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中秋节
内蒙古新闻网  19-09-11 09:14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那是1986年的仲秋,天空高远,田野披金。我们塔利村还在历史的乡间小路上彳亍游走,享受着土地馈赠的丰硕收获。

  离八月十五还有老长的日子呢,父亲就开始张罗上打月饼的事了。

  家乡塔利村人打的是混糖月饼,对那种在商店里卖的带馅儿月饼父母一直喊做“提浆饼”。直到上中专吃到了舍友带到学校的自家月饼竟全是包馅儿的,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父母口中的“提浆饼”也是月饼,不过是各色种类中的一类而已。

  等到了八月十五下午,我们早早就包好了饺子。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差“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大快朵颐了!

  天气晴好,不见云朵,也无秋风乍起。眼瞅着红彤彤的落日一点点地沉下去了,在西山顶歇了个脚就失了踪影,只剩下余霞片片拖着衣袂袅袅飘逸着。

  我们将炕桌早早搬到了院子中央,摆上瓜果:苹果、梨、葡萄、香瓜、西瓜……当然,月饼是主角,但更重要的是摆上“月亮爷”——一个特大号的用梳子篦上漂亮花纹的月饼。等候中,月亮已在东方顺着村庄的树梢冉冉升起。好大哎,圆嘟嘟地透着喜庆的可爱!怪不得文学作品里将之比作玉盘呢。

  村子里“噼里啪啦”陆续响起了鞭炮声。父亲和母亲已在忙着往灶膛里添煤烧水,准备煮饺子,而圆桌上已摆好了父亲竭尽所能鼓捣出的六盘菜。

  热腾腾的饺子出锅了!哥哥已在院子里点燃了一长串“千响鞭”,团圆悦耳的鞭炮声中,我们开始举箸下筷了。一家人团团围坐,谈笑风生,推杯换盏,真是何等的快哉也!

  吃罢了晚饭,洗涮收拾好以后,瓜果月饼成了夜宵。无需掌灯,月光清澈如泉水,柔和似纱幔,曼舞在房间,让屋子里一片敞亮,仿若身处白昼。爷爷讲起了中秋吃月饼的久远来历,父亲忆起了儿时躲在地窖里过中秋的传奇……一家人趁着月色,聊着话题,七嘴八舌,远古今夕,一会儿唏嘘,一会儿又笑声阵阵。不知不觉,连笑眯眯的月亮都听得入神了——歪着头向西了!

  第二年,哥哥考上大学走了。紧接着第三年,我考到外地上中专去了。之后是爷爷去世,奶奶离开……再后来弟弟生病,又之后父亲猝然别去……世事纷繁忙碌奔波间,三十几年的光阴就这么不经意间悄然消遁而去了!

  所以,过节的时候千难万难也一定要回家!车票再难买,旅程再劳顿,比起那一盏永远为你守候的灯,那一屋永远为你保温的暖,何值一提?(茹潇潇)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