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内蒙古新闻网  18-09-27 10:05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老树有多老,我们都说不清,村东头二爷也只记得是他爷爷的爷爷曾经告诉过他,这棵树有多老。我的印象,小时候这棵树就已经是村子里最古老的树了。

  老树,因为年头太久,加之多次遭过雷击,枝头上好多地方都依稀可见黑黑的木炭。各种不知名的鸟都喜欢在这棵老树上驻足。燕林是我们村子最胆大的孩子,他会经常爬到树上掏鸟蛋。更多的时候,我们会站在树下,等着燕林把掏出的鸟蛋装进竹筐里,然后用一条长长的绳子小心地放下来,运气好的时候,还会掏几只小鸟玩。

  我开始对鸟是没有多大印象的。那次,燕林刚把手伸进鸟窝,两只鸟儿就冲了过来,看样子要和燕林拼命,尖叫着,从天空俯冲下来,狠狠地在燕林的头上啄了一下。燕林吓得赶紧往下滑,招呼我们用地上的石块砸鸟儿,就这样,他才得以脱身。我真佩服这些鸟儿,它太记仇了,燕林只要一出来,它们就会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尖叫着,用嘴啄燕林,燕林吓得撒腿就跑。燕林彻底地崩溃了,他开始后悔爬上老树掏鸟窝的事情,但后悔有啥用,晚了,惹怒了鸟儿,只好天天躲着了。

  河边上的树一排排的比着长,再大的树都没有这棵老树高,它是树的王者,傲视天下。庄稼人都得到过他的护佑,崇敬他、爱护他,从不在上面刻画,也不在上面拴牲口。

  老树依然,这世界也依然,人世的轮回犹如那些落叶,落了的飘走了,长出的照样繁茂。它是村子的标志,在人们的心里生长。老树的根须还在延伸着,就像一位老人巨大的手掌,托着村子,那些遒劲斑驳的根系,多像古人的大篆,记录着世人的喜怒哀乐,他是一个经历者,也是一个见证者,它老得浑身上下都是皱纹,每一条皱纹都流淌着幸福,也流淌着悲哀。我们都无法猜测老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过往,但都对它内心的坚强和丰富充满钦佩。(文/潘新日)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