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内蒙古新闻网  20-01-23 10:43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那年,我不顾父母的极力反对,坚定地和男友走到了一起。

  婚后,我们只带了些简单的行李物品就从乡下老家来到了城里,在一位老乡的帮助下,在城郊的一个村子里,每月25元钱租了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算是安了家。因为我是学校毕业分配到城里的,所以有正式的工作。而爱人是没有工作的——这也是父母一直反对我们走到一起的主要原因,于是,他便只好跟着工程队干点儿零活儿或到市场里打地摊卖些东西。生活尽管过得苦了些,但我们还是觉得无比的高兴与快乐,因为我们终于可以牵手一生了。

  一年后,儿子出生了。婆婆为了帮我们带孩子,也从乡下老家来到了城里,和我们生活在了一起。这样,这间小屋就显得更加局促与逼仄了。而此时,房租早已涨到了每月30元,很快又涨到了每月40元。初冬的一天傍晚,同城居住的表哥,忽然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来到我家,说他在旧城打听到了两间不到30平方米的房子,说好2.3万元就可以卖给我们。他还说:“要想在城里待下去,怎么说都得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要不,老租房子也不是个事。”在表哥的鼓动下,我们第二天一早就去看了房子。这是两间砖木结构的平房,里外间,面积不大,但采光很好,暖暖的阳光从窗户直射进来,满屋子的温暖与明亮。我们当即便决定将房子买下来。

  回来后,我们便开始四处筹钱。首先,爱人向他的兄弟姊妹借回了一部分钱,而后,我的同学和朋友也都纷纷伸出了援手。但一个礼拜下来,加上我们先前攒下的一些钱,离房款还是差了许多。这让我们一下子觉得,事情并没有我们先前想象的那样简单,心中不禁生出许多失落与无望,爱人甚至有些打退堂鼓了。这时,闺蜜俊梅看我一筹莫展的样子,便对我说:“我看你还是回去求求你的父母吧!”她这么一说,竟说出我满眼的泪。因为当初我赌气离开家的时候,是给父母撂下狠话的:“我要不混出个样子来,永远不回来!”现在,就这样让我灰头土脸地回去求父母,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其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拼,尤其是有了儿子以后,我早已在心里理解了父母。

  无奈之下,我还是硬着头皮登上了回家的班车。班车在坑坑洼洼的沙石公路上颠簸了近4个小时后,我终于在天黑前赶回了家。当我走到家门口时,正好遇到母亲出来倒水,她见到我,先是一怔,接着便惊喜地喊道:“啊呀,梅梅回来了!”说着,便用手去抹眼角。进到屋里,我看见父亲正坐在炕头翻看账本——我家一直在村里开着一家小卖店。父亲见我进来,赶忙停下手里的活儿,用手划拉了一下炕,说:“快上炕吧,天这么冷!”昏暗的灯光下,我瞥见父亲脸色黝黑、瘦削,人老了不少。我的心底不由涌上一股酸酸的感觉。吃完晚饭后,我终于鼓足勇气,忐忑不安地向父母说出我回来的意图。父亲听后,立马对母亲说:“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连那些零钱!”于是,我们便开始手忙脚乱地整理那些钱,有整的,但更多的是零的,还有不少残破币。

  第二天一大早,父母把我送上了门口的班车。父亲说:“有什么难事,尽管回来!”母亲说:“挣钱多少无所谓,一定要吃好穿好,注意身体!”班车启动了,可车开出很远了,我还看见父母站在清冷的街边,佝偻着腰向车这边张望。瞬间,我的泪水涌出了眼眶:“我的父亲母亲啊……”(张玉山)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