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相伴四十年
内蒙古新闻网  18-09-30 09:23  【打印本页】  来源:达拉特快讯

  时间真的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1978——2018这40年,对于一个60年代初出生者来说,正好是青春年华,黄金岁月。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达拉特大地的时候,这里的天,这里的地,这里的人都焕发出了一种崭新的精气神。沉睡的大地被“包产到户”的号角重重地叩开胸扉,在封闭、苍茫、贫穷的鄂尔多斯高原北麓,奏起了生命的绝唱。银色的犁铧翻卷起层层的沃土,在七彩的阳光下,如同碧波里翻滚着的海浪,滚动着绿色的希望,刚刚步入青年的我正好赶上了这轮喷薄的朝阳。40年的学习历练,40年的拼搏奋斗,40年的如歌岁月,渐进花甲也没觉得怎么样就匆匆而过了。

  回首这40年,心事儿满满,该说的话很多,然而对我来说浓墨重彩的当属一个“书”字。前20年玩耍念书:小学、初中、高中一个环节也没拉都念了,但是学到些什么?大家比我都清楚,小学阶段是文化大革命;初中阶段提倡反潮流、交白卷;1976年公社的“五七高中”让我再次走进了教室,尽管距离高中应该学到更多更深的知识还相去甚远,但那里是我的转折点、里程碑,同时在那块儿不毛之地上却生长出了希望,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自然包括本人在内,在那里,让我们继续升造到了我旗的最高学府——达一中,有幸念了一年高三,进而与高考无缝对接。

  回首这40年,虽然没有特别成就,但感到也没有虚度。刚参加工作以教书为生,15年的讲台生涯,虽不能以桃李满天下而自居,可还是有一批得意门生在仕途上独挡一面,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干得相当出色。十五年的教书旅程,我走的是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通过乡下4年的辛勤积累和锤炼,为我旗的民族教育奉献了11载的精彩年华。我从教的感受是: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这话一点也不假,不过教书和育人是两码事,有的人教书是一把好手,但育人就是短板。党和国家把整个社会和民族的未来交给了学校,教师的综合素质直接影响到祖国的明天,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好的老师让人受惠一生,差的老师让人蒙上一生的阴影。我们都念过书,对此感受都比较深刻。当然,普通人还是占大多数,做得很出色的教师毕竟少数,如果遇上了,那真的是终身的恩惠。幸亏我这个老师是见好就收了。

  勤劳善良的达拉特各族儿女,用勤劳的双手,敲开了幸福的大门。他们用不尽的智慧叩响了开放的心扉,他们用纯朴、热情拥抱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他们捧出了一颗颗真诚、滚烫的心,把融融的暖意传递到宾客的身心,让每一个来达拉特的游子尽享亲人般的关爱、家的温暖、社会的温馨。1996年改行后,在宣传部工作的6年时间里对此感受颇深,当时我经常配合上三级记者到一线采访,那几年天天跑基层,在经济及社会各项事业,特别是招商引资方面也采撷到不少感人至深的新闻精粹,期间我也坚持写新闻,有时没等记者写好我已经写出来了,传真给相关媒体的记者,他们再略微加工一下,把我的名字加在后面就发表了。坚持数年,必有好处,有时还能抢占一个“头版头条”,最得意的要数2002年6月19日在《内蒙古日报》的头版头条上发表的《三农干部成了‘香饽饽’》,该篇报道获当年区、市、旗好新闻奖,离开宣传部那年我出版了《黄河浪花》,这篇报道理所当然收录其中。

  2002年是通过考试又改变了一下我的命运,竞争上了一个副科岗位,这样在文化系统又干了6年,每走一个地方,都要以书面语的形式向党和人民群众做一汇报,好像成了一种习惯。2007年离开文化局时的《黄河情怀》,则收集了我在文化局时所写的散文、随笔、唱词、工作感悟、文艺演出的串场词等文章。但最有感觉的当属歌舞剧《瞭见王爱召》了,2005年底,为准备下一年“全市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的剧目,我力排众议欲将我旗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的文化遗存“王爱召”搬上舞台,亲自撰写了编创该剧的文字大纲,把故事编排、剧情发展、人物塑造、主题确立、舞台背景、灯光音乐及画外音等作了详尽的规划,本着“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则,大胆构思,巧妙地回避了一些敏感问题,用纯粹的肢体语言,展现了在抗日战争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的一场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表现了爱国爱教的重大主题。

  达拉特的天是无边的,高远空阔,纤尘不染,一碧万顷。达拉特的地是无垠的,宽广厚重,花繁叶茂,桃红柳绿。达拉特的人是昂扬向上的,真诚善良,朴实勤劳,激情涌动。他们把黄河冲积平原的沃土侍弄得婴儿般鲜活红润,在那一片片沃土上,一遍遍,一季季播撒着绿色的希望。他们用勤劳的双手,一点点,一滴滴,精心呵护着金色的信念。他们用满心的欢悦,一篮篮,一筐筐收获着丰收的喜悦,也收获着厚重的农耕文化成果。2007年那个沉甸甸的金秋时节,组织上决定让我到文联工作,于是在文联写作成了本职工作,进而成了常态,4年间,我既要编辑文学季刊《长河》,也在不停地为其撰稿。当让位于文联主席时,第三本作品集《黄河听涛》已水到渠成了。这本书用李香桃老师序言里的一段话概括极为准确,她写到:“起笔之处,我们看到了家乡几字湾本意的黄河,听到了黄河壶口惊天地泣鬼神的涛声。看上去家乡的河段并不及壶口那么排山倒海地壮观,可是笔锋一转,作者用鄂尔多斯经济发展中‘扬眉吐气’标志的世界、亚洲、全国名列前茅的一系列项目与数字,用达拉特东达、东源、万通、兴达、瑞光等‘异军突起’撑起的‘半壁江山’,用家乡文化教育事业的骄人成就,就让人遐想着家乡发展建设那一道道如排浪般涌动向前的情景,就让人倾听到黄河儿女掀起的那种不是涛声胜似涛声的雄浑壮观。点题之妙,引人入胜”。

  2010年刚拔50岁离开了文联主席的岗位,成了专业“坐家”,本以为逍遥自在了,没想到很忙,天天还在键盘上敲打着这些百无聊赖的文字,单位让写,个人也让写,每天腰酸背困、头昏脑涨,时至今日写了个没住气,有时自己觉得快成了“梁白劳”了,天天为他人做嫁衣。这些年的感悟是:人是一种惰性动物,也是善于创造奇迹的动物。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的不可能其实并非真的不可能,只是没有去做,如果想方设法做了,基本上都可以变成可能。我们天天看新闻,天天都有稀奇古怪的东西冒出来,觉得很好奇很好玩,其实一点也不稀奇,只是我们没有那样做罢了,比如说,万通生态旅游区要建一个“农耕文化展览馆”,任务明确了,时间也进入倒计时了,没有做过、不会做,都不是理由。后来硬着头皮做了,效果比预期的还好。开馆后,参观者络绎不绝、好评如潮,成为自己的得意之作,其中的酸甜苦辣、感悟情怀在我的第4本书《黄河流韵》留有墨痕。这些年在茶余饭后看的最多的书就是这4本书,这倒不是敝帚自珍,而是在挑毛病自我反省,提升自己。但是这4本书都是以家乡的黄河湾为背景,立足达旗、立足岗位,以文学艺术的形式来表现自己在此工作和生活中的感受,有诗歌、散文、随笔、歌词、曲艺等的作品,我常常为能生活在这片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沃野平畴而自豪。

  近两年除了写散文,逐步向诗词转型,现在第5本书《黄河诗语》也就绪,择机出版,《黄河诗语》是我近年来创作的以诗歌为主的作品集,内容包括情系山河、感恩人生、时代印记、家园新景、古韵新声、诗意万通、心祭父母等七个部分500余首诗词(歌词)。作品从多个侧面讴歌了党和国家的重大节日、祖国的秀美山川、乡村振兴感怀、人生感悟感恩等,整个作品集紧扣时代脉搏,充满了鲜明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时代气息,同时又富有民族风格和民族特色,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

  再往后干什么?不是看书就是继续写书了,其实第6本书《黄河母亲》的散文稿件,数量足够。这些年在不断写作的过程中,也在从理论上提升自己,在我看来好的文章是要表达作者的情性、才思、甚至人格。而这种表现又是自自然然水到渠成的。装腔作势不行,卖乖讨巧也不行,没能力使蛮力更不行。而要想达到那样的水平,就得学习钻研,研读精品力作,把握时代脉搏。这些年逐渐地向文学靠近,书越来越成为生活的必需品,朴实自然是我的方向,接地气保持生活的真实是我的风格。近来,有关部门都在征集改革开放40年的纪念文章,信手拈来那些专写生活本真的文章,觉得扣题符合要求的文章很多,一天之中我就搜集十几篇稿子为四家单位报送了与之相关联的作品,这好像是我投稿的最高记录。

  40年的奋斗,40年的打拼,40年的磨砺,总想打造出几颗璀璨生辉、晶莹透明的珍珠,把人带入美伦美奂的梦境。但是这也许是遥不可及的目标,是一生的追求,反正自己对此深信不疑。正是这个持之以恒的追求,很可能为自己描绘出一幅幅美好的图画,把老有所为的日子打扮成一道道亮丽迷人的风景。(梁仓)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