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记下乡】朱毛草村的艰难脱贫路
内蒙古新闻网  18-08-07 17:15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晨报

  从朱毛草行政村结束采访,已近黄昏。

  返回呼市的路上,第一书记宋巍的车,因雪滑被迫停在了半山腰上。

  车里除了记者和宋巍,还有搭车的两位村民,他们到呼市参加一个婚礼晚宴。宋巍尊称他们为霍哥、刘哥。“我去抓点土,你拽点枯树根子,小宋开车,差不多能上去。”两位村民坚持上坡。

  雪中打滑的车轮冒着青烟,试行几次后,宋巍劝霍、刘两人坐车,原路返回走另一条路。霍、刘两人却很坚持,宋巍一边劝着,一边笑呵呵地听指令缓慢行驶。

  过了半个小时,车最终未能驶过最后一道坡,霍、刘两人已筋疲力尽,因坚持推车,两人特意为晚宴穿的新衣上满是泥土。

  “我就说了上不去,走另一条路哇,你看你们衣服都弄脏了,晚上去我家洗洗,明天一早就干了。”宋巍劝解着,两人重新坐上了车。后视镜里,能看到滑行的蛇状车印,和一股车轮摩擦出的青烟,留在山间,愈来愈远。

宋巍深知他来村里的目的是要脱贫攻坚

初见第一书记

  宋巍,32岁,呼市春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名职员。2015年9月,被选派至呼市清水河县韭菜庄乡朱毛草行政村做第一书记。

  朱毛草行政村,紧挨山西,距呼市170公里,距清水河县约60公里,距韭菜庄乡约25公里。该村地处山沟之中,道路迂回崎岖,且无班车进出。

  采访当天8时许,宋巍开车接记者,准时从呼市出发。他告诉记者,从呼市到朱毛草村,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经清水河县、韭菜庄乡,路程较长,道路相对平缓,过路费高。另一条路走羊群沟,道路崎岖,行驶缓慢,路程短,费用少。无论走哪一条路,行驶时间是一样的,需三个多小时。

  “好的,哥,我一会儿到县里给你打电话。”

  “嫂子今天要回村,是吗?我一会儿接上。”

  路不好走,坐车不方便,深知现状的宋巍,每次回村或从村里回呼市,都会顺路接上一行人。宋巍口中的嫂子,就是村党支部书记武永美的妻子张华。

  张华容易晕车,宋巍一路半开着车窗,以免张华晕车。抵达韭菜庄乡时,张华下车透气,间隙间向记者讲述了第一次见宋巍时的场景。

  “刚来都不认识,在队里一个人住,不过一看就是城里的孩子,没来过农村,自己带的折叠床和被褥,还带着锅碗瓢盆,但没咋用,就吃泡面了。”张华看宋巍年纪轻轻,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顿时有点心疼,便跟老伴武永美商量,劝宋巍到家里吃住。

  这是宋巍到村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村民的实在、温暖。

窑洞里的温暖

  从韭菜庄乡出发到朱毛草村,都是崎岖山路,几天前下的雪,使得山路打滑,行走缓慢。宋巍有些担心下午的返程,“村子在山沟里,进去时下坡多,还算好走,返程上坡多,怕走不出去”。

  途中,路边的松树和白杨,布满山坡,白雪皑皑,风景独好。宋巍说,这是早年冯士亮任清水河县县长时,提倡栽下的。没想到,多年后,这些植被成了乡里最宝贵的财富。经常有野兔、野鸡、野猪、羚羊等动物出入,生态极好。

  宋巍自小在城市里长大,是家里的独子,之前没有到农村体验过生活。在他的印象中,农村应该是平房,而朱毛草村的村民均住的窑洞,这让他有些意外。

  朱毛草村,户籍人口747人,常住人口102人,且以空巢老人居多,人口老龄化严重,文化水平整体偏低,思想意识相对薄弱。“村里最年轻的都已经47岁了,他们的孩子都是20多岁,在城里打工或有正式工作”。

  抵达朱毛草村时,已近午时,由于下雪,路不好走,加上接人,耽误了些时间,这次行程,走了4个小时。走进一村民家取暖,村民热情的招呼着,“小宋赶紧上炕暖脚”。村里的人,都习惯叫宋巍为“小宋”。“这娃娃年纪虽轻,但踏实肯干,从不嫌弃我们是农村人,我们都喜欢他。”

  朱毛草村党支部书记武永美笑着说:“考虑到工作关系,才管我们叫哥和嫂子,实际上,他和我们儿子一般大,我们都能当他父母了。”

一颗感恩的心

  武永美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2015年11月7日,朱毛草村下大雪,大雪封山,断电,路不通,信号又中断。宋巍心急如焚,因为再过4天,就是他和女朋友订婚的日子。等了两天,雪越下越大,他要再不走,终身大事就要耽误了。于是他决定,徒步走出山。“真是苦了娃娃了。”武永美回忆,当时担心他,不想让他走,但又不敢误了他的终身大事,只能无奈地往他包里塞干粮,并找了一根结实的棍子,说:“路上雪深,慢点走,走之前用棍子捅一捅,千万小心,别掉进了沟里”。

  那是宋巍驻村工作开始的第二个月,他边走,脑中边回想着并不太熟的路线,拄着棍子一步一个大坑地缓慢行走。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县里,这才知道他的女朋友因联系不上她,焦急地通过各种方式寻找,“当时都报警了”。从县里坐车到呼市已是夜里七点多,那天,从朱毛草村到呼市,他走了9个小时。

  “我们这里的条件就是这样,路不好走,小宋都出了两次车祸了。”武永美说,一直担心宋巍的安危,宋巍也明白武永美的担心,每次回村或返城,途中总记得会打个电话,报平安。

  去朱毛草的路上,宋巍对记者说,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被召回原单位工作,他会很舍不得这里。原因在于,虽然这里穷,但这里的人们善良、朴实,对他总是很包容:“娃娃不容易,给我们做的这些已经可以了,不要太为难。”

  越是这样,宋巍的心里却越过意不去。“相比村民给予我的,我做的还太少”。

艰难脱贫路

  宋巍深知,他来村里的目的是要脱贫攻坚,给当地百姓好的生活条件。但面对降雨缺乏,山路不好走,农民基本靠天吃饭,村民正常安全饮水都成为难题时,宋巍却不知从何下手帮助。

  2015年,考虑到朱毛草村主要饲养牛、羊、鸡牲畜,以院落为饲养基地,卫生条件较差,且人们引水困难,喝的自流水,他多次向呼和浩特春华水务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最终获批87.36万元的工程项目,并为朱毛草村建设了集雨面水窖、羊棚、文化广场等,改善村民生活。

  两年多的时间里,宋巍多次向单位申请,并为村里的老人们申请到一些米面油等物资。

  他还曾联系三家通讯公司,以及铁塔公司,争取为村里通信号。“跑了好几次,结果到现在都没信号,还是敷衍过去了。”

  朱毛草有着原始的生态条件、窑洞文化、山上有遗留的长城古迹,且距山西仅5分钟车程,除了水、电、路等这些基础设施的改善外,要想通过旅游发展村庄,需很多资金来扶持,且要保证旅游项目给村民带来的收入,要比他们在外地打工的收入要高,基本生活条件质量要上去,教育、医疗水平也要跟得上,“只有这样,出去的人有可能回来,不然很难”。

  在村党支部家里,宋巍和两委班子成员讨论着下一年的工作计划,若有所思。(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 福荣)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