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牧骑精神在我心中
内蒙古新闻网  19-06-14 09:58  【打印本页】  来源:鄂托克前旗乌兰牧骑
  
  1980年8月12日,经国务院批准,鄂托克前旗从鄂托克旗分设建旗,于是鄂托克前旗乌兰牧骑随之建立,我成为招考的第一批演员之一。 那时,全队共22人,其中6位是建旗后从鄂托克旗乌兰牧骑分来的老师,另外16名就是我们这一批新学员。从此,我便开始了为之奋斗一生的乌兰牧骑文艺事业。

  初建的鄂托克前旗乌兰牧骑的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没有住处我们就暂住在二完小的学生宿舍,没有排练场地我们就借用鄂托克旗乌兰牧骑的排练室。由于是借用的场地,舞蹈组早晨五点开始点着蜡烛练习基本功,等到八点半上班前,要把排练室打扫干净交给人家。夏天大多是在外边露天练习。我被分到了器乐组练习手风琴,当时的乐器都十分短缺,只有老师们有几把琴,我们练习只能用老师的琴来练。我们器乐组和声乐组都没有练琴、练声的地方,四季都在户外练习。怕影响邻居休息,大家只好到野外找个空旷的地方练琴。春、夏、秋三季还好,最困难的是冬天,室外温度过低,我们一练就是五六个小时,有时候手僵得连乐器都抓不住,甚至会生出冻疮。实在冻得熬不过去了,就找炭房、旱厕去练习。虽说条件这样艰苦,但我们的内心是热的。就这样练习了三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老师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下我终于可以上台演出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和骄傲的事情。

  1983年5月,我们排出了新队伍组建后的第一台晚会,要去给农牧民们演出的地,我甚至意或得设感着觉第二天,我们带着好奇和喜悦的心情坐着乌兰牧骑的专属东风大篷车出发了。队员们都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一路欢歌笑语。带我们下乡的老队员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一路演出,也成了我们在实践中学习的最好的时机。老队员们对四项任务是那么熟悉、精通和热爱;每到一个地方,他们装卸车、装台卸台是那么娴熟;我们则是一边干一边学,从老队员身上学到了很多为人民服务的本领。我们白天到农牧民家帮忙干话,打扫房间院子,为孤寡老人理发、洗衣服,不怕脏不怕累,为他们服务,心里都美滋滋的。

  20世纪80年代农村牧区交通不便,几十里路要走大半天,一半路车拉人,一半路人拉车。到了地方,找块平地便是舞台,找个教室就能住宿。偏远地区没有电,晚上都是点棉花灯演出。虽然条件差一些,但我们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丝毫都不差,一路演出,一路学习,将乌兰牧骑的光荣传统和精神传播到每一个地方。

  记得有一次到晋察冀革命根据地安边县演出,走到半路上下起了雨,由于路滑对地形又不熟,大篷车滑下路基侧翻了。当时的气氛很紧张,也很危险,大篷车的前面装着十几个服装道具箱,后半部放的都是打包的行李,行李上面坐着演员。在那一瞬间车厢里乱成了一团,有的演员被行李包压着,有的三五个人压到了一起,喘不过气。突然听到大篷车里有人喊叫,这才缓过来神儿,迅速上车把行李抛下去,把受伤的同伴救出来。大家抱的抱,哭的哭,一个看一个,有的头上流血,有的掉了牙,有的断了胳膊,那场面真是无法形容,看着让人心疼。有一位女老师满脸都是血,顾不上哪里疼,也不知道哪里流着血,她的第一句话却是“快看看我的乐器是不是压坏了”。她从满地的服装道具里找她的大阮,看到她心爱的乐器摔成了两半儿,抱在怀里号啕大哭,嘴里喊着“我的大阮啊!”当时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1988年8月,正是水草丰美的季节,乌兰牧骑的大篷车又要出发到各旗区进行交流演出。第一站是鸟审旗政府所在地的大礼堂,当天观众的热情和演员的投入、激情融为一体,第一场演出圆满完成。第二天一早,我们在蒙蒙细用中驱车赶往马审旗最东边的图格苏术。乡村路是红胶泥路,下一点雨车就无法行走,雨越下越大,大篷车也越走越艰难。在一个低洼积水的地方车轮打滑停下了,这时女演员们都不约而同地拿着自己的洗脸盆挖沙,男演员们则清理轮胎下的积水和泥泞,就这样一点一点前行。为了不耽误晚上的演出,队里决定走沙路,大家准备了6根杆子做杠子,一路不是车拉人,而是人拉车。女演员们把行李绳解下来在前面拉车,男演员们给车垫杠子,就这样6个小时还没走10公里,演员们全身都是泥巴和沙子。劳累了大半天的队员们虽已饥寒交迫,但仍然坚持拉着、推着、挖着。正在大家筋疲力尽的时候来了一辆挖掘车,司机是一位阿爸,旁边坐着阿妈。阿爸说:“你们胆可真大呀!这是地质队的车也走不过去的路,你们也敢走?”大家都表示,为了不耽误晚上的演出,我们必须得想办法走出去,就是拉也得拉出去。只见有经验的阿爸阿奶当即拿出了他们车上的钢丝绳拉我们的车,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拉到他们的门前了。阿爸阿妈的家人已经准备好洗脸水和毛巾,还有热腾腾的奶茶和干羊肉饭菜,演员们下车看到那样的场景都激动得热泪盈眶。饥肠辘辘的演员们一句话都没说就低头吃饭。阿妈看见这情景微笑着说:“孩子们,慢慢吃,饭多着呐,别噎着。”这时大家才缓过来,赶紧说道:“谢谢阿爸,谢谢阿妈,这饭菜太好吃了。”阿妈说:“娃娃们,是你们累了、饿了,好好吃,吃完了你们演出,我们看!”这是我参加乌兰牧骑以来记忆中最感人的一件事,农牧民把我们当自己的孩子,我们也更加坚定了要好好服务农牧民的信念。饭后女演员们帮阿妈洗碗,打扫房间,男演员们帮阿爸在外面干活。之后阿爸一声令下:“娃娃们走了!到苏木准备演出!”阿爸骑着快马在前面带路,我们的大篷车在后面跟着,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苏木。吃饱喝足的演员们很快就把舞台搭起来,随后化装的化装,更衣的更衣。太阳一下山,农牧民们骑着马、骑着摩托车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演出。演员们一切就绪,演出开始了,长达两个半小时里,台下观众的掌声和台上演员的激情融为一体。观众称赞我们说:“好好好,还是‘玛奈乌兰牧骑’好”。当我们要离开时,牧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阿妈拉着我们的手依依不舍,队员们也都沉浸在为人民服务所带来的幸福之中。

  我们乌兰牧骑的队员始终坚持扎根基层,人民群众在哪了,舞台就在哪里,“不漏掉一个蒙古包,不落下一个农牧民”,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人民”的社会主义文艺本质。在服务人民的实践中,我们自身也得到了锻炼,受到了教育。从群众中汲取智慧,在实践中激发创作灵感,使我在后来的工作中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剧目。广大农牧民对文艺的喜爱推动着我,老队员们爱岗敬业、艰苦朴素、大胆创新的精神感染着我,乌兰牧骑精神鼓励着我走过了这难忘的38年。38年来,队员不断新老更替,但是乌兰牧骑的红色基因始终没有改变,扎根草原、服务农牧民的初心始终没有改变。乌兰牧骑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永远在我心中,激励着我义无反顾走向新的美好人生旅程。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