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童真有关的日子
内蒙古新闻网  19-08-06 11:06  【打印本页】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有些故事,离我们已经遥远了,早就成了一个温馨的旧梦。可在我的心窝窝里有个圪崂崂,那里面印着成长的足迹,有生命里不舍的一面。尽管藏得很深很深,在黑沉沉静悄悄的夜里,思绪就会走进这个圪崂崂,找到抹不去的记忆,牵出长长的思念。

  小时候,夏天最喜欢的是耍水逮鱼,大人怕出危险,严格禁止我们靠近水面。我虽然是女娃娃也经常背着父母偷悄悄去耍水逮鱼,有时晌午过了还不回家,害得父母满世界寻找,寻见了轻则免不了挨一顿骂,重的就是打。

  那是一个夏天的早上,浓雾笼罩着整个村子,灰蒙蒙的,空气里也能感觉到水汽弥漫。我们几个女孩子商量好了要早早出去掏猪菜,实际心里藏了个小秘密。这几天生产队里放水浇地,大人们经过连明昼夜的劳作,该浇的地都浇过了,等流往我们队浇地用的那条水渠的闸关了,没敢定能逮几条鱼,几个孩子早已心痒,顾不上这大清早起的雾和露水,拿着铲铲和箩头走出了村子,来到了渠背上。满满的一渠水,现在只剩渠底底了。我们仔细观察着,在清澈见底的水里,看见一群一群的小鱼,逆水游着,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这里每次退水时总有小鱼。那时,我不明白鱼为什么总是逆水游,后来才懂得了“鱼争上水人争气”的意思。我们一见这些鱼乐坏了,赶紧脱下被露水打湿了的鞋和袜子,挂在树杈上,把裤腿挽在膝盖上面,纷纷跳进了渠里。把箩头立起来,支在上游处,鱼就会自己撞进来。几个女孩子啥也不顾了,不顾渠里的水冰凉,不顾溅脏了衣服,在水里兴高采烈,乐成个猫翻天。

  渠里的鱼很多,我们不住气捞,当然逮的都是小鱼,两三寸长,也不认识,逮的是板瓜子还是小鲤鱼。我突然逮住一条大一点的,顶多也就是半斤重,高兴的大喊“逮住个大的,逮住个大的”。把鱼举的老高,几个孩子争先恐后要看,高兴了好一阵子。没逮着的显出一脸的羡慕,于是更加起劲地在水里捞鱼。同时,渠里的水早已被我们搅成了泥糊糊。

  快响午了,这时来了几个村里的小后生,先是在渠畔上看我们逮鱼,不一会就抵不住这欢乐的诱惑了。让我们腾地方,我们很生气,当然不能轻易离开。他们就出溜到渠里和我们打起来,谁也不让谁,跌倒了爬起来,不停在水里扭打。经过一番泥浆仗,一群孩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不沾泥的。只有两只眼窝活眨活眨,乍猛看,活脱了一群泥人儿。打累了,干脆坐在泥水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他,笑个不停。用现在的时髦话说我们真真切切地洗了个泥浆浴。

  坏小子们看打架不顶事,也不知哪个后生出得坏主意,恫吓我们说,如果我们不走他们就脱衣服了。这是绝招,我们只好悻悻地离开。我们把逮的鱼,不管是死了的还是活灵灵的,用枳笈棍棍或柳条串起来。哇!不少了,有几十条。看着自己的收获,当时的感觉真是太好了,那种欣喜和快意涨满了心窝窝。早已忘记了猪菜还没掏,箩头还空着,自个儿会被大人们打骂,只是觉得肚子饿了。

  阳坡挂在了正当空,已是亮红晌午了,我们也不管自己泥溜溜的样子,一边玩一边往回走,直到母亲寻来,才赶紧回家。原以为一定逃不过母亲的责骂,没想到母亲看着我这个小泥人,再看看那一串串鱼,只是叹了口气。母亲用洗衣服的大铁盆把我洗干净,查看伤着了没有,满眼心疼。

  我和母亲整整用了一晌午,才把鱼弄好。父亲看着盆里的鱼,摸着我的小脑袋说,不管怎样,能逮这么多,够好了。父亲把鱼分成两类,大一点儿的做成了鱼汤,小点儿的拌上调料,裹上面炸出来又脆又香,我们姊妹几个把满满一盘炸鱼吃了个精光。玉米和白面混合做的饼子,沾上鱼汤吃味道可香了。我只记得父亲和母亲看着我们吃得香一个劲地说:“慢点儿吃,小心鱼刺。”

  直到现在我也好奇,那顿饭父亲怎么做的那么香。鱼汤的自然鲜味,饼子的质朴清香,炸鱼的酥脆,永远地藏在了我的心窝窝里。多少年来我试着做了好多次炸小鱼,就是炸不出那么脆来,鱼刺扎得吃不成。每当这时,就牵出我对父母长长的思念。

  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不光在夏天有无限乐趣,冬天我们也会乐翻了天。冬天沿河的田野到处是冰,因为在上冻前耕地会进行一次浇灌。整个冬天我们像草原上的野马,你追我赶,在冰滩上滑着玩。没我大的孩子们后来用钢筋制成一种叫冰车的玩具,坐在上面或跪在上面划,更是欢乐。下大雪后,堆雪人、打雪仗,我们可劲玩,最开心最有意思的还是扣雀儿。

  记得有年家乡被一场大雪覆盖,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这是扣雀儿最好的天气。清早大弟和二弟相跟着村里半大小子们沿着电线捡鸟去了,村里孩子都知道,阳光照在雪上特别刺眼,鸟就变成了瞎子,飞行时就会撞在电线上。沿着电线就能捡到撞死或撞伤的麻雀、沙鸡、野鹊子……记得那次捡鸟,二弟把耳朵冻了,现在还有留下的痕迹。我和三妹三弟在雪地里扫开一片空地,用细棍棍支住筛子,半扣着,里面撒上粮食。在细棍棍上系上细长的绳子,我们躲在墙角处,树背后……饿急了的雀儿落在空地钻进筛子里时,一拉绳子筛子落地,就把麻雀扣住了。多扣几次,雀儿也不傻着,学得贼精贼精的,在筛子边上跳来跳去就是不上当。这样就得有耐心,一直等。我们躲在远处,冻得发抖,滴水成冰,虽然穿得厚,还是冻得一直打寒颤。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动也不动,生怕惊动了落地的雀儿。俗话说“鸟为食亡”,雀儿端详了一会,觉得没有危险了,就钻进去吃起来,这就又掉进了我们的陷井。只要扣住,我们一跳二尺高,乐得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虽然小时候没有一件玩具,没有游乐场所,可我们在大自然里能寻找到无限乐趣,玩得比现在的孩子还开心。那个年代,乡村里的孩子身上挂着尘土,衣服穿的稀巴烂,被太阳晒成黑黑的,少吃没喝、少穿没戴。和现在的孩子相比显得秃眉竖眼,一点也不展活,可是这种钻进大自然里的生活让我们充满了童真。

  小时候的趣事还有很多,全在我心窝窝的圪崂崂里头存着,久久不能忘怀。(闫桂兰)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