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河
内蒙古新闻网  18-07-05 16:33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我念初中时,县城还不很发达,也没开始兴建各种土木工程。在我们学校后面有条清澈的河,每到周末,我就和同宿舍的伙伴们一起到这里玩。大家挽起袖子,卷起裤腿,蹚进水里。河水不深,没到我们膝盖。我们猫着腰,双手并拢成一个凹形状伸入河里,眼睛紧盯着河中的鱼。这条河虽没大鱼,但一两寸两三寸的鱼多的是。等鱼游近我们时,我们猛地将双手合拢,鱼就轻而易举地被我们逮住了。事情有时也不顺利,我们往往因为用力过猛滑倒在河里,身上的衣服全湿了。这时就不得不狼狈不堪地从河里走出来,站到岸上,让太阳往干晒衣服。我们常把捉到的鱼放入空罐头瓶,往里灌点水,再放点水藻,然后放几块鹌鹑蛋般大小的卵石,企图给小鱼儿创造一个舒适的生存环境。但小鱼儿往往活不了多久,就都翻着白肚皮漂了上来。

  河畔不远处有大片的田地,地里长有绿油油的玉米。等玉米结出饱满的棒子时,一些年龄比我们大的同学常常三五成群地钻到地里偷掰玉米棒,随后带到河畔烤着吃。每次听到伙伴有声有色地给我讲时,我都会馋得直流口水,很想亲自去大干一场,可终因胆怯,空梦一场。

  河畔葳蕤绿草里有许多蚂蚱,一听到人的脚步声,双腿一蹬就跳出了老远。有一种身材修长的绿蚂蚱,腿生得特肥壮,我们那儿的方言管这种蚂蚱叫“簸箕”。两手轻轻捉住它的后足,一边抖动,一边唱:“簸箕,簸箕,簸簸箕,簸给3年我放你。”说也奇怪,每次它都很乖地一抖一抖地“簸”。

  这都是幼时的事了,至今想起心里总有别样的滋味。现在这条河依旧在那儿汩汩地流着。政府为加强县城合理规划,修建了许多的建筑,那条河也整治了,两边筑起了高高的水泥堤坝,禁止人们踏入。

  所谓的“时过境迁”,我以前对此没什么体会,现在是深深体会到了。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看着河水流淌的模样,心里不禁泛起了淡淡的惆怅。是啊,流水带走了光阴的故事也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王建波)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