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鸽”相伴的岁月
内蒙古新闻网  19-07-03 10:35  【打印本页】  来源:乌海日报

  我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那时候在农村,若是谁家有辆自行车那可算得上是件相当体面和奢侈的事情。记得那时候我的一个堂伯在镇林业站工作,每天骑自行车回村子里来。当时我们家还穷得叮当响,每次有要事去镇子需要借自行车,都要提前向堂伯说好话,他才会极不情愿地借给我们用。

  苦于那时候没钱买车子,只好低三下四看人脸色。还是在1985年开春,父亲跟随村里的几个小伙子一同去了山西煤矿下煤窑,那年年底父亲回来时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除了给我们兄妹俩买了几块水果糖外,下狠心用所有钱买了辆飞鸽牌自行车。那一年,我们家因为买了自行车连过年买肉的钱都没有,就更别说置办其他所谓的年货了。尽管如此,村子里的许多人都对我们家刮目相看了,只要父亲骑着车子出去溜达,大家都纷纷撵着看,像是看西洋景一般好奇。

  虽然那个年代我们家过得非常艰难,但我们依然陶醉在拥有一辆自行车的幸福之中,那种感觉比中了大奖还要激动。父亲用牛皮纸将车子所有的外露部分统统包装起来,每骑一回,他都要用车座下的抹布将车轮的钢圈反复擦拭好几遍,直到金光闪闪为止;每隔一两个月,父亲还要专门给自行车的周身凡是能活动和有螺丝的地方,都要一一注上润滑油。若骑行途中遇上下雨,父亲生怕车子被淋生锈,会扛着走回来。受父亲影响,我也对这辆车子呵护有加,直到这辆自行车陪伴我上完初中,还依然保存得完好如新。

  自从有了“飞鸽”之后,左邻右舍,谁家有紧急事,都会拿着香烟来给父亲说好话。父亲经受过借车之苦,也从不刁难别人,只要谁来借车子,父亲均会满口答应。有次邻居叔叔不小心将车子的一小块油漆磕掉了,父亲心疼了好一阵子。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我家的出行工具也早已从自行车过渡到摩托车、电瓶车,再到如今的小轿车,其中有许多的插曲和经历。但我们还是最爱那辆飞鸽自行车,尽管好多辆车子都因为年久失修而当废铁便宜变卖,唯独那辆飞鸽自行车我们还依然保留着。用父亲的话说:“过去的自行车钢材好,又耐用,卖了多可惜呀!”其实我知道,父亲不仅仅是在意它的质量,更难能可贵的是,它伴随我们度过了那些难忘的艰苦岁月!(陈亮)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