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杂感
内蒙古新闻网  20-01-23 10:29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腊月二十二,扫房间拾掇东西,又看见了搁置在厨房顶柜里的那套茶具,不禁有些心尘浮动,思绪乱飞。

  小心翼翼地取下来,在水池边慢慢清洗起来。这是一套精致的白瓷茶具,茶壶高挑,腰身处纤细,腰顶阔处是一圈精巧而又淡雅的漆花纹。壶把婀娜,壶嘴妖娆,恰是“飞燕”在翩跹!六个茶杯则小巧玲珑,上口略敞,向下逐渐谦恭地收拢,恰是六个伴舞的汉宫女!突然有些恍惚:距离我在那个盛夏的毕业典礼上从校长手中接过这套茶具,竟然已经快三十年了!

  对于茶,产生最初的向往,源自爷爷午睡后的那一壶。一个很阔大也很粗糙的瓷壶,由奶奶在每一顿饭菜出锅后便已经炖上。直等着爷爷醒来下达命令,奶奶会垫着毛巾从锅底将茶壶举出来,倾倒进已洗好的粗瓷大碗。热气缭绕,色泽酡红,一股不可言说的浓郁香气瞬间扑鼻而入。

  已记不起具体是什么时候父亲允许我染指茶水的。印象深刻的是,炎炎夏日,我常常会放弃母亲熬制的绿豆糖水,凑到炕桌边,和父亲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浓酽的青砖茶。

  后来,喝到了与砖茶风格截然不同的小叶茶。也渐渐知道了被故乡人叫做小叶茶的绿茶其实也种类繁多,产地不一。再后来,了解了红茶有红茶的喝法,普洱有普洱的泡法,白茶有白茶的冲法……

  原来,亘古绵长的中国茶道一直在不断地推陈出新,繁荣兴盛。唯有我对于茶的那份炽热,始终如一,情浓如初。

  胡思乱想间,儿子放下玩具,已跑到我身边,一边拉扯我的围裙一边仰着头:“妈妈,妈妈,过年了吗?”我哑然失笑。自从去年春节他爸爸抱着他观赏了小区夜晚的灯笼阵之后,他便不停地追问:“妈妈,能去看灯笼吗?”当我告诉他过年才会挂灯笼时,他的问题便成了:“妈妈,过年了吗?”从春暖花开到麦穗飘香,这个愿望一直持续到了雪花飞舞的数九寒天……

  朋友圈里,不少中年人感叹着年的味道已大不如从前,尤其是自己年少时。当真如此吗?问问我们的上一辈,可能未必这么认为。而听听我们下一代的心声,恐怕他们只会是难以置信的惊讶!

  中年的我们,曾经那么渴盼过年,主要是因为春节会有一年都见不着影儿的好东西吃,还有新衣服穿。而现在,这些都已司空见惯,完完全全实现了我们当年那种日日可以过年,天天有饺子吃漂亮衣服穿的梦想!所以,只能说春节不会再像我们童年时那样过了。

  嗜茶的人都知道,它绝不是泡了些树叶子的水那么简单!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它兼容着不同的理解吸纳着各样的诠释,让这一棵特有的“中国树”越来越臻于雍容华贵,仪态万方。

  我想,我们“中国年”的味道也一样,绝不会变淡,只会愈来愈葆有内涵,愈来愈鲜美丰盈!(文茹潇潇)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