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枚徽章背后的浴血故事
内蒙古新闻网  20-07-21 09:50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70年前的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两年零九个月后的1953年7月,双方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抗美援朝胜利结束。

  在这场战争中,成千上万年轻的生命在战场上凋零,换来了胜利与和平。还有一些人,他们幸运地从战场上归来。历经岁月风霜,他们中的少数人仍然健在,年轻时经历的这场战争对他们而言仍旧刻骨铭心。

  7月2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将向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出国为抗美援朝服务的、参加停战谈判等工作的人员以及战后帮助朝鲜恢复生产建设的人员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今天,让我们一起寻找这些为祖国奋战的抗美援朝老兵,聆听他们讲述过去的故事,共同唤醒那段红色的记忆。

  寻找苏广仁老人,我们一路从固阳县追到了达茂旗。在达茂北环小区,90岁的苏广仁专程下一楼来迎接我们。随后他脚不停歇爬上四楼,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仍旧旺盛的生命力。一进门,老人迫不及待地拿出了一身旧的绿军装,上面别着五枚不同的徽章,每一个徽章背后,都有一个浴血奋战的故事。

  在我们采访过的抗美援朝老兵中,苏广仁是记忆力最好、思维最清晰的一位,他在客厅里一边诉说一边比划着,70年前的往事如同电影一样,一幕幕重现在我们眼前。

  ★二次归队再赴战场

  “上朝鲜战场那一年,我才20岁,但那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上战场了。”苏广仁回忆起他所经历的战争岁月,脸上有一丝自豪,“早在16岁时,我就已经参加过解放战争了。”

  苏广仁1930年6月出生于河南省的一个农民家庭。1946年,蒋介石发动内战,解放区的有志青年纷纷拿起武器保卫家乡、保卫解放区。这一年10月,年仅16岁的苏广仁在河南省杞县光荣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雪峰”四师三十团九连的一名战士,此后一直战斗在豫、皖、苏、鲁地区。当时的每一次战斗,对苏广仁来说都是“把脑袋别在了裤腰上,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在一次战斗中,他被安排护送战友家属和医院伤病员到华北解放区,但在执行任务中,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队伍被打散,共同执行任务的40多名战友牺牲了。身材矮小又机灵的他,幸运地得以死里逃生。

  当时,苏广仁为了不连累家人,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一边沿路乞讨,一边寻找队伍,直到1947年春天才归队。之后,随着中原解放区的不断扩大,苏广仁又被分配到安徽省淮北地区利辛县某乡参加革命工作,成为一名通讯员。1949年,他光荣复员回到了老家开封杞县。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国家动员老兵入伍。苏广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于同年5月以老兵的身份二次归队,并赴天津塘沽集训。期间,华北军区为他颁发了一枚解放华北纪念章,表彰他在解放战争中的英勇表现,并鼓励他在入朝参战时勇往直前、无惧艰难。

  离开天津的前夕,苏广仁已经抱着不惜为国牺牲的信念。“我还记得出发之前,母亲专门从老家赶来看我,我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把这枚珍贵的解放华北纪念章交到她的手上。”苏广仁回忆,那次见面仿佛是母子间的最后一次见面,此去经年,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从战场上生还。作为家中的长子,他不禁泪目,将母亲的面容一次次在脑海中刷新,希望能记住亲人的模样。

  雄赳赳、气昂昂。1951年7月,苏广仁赴朝参战,被编入二十兵团六十七军一九九师五九七团三营九连任通讯员。此后参加了大小战役二十多次。他回忆说,当时能参加战斗感觉是一辈子的光荣,没有任何事能动摇战士们的心,大家都下定决心、咬牙坚持,一定要完成党和人民的嘱托。

  ★九死一生无人后退

  一个重新走上战场的战士有多勇猛,苏广仁用他一身的伤口弹痕作出了回答。在苏广仁的右膝上,一块深深的伤疤,印刻着他九死一生的战争旅程;后背上,无数被炮弹灼伤后星星点点的印记,诉说着他浴血奋战的故事;前胸上,一道醒目扭曲的伤口,昭示着一名忠诚卫士的报国情怀。

  苏广仁回忆,1951年4月,美军发动绞杀战,利用空中优势把青川江、大同江、汉江上所有的桥梁都炸毁了,导致我军的战略物资不能按时运往前线。尽管物资紧缺、供给不足,他与战友们仍然坚守在阵地上,守护着自己脚下的阵地,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1951年秋天,苏广仁所在的连队在上甘岭东北地区昌道里执行秋季阻击任务,负责守卫两个重要阵地。“当时敌人特别疯狂,先是用飞机对我们的前沿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又用大炮密集向我们开火,最后再发动步兵上阵绞杀。”苏广仁所在的连队就驻扎在战场的最前沿,每天他们都要经历几轮这样的攻击。

  “当时志愿军战士挖山洞躲避在里面,等敌人大炮一停,步兵上来之际,我们借机杀出去反击,几乎每天要打退敌人4-6次的进攻,在阵地上一直守了58天。”由于补给受阻,子弹和粮食出现严重短缺,苏广仁他们多次到打死的敌人身上去搜寻子弹和粮食。“没吃的,我们就生吃土豆。我个子小、人机灵,经常从死去的敌人身上找吃的,回来分给大家吃。”

  艰苦的岁月,也留下了特别有趣的记忆。“现在想起来最好笑的是,一群人学习用英语喊:‘缴枪不杀,志愿军优待俘虏。’”苏广仁笑着说,当时大家都没什么文化,没人懂英语,喊出来的话也带着沉重的方言,自己听了都忍不住要笑出声。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守住了阵地,为后续部队争取了斗争时间。

  在一次战斗中,苏广仁所在连队的排长负伤,他没有半点迟疑,举起排长的冲锋枪向敌人一顿扫射,一下就打死十几个攻上来的敌人,帮助连队打退了敌军的进攻。“我们每天都有战友牺牲,每天敌人的炮火都会向我们打来,可是没有一个掉队,没有一个后退。大家抱着必死的决心,即使战死在这里,也要为连队守住阵地。”苏广仁说。那场战役打下来,苏广仁所在的连队里,100多名战士仅幸存了6人,后来部队为他和另外5名战友记了三等功一次。说到这里,苏广仁老先生眼泛泪光,他说,“死了那么多战友,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在面前倒下,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几次仗打下来,苏广仁的体重也从过去的132斤一下降到80斤,成为战友们口中真正的“小鬼”。

  ★孤身打毁两个碉堡

  在我们所寻找到的老兵中,苏广仁是在朝鲜战场上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位。从1951年7月到1954年10月,他在朝鲜战场整整奋战了3年多。

  期间,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1952年11月,他在朝鲜战场上经谷万顺等人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嘉奖,是组织对我的信任和认可。”

  时间转眼到了1953年春天,敌我双方对峙在三八线附近已有一年多时间,两方都布设了坚固的防御阵地,一时僵持不下。

  “在这种情况下,上级决定找一个试点,打一场攻坚战。当这个重任落到我们五九七团三营九连时,全连上下一片欢腾,大家都积极为战役做准备。”苏广仁回忆,当时全连上下装备都得到了更新,并扩大了队伍中的人员编制,每个连队都配上了重机枪。

  1953年5月的一个晚上,夺取400及380高地的战役打响了。当时他们投入战斗的有170多人,一场生死战后,苏广仁所在的一排,仅有他和指导员两人生还。

  他回忆说,通过敌人的雷区时,周围的战友一批批倒下,但是大家没有后退的。趟过雷区,只剩下他和指导员两人暴露在敌人的探照灯下。后面的队伍因为受到敌人布设的两个碉堡的火力压制,无法攻上来。

  指导员受了伤,苏广仁想把指导员背下来,可指导员却冲他大喊,“不要管我,去炸掉前面那两个碉堡!”

  “如果我当时不管指导员,自己冲上去再牺牲了,我们俩人肯定都没了。”

  情急之下,苏广仁决定冒个险,他固执地把指导员先背下来,又冲上阵地,打毁敌人的两个掩体,缴获敌军轻机枪两挺,毙敌9人,俘敌3人。

  杀红了眼的他冲着后方的战友大喊:“同志们冲啊!为祖国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也就是在那场斗争中,苏广仁的腿部受了伤,当看到战友们攻上来,他紧绷的神经一下放松,当时就昏了过去,再醒来已是在战地医院的病床上了。

  正是他勇敢机智地拔掉敌人的两个掩体,才为后方进攻部队扫清了障碍,那一年他才23岁,仍然是大家眼中的那个“小鬼”。

  ★拼死赢得4枚徽章

  苏广仁说,在那个年代,没有人会为了自己而舍弃对国家的忠诚。“指导员当时在死亡的边缘,想的仍然是炸碉堡,是继续战斗。谁都不是天生的英雄,正是他的行为在那一刻激发起我的勇气。”

  战斗结束后,五九七团政治处授予他三等功证书,后来团里战士们纷纷反映苏广仁立功等级评定偏低,并将此事反映到二十兵团。兵团派人到连队进行调查,认为苏广仁在战斗中发挥的作用很大,决定授予其一等功、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苏广仁却觉得荣誉应该属于牺牲的战友们,坚决不肯接受。后来,二十兵团向他颁发了一枚国际国旗勋章,并由兵团通令嘉奖一次。

  “国际国旗勋章上面印有中、苏、朝三国国旗和领导人头像,当时只授予荣立一等功的战士,我拿到了当然高兴。可惜在战场上原来的勋章已经丢失,只留下了勋章上的三国国旗图案横条。”指着绿色军装上那条特殊的横条,苏广仁的脸上多了份惋惜。

  就在抗美援朝战争即将结束的几天前,苏广仁在战斗中再次负伤,伤及上身胸部和后背,也留下了那些无法平复的疤痕,但一生拼死收获的5枚徽章,却成为他一生的骄傲和自豪。

  说起余下的3枚徽章,苏广仁也是如数家珍。

  1953年7月,由贺龙同志带队,赴朝鲜慰问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苏广仁获得和平纪念章一枚。

  1954年,他又获得朝鲜政府授予的军功勋章一枚。

  1954年10月,他随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返回祖国,再度荣获抗美援朝纪念章一枚。

  这一枚枚难忘的徽章,是一名战士最高的荣誉和奖赏。

  1956年2月,苏广仁复员回到家乡,在轻工部郑州计划经济学校后勤处工作,后到纺织工业学校工作。1960年,他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后混入出塞外的盲流队伍中来到包头,被安排到白灵淖公社一生产队落户。

  1962年苏广仁平反。1963年,苏广仁任固阳县白灵淖公社母号滩大队党支部书记。1972年4月17日,他又以贫下中农宣传队员的身份到白灵淖公社学校工作。1982年,他被调到固阳县文圪气蛭石矿工作,直至退休。

  在包头,过去的那些浴血故事,苏广仁很少向别人提起。直到1984年底他退休,这段尘封已久的光荣历程才被人们发现。

  2010年,苏广仁以残疾军人的身份搬入固阳县新盖的廉租房居住,现在每月领取着退休费和残疾军人补助,他感觉很幸福,“和我那些战友相比,我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我很满足。”

  (本文采写感谢固阳县高海霞及白永兴提供的帮助)(记者:张海芳,见习记者:苗雨蔚)

  老兵档案:苏广仁,1930年6月25日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杞县田程寨村,1946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雪峰”四师三十团九连的一名战士,1949年复员回乡。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苏广仁以老兵的身份二次归队参战,荣立三等功,为革命伤残军人。1956年复员回到家乡。


[责任编辑: 韩伟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