家那只每天下双黄蛋的老母鸡赔给了队长家,奶奶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们大队是那种半农半牧的经营模式,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后,家家分了牲口,也分了些地。栓柱家日子过得是井井有条、红红火火。栓柱爹是农田地里一把好手,把十亩土地经营的年年高产。栓柱爷爷每天早出晚归,七八十只山羊,各个养的膘肥体壮。奶奶喜欢养鸡养猪,二十多只鸡,鸡蛋多得吃不完。每年过年还能杀一头猪,年头吃到年尾。栓柱妈锅灶手艺好,我们经常趴在他们家院墙上闻香味儿,队里的男人们也总是闻着味儿骂自家的婆姨。

  栓柱没考上大学,只好回家帮他爹种地。爷爷奶奶抚摸栓柱手上磨出的茧泡,心疼得直淌眼泪,说啥也不让栓柱继续种地。一家人坐下来商量,让栓柱出去闯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营生。

  栓柱上学时和春梅处得最好。春梅考上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来信让栓柱去乡政府对面她爹开的小餐馆里打杂,一边打工一边复习,备考来年。春梅来信很勤,紧地安顿栓柱:你一定要收起性子,要勤快好学,别给我爹妈添乱惹事,晚上没客人就认真复习,来年也考内师大,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栓柱回信给春梅保证,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上学时的坏小子了。

  春梅家的小饭馆不大,生意却很红火,栓柱从早到晚忙的哪有时间复习啊。不过,栓柱是个有心人,眼快手勤,啥活儿也抢着干,可帮了人家大忙。春梅爹看着欢喜,用心栽培,毫不保留地把手艺全都教给他。栓柱琢磨着把家常饭菜变了许多花式,来来往往的食客赞不绝口,小饭馆的生意更加的红火了,春梅爹妈高兴得捡了宝贝似的。

  栓柱想念春梅,把春梅的来信经常带在身上。一天下班晚了,栓柱脱下工作服就回去休息了,没注意把春梅刚来的信掉在地上。春梅妈看了信,啥都明白了。春梅暑假回来之前,春梅爹妈把他辞退了。栓柱明白他们的意思,背起铺盖卷回家。

  这事儿给栓柱的打击很大,整天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躺在自己的小土炕上瞎思想。这可急坏了一家人。还是保全老汉有主见,鸡窝里抓了两只老母鸡去了趟队长家。秋天开学的时候,栓柱当了大队小学校的老师。

  栓柱人长得高大帅气,又在学校当老师,队上以及相邻几个大队来说媒的都快踏破门槛了。栓柱心里装着上大学的春梅,人家介绍的这些个村花野草他谁也看不上。直到两年后见到了秀莲,栓柱的心思才活泛了。

  秀莲是队长婆姨的侄女,家在甘肃天水,家里缺地少水,靠天吃饭。眼看着秀莲长到十八岁,到了寻婆家的时候了,爹妈不想让女儿嫁在本土受穷,就和自己的妹子书信念叨这事儿,能不能在牧区给女儿找个好人家。天水本就出美女,秀莲这女子更是出落得像朵花儿似的,队长家里小伙子们成天赖着不走。但是,队长婆姨是个精明人,好花就得有适合栽培她的土地。方圆几百里条件最好的小伙子非栓柱莫属。

  1986年元旦,望远大队到处洋溢着欢快的喜庆气氛,

  二十岁的栓柱和十八岁的秀莲结婚了。栓柱家院子里搭起大棚,炉火烧的通红,屋里屋外十张方桌坐满了喝喜酒的人,爷爷奶奶坐在上首笑得合不拢嘴。秀莲是从姑姑家骑骆驼来的,一身红缎子棉衣棉裤把羞红的瓜子脸映衬的越是粉嫩,大花眼睛水汪汪的,喊一声妈把栓柱妈兴哭了。栓柱一身蓝缎子棉衣棉裤,英俊帅气,和秀莲站一起,天生一对。这天晚上,我们一群半大小子跟着队里的媳妇们偷听了栓柱的窗根,一直等到大半夜,啥也没听着,我故意学了几声狗叫就回家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栓柱过来揭开被窝,在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骂我灰小子。我哈哈笑着套上衣服跑去他家看新媳妇。

  秀莲勤快,进门第一天就早早起来拖着芨芨草扎的大扫帚打扫院子。栓柱妈心疼媳妇,不让她干活,秀莲叫一声妈,说在家里干惯了,进了这个家门,我就是这个家里的人,这些事以后你就别干了,有我和栓柱呢。栓柱妈高兴得笑脸上挂上了泪蛋子。栓柱拿来雪白的毛巾,拧干水递给秀莲,秀莲没接,却把脸伸了过去。

  栓柱和秀莲是我们队里的一道风景,他们走到哪里,都有一片笑声。

  后来,望远大队的小学校撤走了,栓柱也不当老师了,和秀莲去乡里开了个小饭馆。外面闯荡几年我回到家,栓柱盖了一座和乡政府一样高的三层楼房,小饭馆变成了大餐厅,生意兴隆。爷爷奶奶已经过世了,栓柱爹妈也不再在队上种地放羊,秀莲生了一对儿女,他们给带着。栓柱胖了许多,望着我呵呵地笑。秀莲还是那么美。(李发栋)

[责任编辑 王彤]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