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葱
内蒙古新闻网  20-01-03 16:19  【打印本页】  来源:乌海日报
  每一种植物,从出现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它们的命运,有些是可以食用的,有些是用来观赏的。比如沙葱,在荒原上,它就是用来吃的。

  见过的草木中,我第一个能叫出名字的就是沙葱,我是在饭桌上认识它的。小时候,沙葱天天都会出现在饭桌上,凉拌、热炒、做汤、当馅。即使和肉放在一起,它们的味道也从来不会被淹没,一张嘴,满是辛辣的山野气。

  东晋文学家郭璞曾在《尔雅注》一书中盛赞沙葱“食之香明与常葱”、北宋史学家苏颂在注《尔雅》中云:“山葱也,味美可食。”《本草纲目》中说:“北边云台戍地,多野韭、沙葱,人皆采而食之。”可见,从古至今,沙葱的功用就是用来吃。它也能入药,助开胃、消食、杀虫等,还是和吃脱不了干系。

  春天来的时候,辽阔的荒原上只有风的吼叫,所有的风都离开后,偶尔会有星星点点的雨飘落下来。这一点点的雨水足以让细细密密的沙葱一簇一簇长出来,不过三四天的时间,它们就长高了,就可以吃了。

  弱小的沙葱在荒原里并不醒目,高不过半尺,总是躲在大蓬大蓬的沙蒿和梭梭下面,安安静静,一点也不招摇。如果遇到一块平坦的地方,沙葱会长成一大片。

  荒原上,草野之气远远大于人气,而这稀少的人气就是由沙葱聚集起来的。孩子们欢呼着奔跑在荒原上,他们的欢呼声,异常响亮,像鸟群呼啦啦从天上飞过。年轻的女子们笑着、彼此戏谑着,她们手脚麻利,说着话,却一点也不耽误手里的活。沙葱娇嫩的身体不断发出清脆的断裂声,油绿的新鲜的汁液流淌下来,落进每一个张着大口的袋子中。

  近处的沙葱没有了,就往远走,更远的地方。

  沙葱花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先是看到落日,然后是一些飘移的云朵,然后,像是突然闯进来的,沙丘背后,出现了一大片盛开的沙葱花。

  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这样荒凉的情境中,那些花全部盛开,毫无犹疑,浩浩荡荡,一片紫色的海。黄昏的余晖里,它们变成了透明的淡紫色火焰,全世界的光都聚集在它们身上。那是落日照在它们身上的光,但我更愿意相信,那是它们自己身体内部发出的光,一刻不停在向外散溢。

  那是某种太过陌生的遭遇,因为无法预料,仿佛突然与一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事物猝然打了一个照面。就像《聊斋》里,平白荒野遇见狐仙的书生,只能被定在那里,只能张口结舌。

  它已不再是我天天拔来吃的沙葱,它变成了另外一种事物,一种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的事物,我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事物。那之前,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美,但我却突然懂得了一棵开花的沙葱,它就在那里,吸引着我,召唤着我,美就是以这种突如其来的方式进入我的精神世界的,如此光芒四射,把我引向了懵懂以外的另一个世界。它是一种唤醒,一种美的本身。

  此时此刻,只有那些明亮的光、紫色的火焰,其它什么都不存在了。

  在我的人生里,这是一段不可度量的时间。那一刻,只有我一个人,在荒原浩大的黄昏里,面对着这一片沙葱花。风吹着它们,也吹着我,它们向我传递着我尚不能理解的信息。我不是在看一朵花,我是进入了一朵花,我感觉着它们,这比看它们更深入我的内心,我的心被它们充满了。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把我推向了荒原深处的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我成为了另一个我,我从来不知道的一个我。

  黄昏是寂静的,花朵是寂静的,我也是寂静的。

  后面赶来的女子们跺着脚,失望地大叫,这么好的沙葱,居然老了。

  这些声音硬生生地把我拉回了现实。

  这些花多好看啊。我看着这些年轻的面孔,她们竟然没有被沙葱花打动。

  好看有什么用?

  她们说得对,好看有什么用呢,好看又不能吃。也许,在她们眼里,沙葱的存在就是让人吃、让人填饱肚皮的。它竟然背叛了自己的使命,呈现出花朵的气质,这是不可原谅的。沙葱不应该是种美。

  在美面前,我感到了悲伤。

  但我也为这些花庆幸,它们要有着多么大的耐心,多艰难的努力,才躲开了众多的手,才安然绽开了这一片花。如果不是被人漏掉,它们根本无法还原本来的面目,植物的面目,花朵的面目。它们会像更多的沙葱,被拦腰斩断,被水煮锅炒,被不停吞咽。我相信,每一种草木都是想要开花的,它们和人一样,存有自己在世的时刻,它们回应生命的,不就是开花吗?那些没有开过花的沙葱,那些喂养了我们简单身体的沙葱,它们在夜里哭泣吗,没有人知道。

  沙葱并不珍贵,只是荒原上微小的事物,荒原上也没有什么可珍贵的,但美是珍贵的。荒原上有花开着,这个世界好像就变得珍贵了。

  许多年里,我一直疑惑着恍惚着一个问题,美是本能,是我们对自然对生命的感觉,美只需要我们在场,却从来都对我们无所求。可是为什么就有人觉得美是无用的呢?(刘惠春)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