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民到记者 痴心写作40年
内蒙古新闻网  18-08-08 15:13  【打印本页】  来源:达拉特快讯

小夫妇田间劳作

老两口游山玩水

  今年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喜庆年,在这举国同庆的时候,本人感慨万千,浮想联翩,总想说道点什么,也总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可以这么说,本人既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更是受益者。

  本人免贵姓张,名唤玉福,1959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寅时生,跌落着地在达旗东沿滩一个叫二偏营子的农家土炕上。幼小时的情景是:父母亲在“共产主义”的“大锅”里生存度日,我在羊皮褥与寸草滩上交替玩滚……

  小时候在乡下念书的时候,常常会填写一些表格。其中有一栏,叫做“成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羞愧地低下头,尴尬地填上“地主”。常记得,上小学时我就偏科,语文成绩一直都是头一二名,“老三篇”等伟人语录背诵得熟烂如泥,特别爱好写作文,尤其写作和朗读最拿手。可是对于数理化一塌糊涂、一窍不通。

  后来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我没有上过高中。每当人们问起我“你在哪里念的书?你是什么学历?”我只能半戏谑半认真地回答:“我在高粱地念的书,焖饭大学毕的业,脑黑赖沙留的洋(曾经放过羊)。”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全国上下各项事业日新月异勃逢发展,尤其是农村,农民种田的积极性高涨,庄稼在他们勤劳双手的摆弄下,年年家家都获得可喜的收成。

  春夏放眼望去,广阔的田野里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到处是人们辛勤劳作的身影。四轮拖拉机、手扶拖拉机、三轮车、小驴车往来穿梭于田间小路却又井然有序。一路上或是路过村人劳作的田间地头,无论是相交甚厚者还是泛泛之交,人们相逢一笑,互问互答互招呼。爽朗的笑声,大嗓门的问候,时时传入耳中。一天到晚,田野里劳作的人们来来往往不间断,直至天黑才会渐渐散尽。

  金秋时节,一个个场院堆满了小麦;一个个农家漂亮的平房上摆满了金灿灿的玉米棒子。当你遇见每一个父老乡亲,他们的脸上都堆满了幸福的笑容、满意的笑容、自豪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丰收景象,真让人兴奋,真让人陶醉。

  这些喜庆的画面和富足的情景深深打动了我,更激发了我看报学习、向报刊投稿宣传的欲望。那时的媒体不像今天这么丰富多样,就是在我们大队也只订有《内蒙古日报》和《鄂尔多斯报》两种,可想而知,在当时那种条件下,能看到报纸很不容易。

  有一年春天,天暖暖的,风呼呼的,农村一个普通的机井房前,我正在和大人们在地里掏茬子,突然一阵风刮来,我发现了风中飘飞着一张报纸,起伏着、飘荡着。当时,我如同发现了外星人一样,风驰电掣般地追赶着,就是为了追赶这张不知名分的报纸,被一根锋利的葵花茬把我大腿的肉割开了一道好长的口子,肉都翻开了,还流出了很多血。追到手一看,是一张残缺不全、满纸污渍的《鄂尔多斯报》,我发现其中一篇是写伊旗一位农民勤劳致富的“豆腐块”,这篇小稿让我爱不释手,并从此开始学着写稿、投稿。现在想来,也许我天生就是笔耕一族、码字一匠。

  从此,书报阅读得越来越多,自己也开始摩拳擦掌,尝试着写一些小文章,并把这些文章投寄到报刊。记得第一次投稿是1978年初冬,我写了一篇“周丑帮辛苦换来好光景”的小稿投寄给《鄂尔多斯报》,没想到竟然被采用了,而且还汇来5块钱的稿费,当时我没舍得把这5块钱随便花销,而是用来订报、买书,再充实自己。为了方便看报,1979年我索性自费订阅了《鄂尔多斯报》,记得那时6块1毛2分钱就能订半年的《鄂尔多斯报》。

  从1978年开始,我情不自禁地给《鄂尔多斯报》、鄂尔多斯广播电台、《内蒙古日报》、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投稿,报道了大量的农村先进的人和事,反映了农民的呼声,如“催夫卖余粮” “科技鸳鸯比翼双飞在乡间” “贤良的孙媳妇” “甩手掌柜当不得”等大量新闻稿件,写作欲望和冲动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1982、1985、1990年,我先后被伊盟盟委宣传部、鄂尔多斯报社评为全盟优秀通讯员,参加了“全盟优秀通讯员代表大会”并作了典型发言;1989年,我被内蒙古党委宣传部、内蒙古新闻出版局、内蒙古新闻工作者协会评为“全自治区优秀通讯员”,全伊克昭盟我是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农民通讯员。回想过去,向报刊写稿、投稿是很不易容的,为了多写稿、写好稿,我经常挑灯夜战,在农村大土炕上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许多稿子都是夜深人静伏炕“爬”出来的。

  我常常自豪,从小就爱上了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虽说是一个地地道道、必定无疑的农民,但始终没有因繁重的农活儿、琐碎的家务而放弃努力。书,家里看,田间劳动之余也看;文章,白天写,晚上也写。有人在嘲讽:莫非你还能成龙变虎?老婆也在挖苦:“再写几年稿子就得提讨吃棍了!”可我始终没有动摇,任凭冷嘲热讽,我自岿然不动。

  我常常庆幸,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头,虽说年龄不饶人很快就到了“老大不小”的年龄,但还是应验了“天生我材必有用”那句诗。我34岁那年,被达旗原新民堡乡人民政府招聘为干部,任文化干事、政府文书;41岁那年被达拉特报招聘为记者。我喜欢写作,在报社当记者如鱼得水,因为从小就爱好舞文弄墨,正可谓“爱好撞上了职业”,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情。

  在报社工作这些年,自我感觉还是写过一些好稿。如先后发表在《人民日报》的通讯:“养牛种菜撒渔网达旗农民忙改行”,发表在《农民日报》的报道:“达旗10万农民放下锄头当‘草民’”,发表在《内蒙古日报》的通讯:“农家院里的培训班”以及发表在《鄂尔多斯日报》的通讯:“春耕时节新事儿多”“马年早春话种田”等。其中发表在《人民日报》的通讯:“养牛种菜撒渔网达旗农民忙改行”获得了第二届鄂尔多斯新闻奖二等奖及全市对外宣传“呼日格”奖。

  从1978年开始,我除了给相关报纸、广播投写新闻稿外,业余时间偶尔也搞些文学创作。自1982年我的短篇小说处女作《兰花和民生》在《鄂尔多斯报》发表后,后来又先后在《鄂尔多斯日报》《鄂尔多斯文学》《青年文学家》《西部作家》《草原》《高原风》《长河》等各级媒体及文学刊物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数百篇。到目前,本人出版过的著作有报告文学集《柳绿黄河湾》、随笔《窗外事儿》;近日,一部20万字的文学文史集《醉乡愁》也即将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发行。

  我是一个极为平常的人,没有别人引以自豪的社会关系和政治背景,也没有让人一看就觉得“顺眼”的个头和尊容。夏日蹓跶总爱背操着手,冬天走路老是筒着袖,土气儿十足,一个地道的乡巴佬形象。本人平生没有多少爱好,麻将不认得,扑克不会玩,唯一的嗜好便是读书、写作。每当翻开那香气如兰的报刊杂志,我的心总会引起一种颤动,从小的渴望也愈来愈强烈,正是那深埋已久的梦,才令我的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像一支拉开弓弦的箭一样,永无回头片刻的犹豫。

  改革开放40年,也是我的写作生涯40年。纵观这40年,特别是进入新时代以来,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无论是物质经济方面,还是精神文化方面,均发生了翻天覆地、令人欣喜的变化,就拿写稿、投稿来说,过去必须纸墨伺候,投递传送;如今一台电脑或一部手机全部搞定。正是:年到花甲赶潮流,网上写作乐悠悠。酸甜苦辣发博客,喜怒哀乐聊QQ。

  天道酬勤,地道酬善。习近平主席说“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话我信,今后我还将继续奋斗!让我们为奋斗的自己点赞!为因奋斗而收获的幸福喝彩!(张玉福)


[责任编辑: 杨璐]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