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乌兰牧骑的不解之缘
内蒙古新闻网  18-07-30 15:15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今年是阿左旗乌兰牧骑建队六十周年,六十年的流金岁月,六十年的风雨历程,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乌兰牧骑人的心血和汗水,铸就了新时代草原文化的辉煌成就。对我这样一位曾经的乌兰牧骑人来说,更是一个特殊的节日,是青春岁月的珍贵回忆,是美好往事的甜蜜回首,是对曾经朝夕相处的乌兰牧骑人深深的牵挂和眷恋。

  六十耳顺,我已走过一个甲子的轮回。记忆岁月中的一些经历,一些缘分如同轻烟一般,被微风吹走,但久久不能忘怀的是我与乌兰牧骑的情缘。

缘分之一:回顾

  人因为有了回忆,心灵才会富足。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天,十四岁的我得知,阿左旗乌兰牧骑来吉兰泰招队员,让我去面试。面试时,要求我模仿老师跳了《红色娘子军》几个舞蹈动作,还要求我用普通话念了一段报纸,后来通知我被录取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爱跳舞的我高兴得又蹦又跳,那种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至今历历在目。

  一九七一年六月的一天,十四岁的我,从中国第一座机械化湖盐场的所在地吉兰泰出发,背着简单的行囊,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离开父母,带着孩提时代的梦想,走进了这个大家庭——阿左旗乌兰牧骑。当时的乌兰牧骑在阿左旗党校大院内。

  接下来大部分的日子,都是穿着那条深蓝色的纯棉吊裆灯笼练功裤,在老师的带领指导下练功,压腿、踢腿、下腰、劈叉、小跳、大跳、旋转、翻跟头,还要练芭蕾足尖;学跳舞、唱蒙语小合唱、朗诵……其中的辛苦、汗水、泪水,成就了我们十八般武艺。那时的我们,天真无邪、幼稚可爱,一双双眼睛清澈透明不掺一丝杂质。一群小小伙、小姑娘,一起练功,一起排练、一起演出,一起割麦子,一起吃饭,一起疯玩。每每回想起那些时光,都会使我回归到人性中最简单、最质朴的美好记忆当中。然而我只在乌兰牧骑工作七个月,父母就让我回去继续念书,不得已我只好离开了这个大家庭。

  离开后,我常常想起在乌兰牧骑的日子,每当想起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总有一种眷念荡漾在心头。

缘分之二:温暖

  乌兰牧骑这个大家庭给了我太多的呵护和温暖。比起从牧区来的小伙伴,我有些娇气、任性,独立生活的能力很差。但在恩师、师哥、师姐的关爱、帮助下,我逐一克服了这些毛病,学到了很多东西。记得有一次练功踢后腿,我偷懒,踢得时候,在老师不注意时,腿一直弯着,自以为老师没看见。没想到,下课后,代英翠老师找到我,指出了我的错,并苦口婆心告诉了我很多道理。她没有当着大家的面批评我,我很感激,后来再没有偷过懒。当时我们的生活用水,是在阿左旗党校大门外的一口井里打的,一个木制的推车上放着一个汽油桶改的水箱,就是我们的水车。我们要一小桶一小桶地将水从井里打上来,再倒进水箱,满了拉回来。我力气小,不会打水,师哥、师姐就帮我打水。师姐赛其木格,是二月份来到乌兰牧骑,来时穿着一件红棉袄,天热了没有换的衣服,苏布德老师就买来布料为她做衣服,为她换下了棉衣。那个年代,每个人的粮食都是定量供应的,由于训练、演出活动量大,经常是刚吃完一会就饿了。这时,无论是谁家带来吃的东西,都会无私奉献出来,被大家一抢而光……这个大家庭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给了我们父母、兄弟、姐妹般的关爱,更像家一样温暖。那时候,我们没有华丽的服装,没有精美的舞台,蒙古包和农舍中间的一块空地就是我们的舞台;没有灯光,也没有音响,演员们就点着煤油“火把灯”为农牧民演出。这种艰辛、欢乐、温暖,留在了我深深的记忆中,永生难忘。

缘分之三:情谊

  几经辗转,六年后,我又回到巴彦浩特。记得那一天,我拿着调令去阿左旗党校报到。站在党校大门口,我热泪盈眶、思绪万千……六年前,我就是从这个大门走进乌兰牧骑,如今又一次走进这里,这难道不是一种机缘巧合吗?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党校大院成全了我一生截然不同的两种职业选择。虽然前者仅仅度过了短短的七个月的时光,后者却走过了三十六个春秋。但在乌兰牧骑工作的短暂经历,却成就了我。在党校工作期间,我根据自己的特长,组织了许多文艺活动,创作、编排了大量的舞蹈、朗诵作品。期间和乌兰牧骑的情谊缘分一直不曾间断。一些大型活动都是和乌兰牧骑合作共同完成的,在节目的编排、服装、道具、音响等方面,乌兰牧骑也无偿地给予全方位的支持。特别是2010年阿左旗党校建校三十年大庆,我负责文艺小组,整个节目的策划、编排得到了时任乌兰牧骑队长贾尚勤的大力支持,他还亲自担任大合唱指挥。

  缘分之四:圆梦

  灯光炫丽的舞台,音乐响起,我在变幻的灯光中和音乐中翩翩起舞,行云流水的肢体语言,丰富的表情,赢得了台下雷动的掌声,忙碌的后场,去更衣,去换妆,去候场......这样的情景经常出现在我的遐想和梦里。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我想恐怕没有比梦想更重要的东西了吧?托尔斯泰曾说过:理想是指路明灯。没有理想,就没有坚定的方向;没有方向,就没有生活

  2012年9月,55岁的我从党校教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退休后,我有了时间去完成我四十多年来心中未尽的“乌兰牧骑梦”(舞蹈梦)。

  我决定组建一个舞蹈团。我用一年的时间,跑单位,找领导,跑社区,找场地,招兵买马。2013年12月16日,以我为团长的千羽艺术团终于成立了。当时,我们没有一件服装,没有一件道具,但成立十二天后,十二位姐妹就登上了欢乐那达慕的舞台。

  我们仅仅用了四年半的时间,就从队伍建设、节目创新、服装道具等方面一跃成为全旗群众文化业余团队的佼佼者。如今千羽艺术团已经成为了一支活跃在阿拉善群众文化舞台上的舞者团队。在社区、军营、消夏、敬老院、福利院、春晚、定远营、比赛现场都留下了我们舞动的身影,我们用舞蹈向阿拉善群众传递了爱心与快乐。期间,我们还多次和乌兰牧骑同台演出,展示了极具民族特色的歌舞节目,为阿左旗文化旅游事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千羽艺术团白手起家,靠的就是众姐妹的奉献精神。我们是一支自愿组成的群众性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在这里没有一分钱的经费,没有一分钱的报酬,演出时,大家还常要自己掏腰包。我们排练时间都在晚上,大家白天的工作和家务已经很累了,晚上还要一遍又一遍地排练,但没有一个姐妹叫苦叫累。每次演出,我们都风雨无阻按时参加,有时,道具被风吹到了台下,台下观众也不多,但姐妹们依旧认认真真完成了演出任务。有一次,有个临时演出任务,七点半才接到通知,但八点我们全部到位,没有一个姐妹迟到。我时常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支撑我们?乌兰牧骑面对的观众是农牧民,千羽艺术团面对的观众是巴彦浩特的老百姓和外来打工者。今天想来,这难道不是乌兰牧骑精神的一种传承吗?这种共同的精神实质就是植根于我们内心的一种理想信念。

  我用自己的方式,圆了我的“乌兰牧骑梦”(舞蹈梦)。但在圆梦的路上,我要感恩乌兰牧骑的朋友们,感恩千羽艺术团的姐妹们。追根寻源,能让我不忘初心一直坚持实现梦想的动力就是乌兰牧骑精神和这段不解之缘。

  在乌兰牧骑六十岁生日之时,我和乌兰牧骑的缘分仍在持续着。(王敏)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