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第一菜
内蒙古新闻网  18-05-10 15:52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苏轼诗《送范德孺》:“渐觉东风料峭寒,青蒿黄韭试春盘。”青蒿是什么,没有太多人去问个究竟,估计是茼蒿或柳蒿芽类的可食性蒿子。后人都记住了黄韭,一刀割下,一盘端来,韭菜打了开春的牙祭,所以被认为是春天第一菜。但如果抛除人为促发,不扣棚,不采暖,韭菜不一定能占到第一菜的美誉。我私下以为,春天第一菜应该是蒲公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婆婆丁。

  春天什么蔬菜都吃不到的时候,婆婆丁可是桌面上常见的菜品,也是第一个占春盘的绿蔬。因为吃它不花钱,不消刻意去栽种,山坡田野随处可见,只要大地开了化,暖风一来,漫山遍野都是;从山间野菜到登堂入室,婆婆丁无须刻意烹制,只需把采回的婆婆丁去掉老根和皮,摘除干枯的叶子,蒯上半碗自家下的大酱,蘸着吃就行了。当然,有条件的也可以炸上一碗鸡蛋酱,更是美味极了。

  小时候,我生活在东北平原上的一个小村子,村子东面是一片大草甸子,我们都习惯称那里为东沟子。记忆中,每每东风吹来的时候,那里绿得最快,也绿得最平坦。所以每年开春,我就和小伙伴们挎上篮子,跑到那里挖婆婆丁。破旧的镰刀头剜向平地或山坡的草丛,明媚的春天也跟着一起被带回了家。除此,还收获了满满的春天里的欢歌与笑语。

  婆婆丁常藏在草丛里,明眼是看不见的,要仔仔细细地找寻。往往我都是把篮子放在一边,刀拿在手里,来来回回地遛,突然发现一个指甲大的小绿点,我便欣喜得如同找到了宝贝,蹲下身去仔细看。为了不把叶片剜散,刀都是沿着植株斜刺里向里剜,旋转360度,只听得“咔”地一声,根应声而断。然后把植株提起来,抖掉附在表面的泥土,简单地摘掉附在上面的杂草,扔到篮子里,接着寻找下一棵。

  到家后,继续做进一步的择选,去掉陈叶,留下嫩芽,泡在清水中,几小后,苦味渐小,捞出来洗净,放在盘子里,供一家人吃。翡翠般的叶尖,葱根般的叶白,锯齿般的叶围,清晰的叶脉,让枯燥的春桌生动起来,选出一两棵,蘸着香喷喷的鸡蛋酱一嚼,那一点点岁月的香,一点点人生的苦,一点点生活的清淡,扑鼻聚舌,生津开胃,清肝利胆,爽口清肺,真是既去火,又解馋。如果还能烙上几张饼,熬上一盆粥,这样一顿春日大餐,就更完美了……

  一天,两天,似乎我们每天都要去挖上两把婆婆丁,每天桌上都有绿色的装扮,每天都有阳光的心情。就这样一直挖到草甸子绿透,挖到黄花开遍,挖到各家园子里的小菜长出来,放到盘子里,端到饭桌上。婆婆丁这才完成了它报春的使命,也添饱了穷苦人们的肚子,让难熬的春天平添了味觉的快感,储蓄了那段如水光阴里成长的幸福记忆。(张念龙)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