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内蒙古新闻网  19-12-10 10:49  【打印本页】  来源:乌海日报
  父亲还未出生,爷爷就随村里人去了口外。父亲9岁时,奶奶因患病无钱医治撒手人间,从此父亲和长其两岁的大伯相依为命。好在苍天有眼,两年后代县解放,父亲获得了新生。

  1956年,全国征兵工作开始了。年满20周岁的父亲决定应征入伍。代县是革命老区,抗战期间有2600多名志士捐躯疆场;三年解放战争,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五535人。1953年虽然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但志愿军还没有立即撤回国内,战争的阴云仍然笼罩在村民的心头。父亲要当兵,家里人都不同意,但是父亲执意要去,别人也拦不住。

  父亲跟随部队先驻大同,后去秦皇岛。艰苦的军营生活,打开了父亲的心,外面的天地真是太大了,当兵当对了,在全团举行的田径运动会上,父亲一举夺得了5000米长跑的第三名。

  “一横二垂三点捺,叉四插五方块六,七角八八九是小,点下有横变零头。”父亲说,他在部队最大的收获是摘掉了文盲的帽子,能够熟练地使用《四角号码字典》读书写字,学习文化。

  1959年2月,父亲转业到了包钢,并随即投入到1号高炉的建设之中。

  不久,父亲服从组织安排被抽调到正在建设中的海勃湾卡布其石灰石矿。先当经济警察,后当外线电工。外线电工主要从事野外高低压线路的架设和设备的安装,以及检修、维护,劳动量比较大。父亲没有被困难吓倒,既然选择了,就要接受挑战。父亲累活重活抢着干,同时利用工余时间努力学习电工知识,很快就能看懂并绘制电路图了。因此,父亲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

  父亲的双手非常有劲儿,用老虎钳子掐线毫不费力。休息时间,工友们都爱和父亲掰手腕,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掰得过父亲。然而正当父亲大展身手的时候,却病倒了,患了空洞性肺结核,一种矿工群体常见的职业病。

  这样父亲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一线岗位。

  父亲在山下养病二年,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主动要求再次上山。但不久父亲左胳膊骨折了,父亲无奈选择了退休。

  父亲退休后,每当说起自己的经历时总是说,他这几十年没给石灰石矿出过什么力。

  其实不然,那是因为父亲把自己看成一个老病号来评价的,我们和父亲的工友都知道,他的病是岗位上累出来的,他对矿山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没有父亲这样老一辈工人的无私奉献,包钢乌海矿业公司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

  我敬爱父亲,敬爱像父亲一样无私奉献的煤矿工人,是他们的脊梁撑起了新生活,撑起了矿山事业的蓬勃发展。(王玉文)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