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匠
内蒙古新闻网  19-08-29 09:30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我喜欢鼓匠吹吹打打的热闹,是缘于一次鼓匠对台。

  那次对台是在村里的社火上看到的,前一天已打过交道的两班鼓匠在村子的当街开场。一班子是旧城(呼和浩特玉泉区)的二毛儿,另一班子是村东来的父子俩。二毛儿已是耄耋之年,行走不便,社员诚龙龙用排子车推着。另一班子父亲五十多岁,儿子二十多岁,年富力强。几个回合下来,为父的得意洋洋地站在老乡搬出的桌子上,摇头晃脑、闭着眼睛、音虽高质却差地朝向二毛儿吹山曲儿,为子的也积极地仰头举笙高度配合。二毛儿来时带领四人,其中一个打鼓的说:“他有点欺人了,真想把他的唢呐掰断。”二毛儿微笑着摇了摇头。

  鼓匠对台,此起彼伏,各显身手,互不相让。轮到二毛儿时,平时坐着的他突然站了起来,稳重地走上了临街铺面的台阶,头不摇,膀不动,持平唢呐,吹了地方戏《赵匡胤千里送京娘》中《打洞》一折的几句唱断,音调优美,赢得掌声不断。唱过地方戏的姓任的老汉伸出大拇指跳着高呼:“好!就是好!”就在此时,一直不显山露水的二毛儿老人家忽然音调一变,转为长音。锣、铙、镲顿时一声不响,只有轻轻的鼓点配合。在这一声长鸣中,只见老人家喉结上下滑动,底气十足;圆脸红润,精神焕发,音色悠扬,音量和谐。功底就是功底,老人家如同雕塑一样屹立着,音长十五分钟没有换气。

  艺人之间,可能都有行规,鼓匠这个行当,大概也有内部的礼数规矩。晚上老人家吹的是众人点的晋剧《打金枝》,开场前另一班子班主的儿子来给老人家吸笙,老人家用地道的旧城口音说:“孩子,让你父亲来!”其父果然恭恭敬敬地来给吸了笙。老人家不仅用唢呐、管子、口琴、杆子分别吹出红、黑、生、旦各种角色的唱腔,还把道白也吹了出来。尤其是用管子学剧中唐王的唱段,犹如晋剧大师丁果仙登台演唱一般。艺术就是艺术,在演奏过程中,叫好声不断,高潮迭起。在此期间,细心的观众发现了一个细节:老人家不时地指点着坐在下手的那个吸笙的人。

  那一年还没有电视机,收音机也不是家家都有,村里基本上没有娱乐活动,那次社火是几年来仅有的一次大型娱乐活动。我们村是个大村子,邻村的人闻讯结伴来看红火,尤其是看两班子鼓匠表演。人们不仅解馋地看吹,还瞪大眼睛看打、看敲、看拍、看各种乐器的相互配合,并互相评说。有的人说:“二毛儿的音调就是好听。”也有的人说:“那一班子吹得真亮。”马上又有人反唇相讥:“要说亮还是火车头叫得亮。”

  过去,鼓匠是吃百家饭的,吹在前吃在后,不能进家、不能上炕。

  二毛儿却从小就不以为然,认真学艺,苦练基本功。每天摸黑起来练功。两手各掌握一杆唢呐,胳膊上各吊一块砖头。数九天面对西北风吹,三伏天在烈日下吹。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潜心学习唢呐技艺,终于吹出山高水低。那次对台可略见一斑。

  尽管多少年过去了,但我经常想起当年对台的情景,耳边还会响起二毛儿老先生的长音。

  如今的鼓匠班子配上了合成电子琴、架子鼓,打开自备的汽车马槽就是现成的舞台。闪烁的霓虹下,增添了男女对唱。但没见过功底、技艺超过二毛儿老先生的。(侯六九)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