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峰:我在卢旺达的那些日子……
内蒙古新闻网  19-12-31 15:59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新闻网

  在迄今为止内蒙古派出的20批援卢旺达医疗队中,第18批队员有着不同于往批的难忘经历:他们不仅在卢旺达多待了半年时间(2017年4月5日~2018年10月6日),还受到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切接见!

  时隔一年,第18批援卢旺达医疗队队员、包医一附院骨科副主任医师马晓峰拿出那张习近平主席和医疗队员的合影照片时,仍然心潮澎湃。“那一刻,我们所有队员都哭了,工作的困难和挑战、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所有的泪水和欢笑、付出与收获,一切都值了!”马晓峰说,就像当兵可能会后悔一时、不当兵可能会遗憾终生一样,赴卢旺达援医,他怀抱心中理想和医者初心,但是真正踏上那片贫瘠的土地,面对并承受的远非当初所想象,当他重返城市的喧嚣蓦然回首时,才发现那一年半的时光为他一生留下了最难忘、最值得回味的记忆……  踏上那片贫穷的土地

  眼前的马晓峰身材很高,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但却不善言谈,更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于是,记者只能在“挤牙膏”式的采访中,梳理他在卢旺达援医的生活片断和工作点滴。

  卢旺达是内蒙古自治区对口援医的非洲国家,在我国近40年援助卢旺达的时间里,一支支医疗队以国际主义人道精神和护佑生命的实际行动沟通了民心,增进了中卢两国人民的友谊,也树立了中国责任大国的外交形象。身边同道参与内蒙古医疗队援卢旺达的故事勾起了马晓峰骨子里的“英雄情怀”,经过自愿报名、医院推荐、层层选拔和相关培训等重重“关卡”后,马晓峰如愿以偿成为内蒙古第18批援卢旺达医疗队中的一员,并于2017年4月5日开启了赴卢旺达的援医之旅。

  卢旺达是一个位于非洲中东部赤道南侧的内陆国家,国土面积仅仅相当于包头市,但人口却达1300多万,因为境内多山,素有“千丘之国”之称。卢旺达是一个落后的农牧业国,被联合国确定为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特别是1994年卢旺达发生内战,一场大屠杀使其经济崩溃、财政枯竭,虽然后来一系列恢复经济的举措让国家经济快速增长,但是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大部分人还处于赤贫状态。“我们去乡村义诊的时候,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家徒四壁’。一间茅草庐、一块布可能就是一家人的全部财产,冻不死、饿不死就是最好的状态。”马晓峰说。

  马萨卡医院和基本戈医院是中国政府援建的基层医院。马萨卡医院于2012年投入使用,是一所区级专科医院,患者主要以产科为主;基本戈建于1982年,是东方省最重要的一个转诊医院,它是一所综合性医院。马晓峰和他的队友们以半年为周期在这两所医院“轮转”。

  打开马晓峰的“话匣子”并不容易,但是从他惜字如金的“只言片语”和一张张图片中,记者还是“看到了”了他工作和生活的现实环境,特别是基本戈医院,因为已经使用了30多年,建筑陈旧、设备老化,电路和电线都是裸露的,屋顶也有漏雨的地方,12平方米的小宿舍里,除了卫生间,一桌一椅一张床后就没有多余的空间了。“听说今年基本戈医院进行了翻修,后来的队员们工作和生活环境应该有所改善。”马晓峰说,去非洲前,他知道那里非常贫穷,也上网查过一些资料,做足了“功课”和心理准备,但真正踏上那片贫穷的土地后,他还是被眼前的景像震惊了,他希望自己能在那里得到历练,更希望用自己的技术帮助那里的人民,这也是他赴卢旺达援医的初衷。

  一个人的骨科手术

  回顾在卢旺达的工作和生活,马晓峰用一个“难”字涵盖了一切,生活上要克服的困难已经不算什么,工作上的挑战却像一座座险峰,需要他攀爬、翻越。

  卢旺达的官方语言是英语,马晓峰以为,自己研究生毕业且以英语见长,语言交流不会是问题,然而到了卢旺达才知道,那里只有大学生才会说英语,而大学生少之又少,普通居民讲的都是地方方言,尽管他出诊时都有一名护士跟随翻译,但语言上的障碍仍然给工作带来一些困难。

  卢旺达全国总人口约1300万,只有2000多名医生,其中专科医生仅有200多名,专业的骨科医生不足10人,医疗条件极差。尤其是卢旺达道路以山路坡道为主,街上中国造“凤凰”“飞鸽”自行车不单纯是代步工具,而且是具备“出租车”功能的交通营运工具,由于油路少、土路多,一遇雨天,坡道上都是泥,前臂、锁骨、股骨胫等骨折患者很多,外伤感染、骨髓炎的患者也不少;驻卢中资机构的华人多从事建筑业工作,外伤、骨折也时有发生,因此迫切需要更多的骨科医生。

  “我每天的门诊量都在三四十人以上,清疮、腱鞘囊肿之类的小手术在门诊就做了,全麻的大手术也做了50多台。”马晓峰说,由于当地医疗资源严重匮乏,尤其缺乏专业的骨科医生,不少贫民骨折后都得不到及时治疗,因“畸形愈合”导致残疾的人特别多。一位8岁的男孩摔倒受伤致尺桡骨双骨折,当时家里没当回事儿也没送孩子就医,3个月后家长带孩子找到马晓峰时,孩子的胳膊已经外翻畸形了。“必须把已经愈合的骨头截断,再重新复位接起来,不然不仅影响美观,还影响胳膊的功能,给孩子带来终生残疾的后果。”马晓峰说,他通过护士与家长反复沟通、解释,最终家长同意了他的治疗方案。“当时正好来了一批用于前臂的钛合金钢板,手术还比较顺利。”马晓峰说,麻醉师给孩子全麻后(当地只能做腰麻和全麻),他在麻醉师的帮助下,把孩子已经愈合的前臂骨头截断,重新复位,然后用钢板固定,后来孩子恢复得很好,家长也非常满意。

  “这是比较简单的骨科手术。”马晓峰比喻说,骨科手术就像木匠修理桌椅,需要用到老虎钳、钢板、大力剪、锤子、电钻等各种工具,牵引、旋转、复位、截断等操作不仅是“体力活”,更需要团队的配合,然而,医疗队包括马晓峰在内只有两名骨科医生,一所医院一名,这也意味着马晓峰的骨科手术要“一个人完成”。

  “我们在这边做手术时,钢板是贴合的,钢板和螺钉的型号齐全,术中按所需选用,在卢旺达却不行,钢板和螺钉的型号非常少,术中需要多长的,需要自己在手术台上用老虎钳现剪。”马晓峰说,这些还不是最困难的,最难的就是“没有人配合你”!麻醉师、医疗队队长、甚至实习的学生都可能被他“抓去”配台,这些在国内无法想像的事情,却成了“卢旺达”的日常。因此,每一台手术都像攀爬一座高山,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最长的马晓峰独自坚持了5个小时,特别是遇到股骨胫骨折之类而更需“力气”的手术,一台手术下来,汗透衣背,体力透支,术中需要服用多支葡萄糖“加持”体能。

  卢旺达艾滋病高发(发病率3%)、疟疾肆虐、黄热病流行,且有登革热、埃博拉等疫情,在那里生活和工作无疑要面临不少风险。“有蚊账遮挡,晚上还是会被蚊子‘吵’得睡不着觉,经常要半夜起来打蚊子。”马晓峰说,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跳蚤,咬得身上会起一串串包,衣服得用开水烫才能杀死它们。艾滋病感染则是马晓峰最为担心的事情,也是过不去的坎儿,尽管行前做足了心理准备,真正面临时内心会全完崩塌!“中国医生是不能推委病人的,别的地方不要,你也必须接手!”马晓峰说,由于手术条件差、器械落后,更谈不上特殊防护,操作时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感染。因此,为艾滋病患者手术他会紧张得满身大汗,操作时小心再小心,就怕万一被感染了,家里的老人咋办?!老婆和孩子咋办?!

  不负重托树中国医生形象

  除了日常的门诊、手术外,在卢旺达援医的过程中,马晓峰和医疗队的队友们还多次赴当地的大学、农村义诊,尤其是去农村义诊,一去就是三天时间。

  “义诊是医疗队多年的优良传统,每年都要开展5次义诊,特别受老百姓欢迎。”马晓峰说,每当医疗队开着车、携带着药品、器械来到农村时,周边的村民都峰拥而至,他们会穿着家里最好的衣服来看病,“只要有西装的,就算再旧男人也会穿西服,女人们都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花裙。”马晓峰说,中国医生是卢旺达人民心中的“白衣天使”,是最受欢迎的人,无论中国医疗队员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竖起大拇指说“中国医生mwiza cyane(卢旺达语:比日哈尼,棒极了的意思)”。

马晓峰买从网上买回写有“为人民服务”字样的书包、杯子等日常用品,赠送给卢旺达当地群众,传播中国时代精神。

  对于卢旺达人来说,没有战争、不受饥饿、衣能遮体、有病能医,就很满足。在当地缺医少药的医院,中国医疗队员为患者垫付医疗费、购买营养品是常事儿。一位60多岁的艾滋病病人,得了腘窝囊肿后别的地方不给他看病,马晓峰不仅为他做了手术,还给他买来鸡蛋补充营养,帮助术后恢复。“卢旺达物价特别高,很多病人吃不起鸡蛋,我经常买来鸡蛋给术后的病人煮着吃,这些都太平常了,每个队友都做过。”马晓峰说。

  卢旺达的分级诊疗制度非常严格,上级医院数量有限,转诊困难,只要能在基层医院解决的,马晓峰会克服一切困难为患者解除病痛。由于没有专业器械,马晓峰无法为一位股骨近端骨折的孩子做手术,需要转到上级医院。转院治疗必须有医保,否则患者无法承担巨额的医疗费用。然而,这家人却因为贫穷没上医保,马晓峰多方协调,临时为这户人家交了医保(必须全家上),让孩子及时转到上级医院。

  扶贫济困是中国医疗队的多年传承,作为2002年入党的老党员,马晓峰坚持扶助当地五六户贫困家庭。每逢周六、日休息,马晓峰总会买上米、面等物品,拿着钱去走访、探望这些家庭,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谈起在卢旺达的感受,马晓峰表示最难望的就是习近平主席出访卢旺达,看望了内蒙古医疗队的队员们。

  2018年7月23日,习近平主席抵达卢旺达,接见了医疗队,并和大使馆人员、医疗队员们合了影。“习主席和我们聊了10多分钟,高度赞扬了医疗队的工作,肯定了中国医疗队在中非合作中的重要作用,还特别关心我们的生活,把阿联酋王储送的阿拉伯椰枣留给医疗队员们,叮嘱大家‘都尝尝’。”说起这些,马晓峰激动不已,当时他们已经在卢旺达待了一年多时间,身体和心理的承受已经达到极限,见到习主席后,大家都哭了,那一刻,一切的付出都值了!

  在医学知识日新月异、医疗技术不断发展的当下,一年半的时光对一名医生的职业生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段时间专业上虽然‘停滞’了,我所收获的却更多。”马晓峰表示,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70多岁的父母、操劳的妻子、当时还在上学前班的儿子,是他最不舍的牵挂。想到因阻拦无效便跑到他家里住了些日子、为他整理行囊的母亲,想到没有他陪伴,得了带状疱疹、反复治疗并忍受一个月病痛的妻子,他心里就愧疚不止。

  夕阳下,马晓峰常常望着驻地的五星红旗思念远方的亲人;回国后,想起在卢旺达的日日夜夜偶尔会有“再来一次”的冲动。(记者 沈建梅)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