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年
内蒙古新闻网  20-01-23 11:07  【打印本页】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年要过个早年了。

  过完元旦,第二天就是腊八,喝过腊八粥,腌了腊八蒜,人们按照习俗一步一步往春节走。各种媒体以及商家的渲染方便了关于年的信息的传播,什么时候腊八,什么时候小年,什么时候除夕,腊八腌蒜,小年吃麻糖,每天都会有人提醒你。还有人教你做腊八粥,腌腊八蒜,炸丸子,包饺子,一网在手,你无所不能。而且,现在多数商家过年不休息,隔壁超市就是你家的储藏间。因此现在的年人们过得从容不迫,不像小时候那样早早盼年。

  小时候每年早早就盼着过年,盼过年的目的比较简单——过年能吃上平时吃不上的糖果和饺子,小叔还能领着我们放鞭炮。更有一年大姑回家还给了我2角钱的压岁钱,这2角钱在我当年来说是笔巨款,让我记忆到现在。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安排的这笔巨款,也或者是丢了。

  等我再长大一些,过年给了聚会一个堂堂的理由。当年在我老家,拜年是每年春节大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从大年初一开始人们都穿红着绿,走亲戚,拜老师,访朋友。之后在正月的每一天都是大年,朋友同事家都有安排。我在上师范的最后一年年三十从家出门,一直到正月十六才回到家,我们几个同学把黄河两岸市内三区的同学的家拜了个遍。家长们也正式把我们当做一群大人来招待。在同学雅辉家,雅辉的父亲让我们尝他家的酒。初生牛犊哪里知道老虎的厉害,这一尝不要紧,我们全醉了,这也算完成了我们的成人礼了。

  好友涛哥也盼年。他每年夏天就开始写对联,到过年前在街上支个摊儿卖对联。既能打闹几个零花钱,又能以字会友,也算雅趣一件。

  腊八过后,爱张罗过年的昝兄来到店里。我问他过年东西准备得怎么样。每年一进腊月,昝兄都要张罗过年的东西,炸丸子、烧肉、压粉条、剁馅儿,把过年的东西备得全全的。但今年昝哥只是简单地准备了一下,说孩子不让准备了,每年弄那么多东西费事不说,吃不了还浪费。孩子已经从饭店订了桌,又丰盛,又给老爸老妈省掉好多麻烦。

  拜年也简单得多,大年初一,微信圈里发一声问候,发个红包,视频一下,省去好多繁琐。之后亲朋好友啥时候想聚约个日子就行,不必非得挤在这几天。更有人乘着几天放假全家旅游一圈儿,过一个不一样的年。涛哥也不卖对联了,有时候即兴也写上几副,也都是送人。

  “年味儿淡了……”昝哥感叹一声,语气里有少许失落,但更多的好像是一种满足。

是呢!年味儿是淡了,但跟我们过去的日子对比,人们不是天天在过年?(杨爱民)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