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的变迁
内蒙古新闻网  19-06-28 10:22  【打印本页】  来源:乌海日报

  记得小时候,父亲每次训我们的时候,总要说这句话:“你们这些娃娃,有福不会享。我们那会儿……”

  听母亲讲,他们那会儿住的是半山坡上的一个土窑洞,晚上躺在里面,能看见天上的星星。父亲1959年参加工作,是平沟煤矿的一名采煤工。那时的工作条件非常艰苦,全凭镐刨、柳筐拉才能出那么可怜巴巴的一丁点煤。采煤工人的形象十分寒酸,正如一句顺口溜所说的那样:“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像个逃难的,仔细一看原来是个掏炭的。”整个矿区人烟稀少,被黑色的煤粉包裹着。吃的水是用毛驴车从几十公里之外的黄河里拉回来的,有时候水面上还漂着羊粪蛋。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无法适应这样的“苦日子”,弃“家”只身返回老家,和父亲过起了牛郎织女般的生活,一个人在老家农村拉扯着我们兄妹几个。

  上世纪70年代初,父亲给母亲捎来信:“矿山变了,你领着孩子们来吧……”母亲再三犹豫,终于来了。矿上给我们全家人落了户口,还分给我家一间半新砖房,全家人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我第一次看到了矿山,看到了高高的天轮架,看到了工人俱乐部、学校、医院、商店,看到了一排排崭新的家属房。唯独没有看到的是父母早先住过的土窑洞。我问父亲,他爽朗一笑,说:“早就没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兄妹六人渐渐长大,全家八口人住一间半房实在有些拥挤。矿上每年都盖新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又分给我家一套两间半红砖瓦房。全家人搬进了更宽敞、更明亮的新家。

  1985年,我参加了工作,也成为一名煤矿工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煤矿,不知要比我父亲那会儿强多少倍:半机械化采煤代替了洋镐、大筐、骡子车,通勤汽车代替了徒步翻山越岭……真是今非昔比。

  1988年,矿里给我家分了一套楼房,住进楼房的第一天,我们全家激动得彻夜未眠。几代人梦想的好日子,终于被我们赶上了。矿山面貌日新月异,一天一个样。看到矿上即将完成的改扩建工程,想到机械化采煤就要实现,不由得兴奋起来。

  果然,2008年,乌达矿务局和海勃湾矿务局合并,成立了乌海能源公司。随后,棚户区改造开始,矿区居民纷纷搬进了楼房。母亲、弟弟妹妹和我告别生活了将近40年的矿区,各自都将家搬到市区,住进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干净、舒适、明亮的楼房,做饭还用上了燃气灶,在家就能洗热水澡。

  生活条件改善了,收入增加了,煤矿工人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意。茶余饭后,大家到家门口的公园里散步,到广场上跳舞,到剧场看演出,享受着城市发展变化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幸福生活。(罗占国)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