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车胎
内蒙古新闻网  18-06-11 15:32  【打印本页】  来源:巴彦淖尔日报

  小时候,最愁的就是补车胎了。

  那时,农村的灰渣路不好走,再加上骑自行车捎人苦重,车胎不是被扎烂,就是被压得放炮。而比起补自行车车胎,驴车的车胎更难补。难就难在手上没劲,又没有好工具,补来补去,真能气死个人。每次上街,我家最紧要的就是先补驴车车胎。父亲一个人根本不行,非得叫上我和大哥。可是我和大哥年岁太小,一不小心,就帮了倒忙。

  那时父亲为省钱,不舍得买新车胎,总是凑乎着用。他把废旧的外胎挑好的部位割成数段,包在驴车外胎薄弱的部位,然后用塑胶绳挨个捆绑,美其名曰“打卡子”。里胎是补丁摞补丁,弄得我和大哥无从下手。

  父亲不精巴,干甚事都没个规划。眼看日头一点一点接近午时,父亲还在补车胎。里胎补好了,我俩开始帮他上,好不容易上到多一半,一不小心,改锥把车胎扎破了,我和大哥不敢说,父亲也没发现,上好外胎一打气,漏气声便“哧哧”地响起来。父亲气哼哼地瘫坐在地,边骂边开始卸车胎,然后重新补胎。

  里胎补好了,强忍住笑,我和大哥小心翼翼地帮父亲上好外胎,一打气,听不见“哧哧”声,再打气,听见“吱吱”声,吓一跳,不过不要紧,原来是充气筒坏了。修好充气筒,我们三个轮流打气,就打就听,父亲不时用手按着车胎。给这个车胎打足气,父亲又开始补另外一个车胎。里胎补好了,我俩开始帮他上,庆幸的是,有了先前上车胎的经验教训,这次我们更加小心翼翼,尽量少用改锥,一点一点用手往上扳,费了很大的劲儿,外胎终于被我们扳上去了。接着还是父子三人轮流打气,就打就听就按,费了很大的劲儿,终于给两个车胎都打足了气。

  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套上驴、把要卖的木板和大蒜装上车(当然还要带上充气筒),一路来到熙熙攘攘的临河街头。街路不宽,两侧伫立着高大的白杨树。冒着暑热,我们卖掉了木板,然后开始一辫一辫地卖蒜。

  卖完蒜已是黄昏,车胎的气早就跑完了,瘪瘪的,拿充气筒打了一顿打不起来,像以往一样,父亲把两个车胎卸下来,赶着光轱辘车轮的驴车,一路上“刺啦刺啦”,很晚才回到家。(赵文义)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