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高粱米水饭
内蒙古新闻网  19-08-09 10:29  【打印本页】  来源:通辽日报

  三伏天来了,天气又闷又热,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一宿没有睡好,头昏脑涨,偏赶上事务繁多,忙活了一上午,心绪有些混乱。午饭时间到了,一点食欲也没有,随便来到一家小吃部,柜台上赫然摆着一盆刚出锅的高粱米水饭,看到这盆水饭,胃下意识地痉挛了一下,吃高粱米水饭的记忆实在是太深了。于是我叫了一碗高粱米水饭,一个鸡蛋酱、蘸酱菜,就着小咸菜,咀嚼起昔日的记忆。

  小时候家里人口多,我有四个哥哥一个姐姐,年纪相差不大,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都有一副好胃口。可是自己家里没有田地,爸爸四十多元的工资捉襟见肘,吃穿成了最大的问题。为了能填饱肚子,妈妈几乎成了超人,各种野菜自不必说,榆树皮、羊奶稞都成了珍馐美味。我记事的时候条件已经稍微好了一些,至少能够吃饱,但食物单调,肉油菜蔬匮乏,高粱米水饭是我家不变的选择。

  每天一大早,妈妈就起来煮高粱米饭,哥哥姐姐起得也很早,收拾房间,帮妈妈做饭。伴随着咳嗽声、拉风匣声和柴火燃烧声组成的交响曲,新的一天宣告开始。妈妈把事先在大号泥盆泡涨的高粱米放进装许多水的大锅里,开始加柴添火,一个小时左右,就能闻到米饭的清香,唤醒辘辘的饥肠。刚煮出来的米饭很粘稠,像用胶水把一个个米粒连接起来一样,看上去很有食欲。放好炕桌,就着简单的菜蔬,一大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起早餐来。多半是自家做的大酱,葱叶也总是有的,芥菜疙瘩也是必不可少的。

  到了中午,高粱米饭已经被新鲜的井水泡在大号的泥盆里,显得苍白肿涨,无精打采,依然是蘸酱菜、咸菜,可是却没有了一早上的胃口。晚餐也是如此,多半有一个乱炖佐餐。好在那时候没有那么多想法,也习惯如此吃法了,并没有觉得有多煎熬,但是十天半个月这样吃下来,真是难受得很,见到高粱米饭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妈妈会在一定时期,贴点玉米大饼子,做点荞面饸饹调剂一下。大概吃的都是绿色食品,我们个个生龙活虎。我们上高中时住宿舍吃食堂,粮食都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每个月再交点伙食费。有时候在高粱米饭里,能看到大脑袋白胖的小虫,我们并不大惊小怪,还开玩笑说有肉吃了。那时候暗暗发誓,等以后条件好了再也不吃高粱米饭了,也许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觉得能吃上大米白面是人间最幸福的事。

  以后的日子,条件好了许多,大米白面敞开供应,好多年没有吃过高粱米水饭了,即使遇到了也退避三舍,因为内心总也绕不过去昔日苦涩的记忆。在这个燥热的夏季,一碗冰凉的高粱米水饭,让我沉静了许多。(董贵)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