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军旅那片情
内蒙古新闻网  19-08-05 09:41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每年的建军节,军校同学都要安排一次相聚,外省市的也好,内蒙古各盟市的也罢,纵然大家天各一方,首选最多的聚集点仍是内蒙古边防。我时常想,这应该是内蒙古八千里边防的情结所致,更是对军旅生涯的浓浓眷恋。

  天宇之下,雄关漫道,内蒙古边防应该是最为热血的边关了。那里,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无边积雪”,月是“边关冷月”,那些个“风花雪月”的故事,看似平凡却很伟大,那些个披星戴月边境巡逻的往事,组合成对共和国的挚恋。

  因为在军队从事新闻工作的缘故,我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边防。东起伊木河哨所,西至清河口哨塔,漫长的八千里边防线形成了固守北疆稳定的钢铁屏障。有时随军区文工团到边防演出慰问,每走一处都是热血沸腾,总会被那种炙热的边关情怀所感染。

  在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有一条千年流淌的额尔古纳河,它没有长江之浩荡,没有黄河之丰腴,但却是孕育蒙古民族的摇篮。在额尔古纳河畔,有草原茫茫千里的雄姿,有百灵鸟婉转优美的歌唱,有日出的雄奇,有奶茶的醇香。她是一条独特的河,沿祖国版图的“鸡冠”流淌。浩浩荡荡的额尔古纳河,流过莽莽的原始森林,穿过高高的兴安岭,漫过草滩,绕过村舍,虽然奔腾不息,然而,却始终流不出常年在河上巡逻的边防某巡逻艇大队官兵的心房。在水兵的眼里,它是一条热血河,一条生命河。一代代官兵爱河胜过爱自己,他们在这条河上写下了许多激扬壮烈、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条边境河曾经夺去我几位战友年轻的生命。风华正茂的他们,把自己永远留在了用青春和生命守卫的那一片国土。

  锡林郭勒草原深处,在采访中,我遇到过“一个哨所三个兵”的故事。三个年轻的战士住在“地窝子”(在地上依坡挖的洞穴)里,他们作为连队的前哨,承担了重要地段的潜伏和观察。记得那年的腊月二十八,他们拒绝了我的采访。理由很简单,不想让我看到他们艰苦的生存环境。由于大雪不断,那年冬天他们执勤的地域被大雪覆盖了整整一冬,连队的给养供不上去,他们只能靠饮用融化的雪水。我去的时候,看到了一口不大的缸里剩下的半缸“冰渣子”。老兵紧紧地挡住了我的视线,嘴里说道:“请您别宣传,我怕我妈看到了会难过。”

  在大漠长风的阿拉善边防,这里的战友常年顶着烈日、踏着戈壁碎石巡逻在内蒙古西部边防线上,吃不上新鲜蔬菜,喝不上清澈的泉水,甚至连洗脸用水都那么困难。由于交通不便,我最好的战友张鹏和解放军报记者杨清泉就牺牲在那片大漠戈壁滩上。他们犹如戈壁胡杨,用一种顽强的生命力扎根边关,哪怕倒下,都精神不灭,充满了生命的力量。

  如今,随着岁月的流转,虽然脱下军装,告别军旅生涯,但退伍不褪色的军人情怀已深入骨髓。午夜梦醒时分,我常常想起那一片绿色的海。其实,军旅就是一种难忘的情怀,是一种留恋与守望,是一往无前的力量源泉,它深深珍藏在我内心深处,情牵着,梦绕着的,是那痴醉于心的军旅深情。而今,似水流年,带不走我深深的眷恋;军歌嘹亮,一直在我血液里奔腾歌唱。(郝瑞民)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