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乌审
内蒙古新闻网  18-08-08 15:11  【打印本页】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我居住的这个地方,叫乌审,是个小城。

  不要因为“小城”这两个字而小觑了这个地方,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在现如今这个时代,有时那些宏阔、规整、高大上的表象下,潜藏的却往往是“呆板”“沿袭”“千篇一律”这些东西;而恰恰是某些“平淡无奇”“名不见经传”的后面,却有着“个性”“美好”“经典”在其中。小城,我的家乡,便是如此——至少,在我感觉是如此。

  小城没有大上海的繁华,更没有北上广的发展速度,可她有她的优点,为那些人口动辄十万、百万的大城市所不及。

  首先,她不堵。堵,现在几乎成了全世界所有规模城市的通病。现代人啊,总是想快,可却常常淤堵;总是希求更加精微,可是却越来越累;总是讲求享受,弄出层出不穷的奢侈品,想要让其为己服务,可终却被其所奴役。聪明过头的现代人,成日里为名为利奔忙,似乎永远在路上,却完全不懂得或说即使懂得也全不理会“此身常放在闲处,荣辱得失谁能差遣我?此心常安在静中,是非利害谁能瞒眛我?”的道理。现代人啊,是太聪明了,所以才过犹不及。

  其次,小城也不吵。偶出差几日,仅仅是呼市,夜宿一宾馆,比邻大街,整一宿未眠,耳边不是呼啸而过的各种车辆的声音,就是城市夜生活的喧嚣声。深为感喟。

  我想,在现代生活中,尤其是旅居人满为患的特大城市的现代人,再有诗情,怕是也难产生“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窗外梅疏竹瘦。千里烟霞冉冉,半帘风月飕飕”这样的诗句。经济的快速发展,已将好些东西齐刷刷拦腰砍断,或至连根掘起,使其消匿让其绝迹。

  杨绛在她的《百岁感言》中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我想,对好多人来说,细读,深思,如若再加践行,或许有用。

  在小城,漫步鸿沁湖、步行公园等处,你时时可见清风朗月,碧草蓝天。因缘际遇,素喜清静的我和老公在城郊购置了一套小房子,本是小城,再加之城郊,可想而知的素静。我俩坚持锻炼已有四五年,渐渐地竟无法克制地喜爱上了那小小的陋室。

  小屋门前不远处有一个公园,人极少,里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那是一条幽静的林间小道,有多幽静?幽静得再不能比那更幽静了。万籁俱寂适合用在那里,鸟语“草香”(那里少有花,只有为数不多的野花零星点缀在各处。多的是草,雨后,那些各色野草发出幽幽的草香)也适合用在那里。在那里,我第一次知道了万籁俱寂不是完全没有声音,而是只有大自然的声音,大自然的什么声音?鸟叫、虫鸣、风嘶,植物拔节生长的声音也仿佛在其中。那里位置偏僻,路深林密——路深到看不见尽头,蜿蜒曲折,隐于林中的小道,深邃不见底。锻炼时,常有野兔时不时地奔窜,野鸡的鸣叫声则更是日日相伴。置身其中,我第一次顿悟了好多东西:有什么能比和自然共处更加心旷神怡?那天高云淡,那月朗风清……我常常徜徉其间,拥自然入怀,那份惬意,那份恬淡,加上年龄、阅历在我身上的沉淀,让我第一次明白:大自然是多么喧闹,大自然又是多么安详!那轻风微抚,那草木欢歌,那蜂飞蝶舞,都是对现代人那身陷尘事芜杂心灵的极好慰疗!

  还有,小城不浮华。小城布衣素裙,步态从容,这一点,却正合我心。每去北京,站在那车流如织的十字街口,张皇四顾,必会有万千感慨浮上心头:在这样豪华、庞大的城市中,谁能产生家园感、归属感?

  我想,一个人对一个地方的情愫多是随着年深日久而逐渐增加的,否则,人们为什么说“日久他乡成故乡”呢?在乌审这个小城住久了,我对她的情感也渐生渐浓,甚至,对她的一些不够理想的地方也渐至习惯,以至暗生情愫。

  这就好比,你和你的亲人之间的关系,你的亲人身上也会有你所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坏毛病,可是天长日久,慢慢地就会接受、容忍以至顺其自然,甚至,个别的时候,那些小瑕疵还会成为你和亲人远别思念时更能勾起你记忆或情感微澜的特别之处。有一年,我旅居外地。在他乡,我最思念的,是家中的儿子和亲人。在那一个又一个寂寞难捱的漫漫长夜里,常常叩击我心扉的,还有家乡——这安静的小城。我想念鸿沁湖的静谧,想念巴图湾的水波荡漾,甚至,想念小镇菜市场的熙熙攘攘……那些留下我和亲人身影的地方,和那过去了的美好时光一样,都夜夜抵达我的梦乡,甚或,在白昼、在工作之余、在我大脑稍稍将息的无数个瞬间,在我心头激荡。他乡人情的冷漠、风俗的迥异,让我一次又一次不可遏止地想念家乡的许多东西:街上随处可见的凉皮、陕北风情浓郁的羊杂碎、蒙古特色的枣饼、还有家家户户餐桌上常见的炖羊肉、烩酸菜,还有乡邻见面时那暖暖的寒暄……无不让我心潮起伏,心生怀恋。

  小城也在扩建,那有如大城市一样随处戳起的高楼大厦在我看来无有奇异之处,倒是一处又一处因地广人稀而得以星样散布的各式公园成为胜景,湿地公园、景观公园、生态公园……多数的公园里都不见游人如织,可是,我倒是认为,正是那游人三三两两、闲庭信步才更显城市幸福指数。

  否则,一旦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这些字眼,似乎就离“快节奏”“焦虑症”“疲于奔命”这些东西不远了。现代人做什么都直达目的,太过功利与直接,可不知为什么,却又往往达不到终极目的,事与愿违。在挖空心思、极尽手段之后,往往却南辕北辙,最终与初衷背离。比如,房子盖得越来越豪华,为的是享受,可是,在竭尽了一切——全副精力、全部时间之后,才恍然顿悟了那个早已谙熟的破道理:广厦千间,夜宿也仅七尺。相反,在那太过奢华的围裹下,反倒常常不能太随性、随意。那些随处点缀的公园,倒正与小镇人散漫、恬淡的性格贴合,也与“享受生活”“顺应自然”这些提倡得紧的大口号适宜。

  小城,养育了我的父辈和我,还有我的儿女,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所以对她充满了感激和深情厚谊。小城,也包容着我的昨天,承载着我的明天,蒸腾着我的喜悦,负载着我的泪水,所以,岁月愈久,我爱她愈深,仿佛,她是我的黑黝黝的农民母亲,我是她的坦荡荡的稚龄赤子。

  小城曾是贫穷的,可贫穷的地方也生长希望。尤为可贵的是,在这里,邻里相见,必嘘寒问暖,相谈甚欢。

  窃以为,这是一个城市幸福指数的“软指数”之一。这样的指数,在一个城市中,属那些“可遇而不可求”之列的份额,绝难违造。我想,城市再大,温情绝不可少,否则,便失了趣味。话说回来,要得温情,城市便不可太大,否则,很难两全,此为古今之理,很难规避。

  我从不期望小城发展迅猛,一日千里,只是希望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一天一天地成长,只要,在你下次见到她的时候,你会发现,她又长高了,懂事了,有着切切实实的变化,你就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

  在小城托身,转眼已及不惑,想必浮生亦多半会在这里度过,爱她的淡雅,清幽,不紧不慢,喜欢目睹并享受她的老有所养、壮有所为、幼有所乐,也习惯了她的点点滴滴,此生,无论身在何方都会切切地守望她,每次扑进她的怀中都心甜如蜜。(冯海燕)


[责任编辑: 杨璐]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