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毛家的鸡
内蒙古新闻网  19-11-30 18:14  【打印本页】  来源:伊旗纪委监委宣传部

  伊金霍洛旗有一片区域被大家统称为“矿区”,九十年代这个地方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迅猛发展,“成就”了很多人的理想,也“买断”了很多人的青春。我的童年就在这片“矿区”度过,父母亲都在煤矿工作,我们这群孩子被称为职工子弟,住在家属区,就读职于工子弟小学。

  家属区里张二毛家的房子最大,院子里还有一个很大的鸡圈,里面养了很多鸡,里面的大公鸡毛油亮油亮的,我的记忆里好像每个星期都能在家属区闻到炖鸡肉的香味,我们这帮孩子都想和张二毛变成好朋友,就是那种他可以把他们家鸡肉能偷一块给吃的朋友。张二毛家的鸡还有一个让大家记忆深刻的事,鸡圈里的鸡会经常跑出来在被煤面子覆盖的马路上大摇大摆的“散步”,但不幸的是“散步”的鸡经常会被运煤的卡车碾死,放学的孩子们只要看到马路上有被碾死的鸡,就会狂奔着向张二毛汇报:“张二毛,你家的鸡又被车碾死了!”然后,一群孩子涌在张二毛的身边,一起去捡碾死的鸡,然后扔在苍蝇乱飞的垃圾堆上,经常是上一次被碾死的鸡还没被苍蝇们“消化完”,这一次的鸡就又来了,我想“占据”那片垃圾堆的苍蝇们一直是感谢张二毛家的。

  其实,孩子们争着给张二毛汇报是有原因的。每次第一个给张二毛汇报的人,可以吃到张二毛吃剩的酿皮。我们住的家属区里每天上下午的固定时间段都有个皮肤黝黑的胖阿姨担着酿皮桶,大声的吆喝:“卖酿皮啦!”当年只要听到这个叫卖声我的所有馋虫都咬的自己浑身难受,可是一碗三元钱的价格对于每天早晨馒头、中午烩菜、晚上面条,一年里天天像“粘贴复制一样”菜单的家属区里的大部分人来说是很昂贵的,不过张二毛是这个阿姨的忠实顾客,每天下午张二毛都会买一碗,时间长了,张二毛自己吃不了,会把酿皮作为“奖励”分给为他做事的小朋友们。直到现在还依稀记得我一直没能吃上鸡肉和酿皮,我总是和爸妈抱怨:“自己买不了,张二毛也不愿意和我做朋友,我是多么羡慕张二毛能随时吃到鸡肉和酿皮……”云云的话。父母总是说:“不该吃的东西吃了坏肚子,不该拿的东西拿了手会痛。”

  直到有一天,家属区的人议论说矿上来了一群叫做反贪局的人带走了张二毛的父亲,接着就是张二毛母亲的嚎啕大哭、鸡圈的鸡跑了、酿皮也不再买了……(闫振荣)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