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碗托儿看变迁
内蒙古新闻网  18-06-21 11:25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隔着一程山水,唯独准旗的碗托却能牵着你的味蕾,锁住人心。在准旗,去哪吃,吃谁家,哪家的荤汤好吃,哪家素的香,每个人对其都有不同的解读和推荐,甚至细致到谁家呛的辣子香,芝麻炒的香。这足以证明一碗糁子碗托在准旗人心中的地位。过去卖碗托儿讲究多,各个卖碗托儿的商家都有自己的一套碗托销售策略,尝汤子,品劲道,看色相。在过去,卖碗托也是一场硬仗,沙圪堵的碗托固定摊位阵地分三马路,裤裆街,底街。像三轮车这样的流动摊位则打的是“游击战”,只要他在街上摆开摊子喊一嗓子:“米凉粉碗托儿”,吃碗托的人立马围上一圈。车上挂的炉子坐着热腾腾的豆腐荤汤,这边是一桶又一桶蒸好的碗托儿,吃客们围在卖碗托的人跟前看着他手里的小刀在碗里熟练的划下漂亮的柳叶尖。

  戏台上大戏声如洪钟,精彩绝伦,卖碗托的人在台下地上插一根1米高的铁杆,杆子上挂一个电石灯,满满两箩子碗托摆在灯下,铺开长桌长凳,桌子上现炒的芝麻,现切的香菜沫,蒜泥。卖碗托人坐在小板凳上左手托一个碗托,右手拿一把小刀麻利地在碗托上横竖划几下,沿着碗边转一圈,在几个罐子里舀点汤和醋蒜汁,顺手在签筒子里抽一双签子递给食客。碗托人抬头看一眼周围的食客,“要荤的还是素的?”旁边一人赶紧接应道:“该我了,荤的!”不一会,满满两箩碗托就见底了。

  过去的碗托碗大而且瓤子厚实,五毛钱吃上一个就觉得管饱。醋汤子香,人们往往连汤喝个精光,擦擦嘴站起来继续去看戏。戏场圪卜里人头攒动,面对面走过来除了烟味就是男人女人们嘴里的蒜腥辣气,你不用问,肯定不知道是去哪个摊摊吃了碗托。

  卖碗托的多,自然行业竞争也激烈,老板们会互相偷偷指派自己人互相尝其他各家的碗托儿,然后回来潜心研究一番料汤。但无论怎么样,每一家还是每一家的味道。常有人问,到底去吃哪一家,底街的苗邦碗托卖的快,往往早上十点以前就已经卖光,所以久仰十年大名也一直没真真切切的吃过一次。后来就是三门市的老汉汉,裤裆街的几家,再后来就是饲料公司那几个铁皮房......虽然每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家,即使端个碗在街边吃一碗,也足以满足。

  再后来,做碗托买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相比原来街头巷尾随处的蹬三轮自行车卖碗托的老人就更少了,碗托的味道和价钱也发生变化,价格从起初的5毛到1块再到现在的3块,让人叹止小小一碗碗脱也搭上

  了改革开放的顺风车身价暴涨。碗托的吃法,配料,品种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饭馆里推出了猪黑肉炒碗托,而碗托摊子上的热汤也变为卤肉汤,里面加了海带卤蛋,碗托也从最先开始的荞面糁子碗托,革新换代的推出了米碗托,绿豆粉碗托。人们也渐渐的发现过去五毛一个管吃饱的碗托,现在吃三个才勉强满足。

  前几天路过纳林,专程去了趟小乔碗托,恰好小乔不在,和他母亲聊起改革开放的变化,他母亲告诉我,就单纯的从做碗托来说,手工艺完全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小乔不断创新的调料配方。“我现在仍然晚上八点把糁子泡好,第二天早四点洗糁子蒸碗托,面皮也是亲自洗糊然后刷,虽然辛苦但日子越过越好了”。

  碗托作为一个地区的小吃名片,历经风雨仍然是准格尔人舌尖上难以割舍的一种情结,越来越多的卖碗托手艺人想把自己的碗托品牌化,推向更远的地方,比如注册品牌“马栅碗托”已将准格尔旗的碗托美食推向陕,蒙,冀地区等十多个城市。这种以荞面糁子制作而成的风味食品,汲取地方名吃传统制作工艺之精髓,经过现代化技术高温灭菌处理,使得荞面碗托成为一种方便保健食品,深受其他地区人喜爱。

  告别了计划经济,“票证时代”“供给时代”“排队时代”成为过去时,百姓餐桌上的饭菜种类日渐丰富。在大饱口福、尝遍四海珍馐的同时,完成了从食以裹腹到健康饮食的变迁。准格尔旗一碗小小的碗托,见证了改革开放人们的味觉变迁,食物和记忆的关系,真的非常奇妙;味蕾和记忆的关系,也最牵动人心。嗯,世上碗托千千万,大概我们唯独觉得只有自己家乡准旗的碗托最香吧。(图文/刘浩)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