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情
内蒙古新闻网  19-08-05 09:41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十七年前一个深冬的午后,我搭乘部队运送给养的皮卡车,前往黑山头边境口岸。唯一通往那里的小路如一条长长的黑丝带抖落在被厚厚积雪覆盖着的草原。

  车行大约三个小时后,天空中顿起暴风雪,或许由于前方视线模糊的缘故,突然,司机小刘下意识地紧急踩下刹车,躲避横在路中央被积雪压弯的树干,一瞬间汽车就像醉汉一般,固执地调转了车头,向路边撞去,侧翻在了路基旁,车的前保险杠撞成了碎片,液体流了一地,所幸车上同行的3人均无受伤,但车已经无法动弹。此时已是黄昏,疯狂的暴风雪没有一丝减弱迹象,气温降至零下30摄氏度左右,地上的积雪将近40厘米厚。我们曲着身子慢慢爬出车外。刚一站起瞬时就被强风吹走了几米远,幸好抓住了路边的水泥安全桩,才未被吹下路基,暴风雪中,呼吸都变的极为艰难,自救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待在原地等待救援,我们非得被冻死在雪地里。3个人毅然从车上拿出一根绳子,捆在腰间,互相搀扶着,颤颤巍巍地冒着暴风雪朝着边境的方向走去,凛冽的北风狂卷雪花劈头盖脸地迎面砸来,打在脸上像针扎一样火辣辣般疼。

  我们边走边摸索,向前艰难地“爬”行。前面带路的司机小刘好几次偏离公路,险些栽下路基,好在捆绑在腰上的绳子起了大作用,每次都有惊无险。后半夜,我们又渴又饿,体力渐渐不支,汗水和雪水冻结成冰,挂满了帽子和衣服,但我们丝毫不敢停下脚步,因为大家知道,一旦放弃前行,就是放弃生命。也不知走了多久,风开始减弱,雪也小了起来,天边隐隐约约露出了鱼肚白。暴风雪中,我们渡过了一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夜晚。

  一切归于平静。在后来,当我真正融入那里,却被点点滴滴边关生活和真真切切的情所打动。因为那里有一个让我崇敬的群体和一种不朽的精神,以至于在我挤身繁闹省城的今天,还会深深地眷恋着那段日子和那里的每一位战友。

  那年夏天,为落实总队基层建设二十项达标任务,中队要建一个存贮上万斤蔬菜的双层防寒窖。上级后勤部门请来施工队,他们驱赶着纷飞的蚊虫、小咬,看了看疏松的土质,挖了几锹土后摇了摇头说这地方根本就挖不成菜窖,施工队撤走了。当天晚上,中队长带着几名骨干苦苦思索后,决定自己干。当地的蚊子、小咬出了名的个头大,特别凶残,露天施工,第一关是想办法避开蚊虫的侵袭。官兵们头戴防蚊帽,脸上涂上厚厚的防蚊油,再在四周燃起火堆驱赶蚊虫。第二关是土质松软,随时要面对塌方的危险。官兵们在光秃秃的沙地上一干就是半个月,期间,土方几次倒塌,每次都有战士被埋在了里面,有的战士流泪了,想放弃这个菜窖。但出于一种不服输的倔犟,官兵们咬着牙,终于挖出一个深达八米、出土方近800多立方米的“大坑”。当中队再次请来施工队进行土建时,施工队傻眼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大坑”竟然是这几个毛头小伙子在不具备建设条件,也无任何施工经验的情况下用二十天时间挖出来的。

  每年春天,战友们自己动手开垦百余亩的菜园子,刻苦的训练和繁重的巡逻、执勤任务之余,种菜成了生活中的另一种“累并快乐”的乐趣,特别是每年秋收时节,将各类蔬菜“颗粒归仓”是战友们最为喜悦的事。但这一切,也无法驱散边关的寂寞和孤独。连队图书室里的图书、报纸早已被每个人背的烂熟。一个当兵三年没有离开过中队的战士,在退伍之际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司务长带他去站机关的小城里看一看。老兵退伍时,都会在军营外种下一棵白杨树。几年过去了,一排排白杨茁壮成长,特别是每棵树的树干都刻有一个名字。老兵们一批批地走了,白杨树上的名字和他们曾经洒下的汗水、流下的泪水却永远留在那里。

  后来,我因工作再次调动,离开那里,离开了那块寂寞而充满灵性的边关热土。

  岁月荏苒,军旅的路平仄而漫长,在我军旅中酸甜苦辣的故事很多很多,但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段深深的边关情。(李俊标)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