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普日布队长相处四年的故事
内蒙古新闻网  18-11-01 10:10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2018年是阿拉善左旗乌兰牧骑建队6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作为一名在乌兰牧骑工作30年的老队员,我格外怀念音乐前辈——阿左旗乌兰牧骑首任队长普日布。我和他相处虽然只有短短四年时间,但他精湛的演艺、高尚的人格、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和与人为善的性情,却深深地影响着我和一代乌兰牧骑人。

  一九七四年春,我被录取到阿左旗文化馆文艺宣传队,承担舞蹈、小剧、表演唱及声乐器乐合奏工作。经过半年的紧张排练,成功编排出了一台节目,在宁夏自治区全区文艺汇演中,我队大部分节目分别获得优秀奖、创作奖,我和霍建平老师合作创作的笛子独奏《春到阿拉善》获得创作奖及表演奖。当时宁夏广播电台还专门录制了这首笛曲,那段时间,每天走在银川大街上都能听到播放的这首笛子独奏曲。

  回到阿左旗后,我们文艺宣传队又进行了汇报演出,受到了旗领导的高度赞扬,并鼓励宣传队发扬优良传统精神,把阿拉善的文化传承下去。一天晚上我回到家后,父母告诉我阿左旗乌兰牧骑的孟和那生指导员和普日布队长来家里找了我三次,他们想让我随乌兰牧骑参加宁夏抗洪慰问演出任务。我听了特别高兴,能到乌兰牧骑演出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在乌兰牧骑,普日布队长笑容满面地握着我的手说:“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希望你帮助我们一起完成宁夏抗洪慰问演出任务。”普队长带我到一位叫图布新巴图的队员面前,说:“把曲子给小周让他抄上,和你们乐队合乐。”当时给我一大堆曲谱,有表演唱、小剧、舞蹈曲、声乐伴奏曲。我抄写了三天三夜,全部抄好。第四天,就加入了乌兰牧骑二队乐队的排练。

  普队长对我说:“乌兰牧骑是一支短小精悍的队伍,每人必须要一专多能,才能够参加各种节目的演出,你不仅要会笛子演奏,还要学会其他演出。”我说:“我会全力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排练,普队长叫我领上演出服装、羊皮大衣和下乡劳保用品一起参加慰问演出。那次慰问抗洪演出任务本来是由宁夏歌舞团承担,可是宁夏歌舞团一走就是几十个人,各方面接待都不方便。乌兰牧骑队伍人少,队伍一专多能,行动方便灵活,各种场合下都能演出,因此宁夏文化局就把演出任务交给了阿左旗乌兰牧骑。

  我们分成乌兰牧骑一队、二队分别到宁夏的银川、石嘴山、灵武、青铜峡、贺兰县、中卫、中宁和甘肃、内蒙古等地的部队、矿山、企业、农场演出。我们每到一个县市,当地的人民群众都敲锣打鼓地迎接我们。在演出中,演员们对每个节目都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我们演出的舞蹈《草原文化轻骑兵》《为祖国锻练》《地毯舞》《快乐的挤奶姑娘》《矿工舞》《手捧鲜果献亲人》、小品及三句半小剧《迎亲人》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阿左旗乌兰牧骑极富地域风情和民族特色的演出,让宁夏的观众耳目一新,每场节目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每次演出,普队长总是最忙的人,他一会儿给演员换服装,一会儿在舞台旁催台,叫下一个节目做准备,有时演员换不过来他就上台顶替,又是拉手风琴又是唱阿拉善长调民歌。印象最深的是普日布队长表演的新疆鼓,他高超的技巧、欢快的打法、丰富的表情,诙谐幽默的动作,引得台下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并不断高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喝彩声久久不停,欢迎了一遍又一遍。谢幕时,普日布队长就像一个艺术大师,优雅潇洒的动作让我至今难忘。

  经过半年多的三省巡回演出,乌兰牧骑一队、二队圆满完成了抗洪慰问演出任务。1974年12月9日,我收到阿左旗文教局下发的文件,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乌兰牧骑人。

  乌兰牧骑是半军事化管理。当时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学习训练演出任务又十分繁重。为了不让队员饿肚子,全身心地投入训练演出,普日布队长和孟和那生指导员就想尽一切办法为队员改善生活。

  乌兰牧骑每年演出场次大约在三百场左右,排练和演出任务十分繁重,而且每年有8个月的时间下基层演出。那时交通还十分落后,经常是骑骆驼、骑马、骑毛驴。经过普日布队长的多方争取,旗政府专门调拨了一辆“解放”牌卡车,用来解决乌兰牧骑下乡演出的交通问题。有了卡车后,下乡演出条件好多了,走苏木或嘎查演出路上用的时间少了,也方便了。我们没有演出任务时,普日布队长还安排卡车为队里搞一些福利,改善队员们的生活。

  每到一个地方演出,普日布队长都要求我们把被褥、皮大衣叠得整整齐齐,床铺整理得和部队一样,物品放到合适的位置上,他还亲自教我叠皮大衣。现在,我们养成的良好生活习惯,都是那时普队长带出来的。

  为了提高队员们的专业水平,普日布队长每年冬天都要安排业务文化知识讲座。记得1975年12月,普日布队长特意送了我两本乐理书,一本是内蒙古师范学院艺术系编《音乐基础知识》,另一本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怎样识五线谱》。拿到这两本书后,我爱不释手,反复阅读。普日布队长一有时间就耐心地给我讲五线谱知识。后来,我还从兰州买了一把长笛回来,按照书中所学的知识练习长笛伴奏。

  记得有一年的八一建军节前夕,队里接到部队慰问演出任务,安排我演出笛子独奏《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我是一个兵》《帕米尔的春天》和《云雀》。为了完成好演出任务,我每天加班排练。一天,我一直练到晚上10点左右,出排练室,我看到普日布队长的办公室里灯光还亮着,人影映在窗户上,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我好奇地走过去敲开门,普队长微笑着把我迎进去,问:“小周,有什么事?”我说:“刚练完笛曲,看你办公室里灯还亮着,就过来了。”普队长热情地招呼我坐在他旁边说:“你来得正好,我正在给一首名叫《驼铃》的男声小合唱谱曲,你给提点建议。”歌词大意是:

  远方传来隐约的铃声,

  是不是捎来家乡的信?

  上面写着母亲的叮咛,

  鼓励我在边疆百倍警惕,

  为社会主义祖国当好眼睛。

  铃声穿过滩前的红柳丛,

  驼背上青亮的钢枪闪动,

  莫不是一队矫健的民兵?

  来和我们一起巡逻,

  并肩筑起钢铁长城。

  铃声越来听得清(白,啊!)

  原来是巴特老阿爸,

  又涉过沙海前来探亲,

  看那高高的驼峰上,

  满载着各族人民的深情。

  我一看这么好的歌曲,就说:“这个歌词真是写得太好了,太感人了。”普队长说:“这是一个部队领导写的词。他们的词写得很好,激发了我创作的激情,我要把曲子谱出来,他过几天就来拿。”我说:“我抄一份吹一吹行吗?”普队长很爽快地答应了。这首曲谱我一直保存了42年。

  那天,我俩还谈了好多业务上的事情。交谈中,普队长对我的笛子演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热情地鼓励我继续苦练,争取取得更大的成绩,我听了心里感到十分温暖。

  一九七七年三月二十日,普日布队长调回他的家乡额济纳旗乌兰牧骑工作。临走那天,大家心里都十分难过,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他送了我一本红色皮记录簿作为分别留念,我拿到这本记录簿时,心里也感到十分难受,我们尊敬的普队长要离开我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见到他?

  从那以后,我用他赠送的本子,抄满了乐曲和伴奏曲,以表达对普队长的思念。

  1989年,普日布队长因病医治无效辞世,年仅61岁。当我们听到这消息后,全队队员都十分悲痛,阿左旗乌兰牧骑连续几天举行追悼活动,悼念普日布队长。普日布队长虽然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十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还时时在我的心头萦绕,他的人格魅力、他的高贵品质至今仍深深铭刻在阿左旗一代乌兰牧骑人的心里。(周福镖)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