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烟袋母亲的鞋
内蒙古新闻网  19-09-10 09:54  【打印本页】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啊,父亲的草原,啊,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不知听了有多少遍了。歌词作者席慕蓉的词写得感人至深,歌唱家腾格尔演唱的声情并茂,令人百听不厌。今日又在手机上听到这首歌。听着听着,就听出了灵感——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何不换上几个字,写写父亲的烟袋母亲的鞋呢?

  打我记事起,父亲就有一杆烟袋。那烟袋烟杆有尺余长,颜色乌黑,父亲说是乌木的。烟杆两头,一头安着一个铸铁的烟锅,黑不溜秋的;另一头是一个绿泛着青的烟嘴。我说是玻璃的,父亲却说是玉的。究竟是玉的还是玻璃的?不得而知。父亲说是玉的,那就权当是玉的吧!烟杆上还系有个烟口袋,是用黑色的布料缝制的,上面还绣一朵莲花;袋口穿一根细鞋带,装烟叶时,用烟锅撑开袋口伸进去,装了烟叶后,再一拉细鞋带,袋口就缩紧了。这是母亲的手艺,母亲的杰作。父亲每每一连抽完几袋烟后,就把他的烟袋别在了背后的裤腰带上。那回,那个玉烟嘴脱扣从烟杆上掉了下来,摔在了砖地上,摔成了两半。父亲心疼的要命,用黑胶布缠裹了,又凑乎着用了两年。当那玉烟嘴再一次脱扣摔成四分五裂后,父亲就没再配备烟嘴,直接用嘴吸那烟袋杆了。屋漏偏逢连夜雨,那个黑不溜秋的铸铁烟锅也遭了不幸——在一次劳作中,丢在了麦田里,千寻万找还是没找着。饭可戒,烟不可戒,烟瘾极大的父亲,一下子没了烟袋,如同要命一般!没办法,也只好借用别人的烟袋了。好在,村里正好来了一个河北人。这个河北人除了会补锅外,还会用碎铜铸烟锅和烟嘴。于是,父亲就翻找出一些碎铜和二十几枚铜钱,让这个河北人铸了一个铜烟锅和铜烟嘴。有了铜烟锅和铜烟嘴,父亲的烟袋一下子就大升级喽!

  父亲的烟袋用了好几十年。后来,村里人学会了手卷烟。父亲也学会了。学会了就不大再用烟袋了,就把我的作业本裁成条,来拧手卷烟……总记得父亲拧手卷烟的样子极笨拙。

  再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回去探望父母的时候,就给父亲往回买一条烟。父亲责怪我瞎花钱,说他抽烟叶就很好了,说一条烟抵好几斤烟叶呢!我给买回去的烟卷父亲舍不得抽,偶尔家里来客了,拿出来招待一下;而当父亲到街头闲坐时,身上会揣一包,给在座的人每人散发一支,这时的父亲就显得很自豪!

  再说母亲的鞋。母亲的脚是裹过的,真正的三寸金莲。自打母亲会做针线活儿后,穿在母亲脚下的鞋,就都是母亲她自个儿做的。我给父亲买过鞋,却没有给母亲买过。母亲自个儿给自个儿做鞋,春有春的,冬有冬的,平素也有可替换的。这比针线活儿不佳的女人们优越着哩!

  母亲模样也长得好看,再加上那双小脚,姑姑们出嫁时,都请母亲这位嫂嫂做伴娘。轿车停当后,围观的人们先瞅新娘,再看伴娘,便引来一片啧啧赞誉,看人家伴娘那双鞋,那双脚……

  妹妹像了母亲,针线活儿也做得不错,可还是不及母亲。母亲曾跟妹妹说:“妈到时候的装老衣你就别张罗做了,我自个儿做吧。”妹妹说:“鞋我做不来,衣裤我还是能做的,你是凭不来信不过我吧?”母亲没说啥,可就是没让妹妹给她做。母亲及早的预备好了她的装老衣,包括那双鞋。

  母亲过世后,入殓时,因母亲腿脚肿了,妹妹和我费了好大劲,才给母亲把那双鞋穿上去。

  每每想到过去,缅怀中带着歉疚,日子一天天好了,父母却没享受到多少,我心中倍感遗憾。

  关于父亲的烟袋母亲的鞋的故事就讲到此收笔吧。

  最后,我将席慕蓉作词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篡改几句作为结束语:

  啊,父亲的烟袋,啊,母亲的鞋。虽然子欲孝而亲不待哟,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思念。我可是您的儿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烟袋母亲的鞋……(李元岁)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