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开启“飞行”人生
内蒙古新闻网  20-08-04 15:28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老兵档案:张洧,1931年出生于山西省山阴县,1947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被编入8军22师64团三营八连任通信兵。1951年10月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任警卫排长。1952年回国,以飞行学员的身份被调入大连的海军学校。1953年转入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航空学校,历任战士班排长、飞行学员、飞行教员、副中队长、营级参谋,授上尉军衔,曾荣获三等功。1969年分配到包头重工局红光机械厂任副厂长。

  70年前的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两年零九个月后的1953年7月,双方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抗美援朝胜利结束。

  在这场战争中,成千上万年轻的生命在战场上凋零,换来了胜利与和平。还有一些人,他们幸运地从战场上归来。历经岁月风霜,他们中的少数人仍然健在,年轻时经历的这场战争对他们而言仍旧刻骨铭心。

  7月2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将向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出国为抗美援朝服务的、参加停战谈判等工作的人员以及战后帮助朝鲜恢复生产建设的人员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今天,让我们一起寻找这些为祖国奋战的抗美援朝老兵,聆听他们讲述过去的故事,共同唤醒那段红色的记忆。

  初见张洧老人,不由得被他身上军人的英武之气所折服。特别是当得知他曾是一名有着600小时飞行时间的空军战士、教员时,更被他富有传奇的飞行生涯所吸引。

  从一个幼时父母双亡的农村孩子,到一位拥有上尉军衔的空军战士。一路走来,张洧在个人成长的同时,也亲身经历了中国空军发展的阶段与过程。

  ★解放战争奔袭于内蒙古大地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是从小在苦水里泡大的。”张洧回忆起他的童年时说,他6岁时母亲去世,10岁时父亲离去,留下姐姐和兄弟几人相依为命。直到16岁时,一次选择改变了他的命运。

  1947年5月1日,张洧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编入8军22师64团三营八连,成为一名通信兵。

  1948年,集宁战役打响,他所在的八连从左云调军参加战役。在那次战役中,敌人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向解放军发起进攻。在攻打集宁电灯公司时,张洧所在部队从北门进攻,与敌人在巷子内相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最后他们全歼了电灯公司内的敌人,缴获敌人50余辆汽车。

  在电灯公司的战斗中有一个小插曲。当时部队的团长正在指挥战斗,突然一个手榴弹落在他身边不远处,作为警卫员的张洧奋不顾身,一下把团长扑倒在他身下,使团长逃过一劫。

  电灯公司战斗的胜利让战士们心里能量满满,战胜敌人的信心更强了。

  第二天,他们马不停蹄又参与到集宁火车站的战斗中。当时,部分敌人占据了火车站水塔塔顶,“敌方占据了有利地形,而且有武器优势,我方部队进攻受阻。战士们急中生智,将50多斤炸药包放置在水塔高度一米左右处进行爆破,一声巨响,浓烟散去,水塔被炸了一个口子,但敌人仍然顽固抵抗。”张洧回忆,当时首长临危不乱,为了减少战士伤亡,决定暂停进攻隐蔽包围,待敌人逃跑时予以歼灭。

  那一天夜幕降临,战场上鸦雀无声。正如他们首长所料,敌军以为解放军已经撤退就想逃跑。等敌人从水塔出来后,战士们突然跃起一顿猛冲猛打,全歼了水塔的敌人。

  集宁战役圆满结束后,有一次途经山西老家,作为团长的警卫员,团长特批他骑马回家探亲。一年没见,姐姐、大哥和弟弟都为他的变化感到骄傲。离开时,一家人泪眼婆娑地站在门口,一路目送着他离开。

  随后,张洧所在部队又支援驻守玫瑰营子的驻兵部队,击溃了来自张家口的敌人,紧接着又攻打桃林,消灭了守敌,解放了桃林。

  1948年,张洧随部队来到包头,那是他第一次来包头。当时部队驻扎在东河区东大街,正是在包头,他有幸见到了贺龙元帅。

  当时张洧任师参谋警卫员,在师指挥部,贺龙元帅穿着灰色军装与首长们亲切交谈着。

  “在我心里,贺龙元帅是那么遥不可及,那么高大,当时我觉得特别幸运。看着贺龙元帅,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至今贺龙元帅的形象仍让我记忆犹新。”如今,70多年过去了,张洧老人谈起这段经历,仍然激动不已。

  战争使人成长。1949年1月,张洧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同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消息传到部队,张洧和战士们欢欣鼓舞。当时18岁的张洧经过两年的战斗洗礼,已不是刚入伍时懵懂的那个穷孩子,而真正成长为一位坚强的战士、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

  “我从小父母双亡,为生活奔波,谋生是我的第一需要。开国大典的消息传来,我觉得我的路走对了。但以后新中国是什么样子,我当时还想象不出来。不过,至少心里第一次有了奋斗目标,有希望、有憧憬,我很满足、很幸运,当时就想‘要义无反顾跟着共产党走下去’。”

  ★朝鲜战场点燃起飞行梦想

  对张洧来说,抗美援朝战争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正是这场战争,点燃了他飞行的梦想,让他从一个农民家的孩子,成长为一名翱翔在广阔蓝天的空军飞行人员。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拉开序幕,我们是1951年10月越过鸭绿江入朝参战的。”张洧回忆,1951年,他响应国家号召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入67军199师,任警卫排长。

  当时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已经结束,战争进入战略防御阶段,“敌我伤亡都很大,战争的惨烈让我做好了随时为国捐躯的准备。”

  张洧所在的199师驻守在新高山一带,与敌人展开阻击战。张洧是师长警卫员,他和首长和战士们一起,感受着战争的惨烈与艰苦。

  “上甘岭战役中,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正是那些像我当年一样年轻的战士凭着一腔保卫国家的热情,才用年轻的生命换来了胜利。”张洧说,战争是残酷的,就是在朝鲜战场上,他们首长的儿子也壮烈牺牲了。

  身处战场,危险似乎无处不在。有一次,张洧他们坐着一辆车行驶在山路上,一不小心车滑向山沟,差点出了事故。好在后面遇到了部队的另一辆车帮忙拽了出来,才算逃过一劫。

  当时部队经常转战行军,让张洧也时常感到疲累不堪。令他印象深刻的一个细节是,有一次行军途中,首长在前面骑着马,他背着子弹等用品跟在后面,走的实在累了,他就拉着马尾巴走一会儿。“这样能省点力气,也算苦中作乐的一种方法。”说到这里,张洧笑了,他说很多年之后,有战友还记得这一细节,说起来大家都哈哈大笑。

  1952年11月,张洧所在部队换防归国。当时部队从67军招飞行员,年轻的张洧在朝鲜踊跃报名,由于他过硬的身体素质和丰富的作战经验,最终成为空军部队中的一员。

  现在回想起来,张洧认为,正是朝鲜战场上的经历,让他萌生了当一名空军的梦想。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刚刚诞生的中国空军航空兵被逼上了这场历史性的空战舞台。1951年11月6日,就在张洧所在部队刚进入朝鲜时,空8师22团9架杜-2轰炸机在歼击机的掩护下,对鸭绿江外的大和岛实施了轰炸,这是中国空军航空兵轰炸机第一次出现在朝鲜战场的上空,轰炸命中率高达90%。

  1952年2月10日,飞行时间仅100多小时的空4师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一举击落飞行时间3000多小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战266次的美国王牌飞行员中校中队长戴维斯。

  在当时残酷的战争中,中国空军这几次标志性的胜利令张洧有了新的憧憬。心怀梦想,从朝鲜回国后,他以飞行学员的身份被调入大连的海军学校。

  “从小从农村长大,我很珍惜这次进入学校学习的机会。那段时间我狠补文化课,凭着不甘落后的性格,在很短时间内认识了不少字,基本达到小学毕业到初中的水平,我的理解能力也有所提高,为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张洧说。

  1953年7月,他转入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航空学校,历任战士班排长、飞行学员、飞行教员、副中队长、营级参谋,授上尉军衔。在那里他快速成长,驾驶9K-18飞机、杜-2飞机飞翔蓝天,空中飞行时间达到600小时,带飞培养、训练了不少飞行驾驶员。

  1963年,张洧调回司令部工作,干得仍然有声有色,1964年荣获三等功。

  从1953年到1969年,张洧一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航空学校,第一航校成为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节点。

  “战争年代练就了我勇敢无畏的革命意志,和平年代我从头学起,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祖国国防建设中来。”从海军学校的文化课学习,到第一航空学校的理论和技术学习以及工作,张洧都拿出了百分之百的热情和努力,成绩也可圈可点。

  而组织上的信任,让他以更大的热情投身到工作中去。“我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我的工作,爱我的战士学员。就像雷锋同志说的:‘我要把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

  ★和平年代奉献毕生光和热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张洧由于在讨论发言中说了一些话受到影响,1969年被迫复员离开部队,离开第一航空学校。

  “在航空学校生活工作了十几年,一朝让我离开,心里还是舍不得。因为这里有我热爱的飞机、战友、学员,有他们的身影和欢声笑语。而且我在这里结婚生子,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这里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让我一下子离开她,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为此,张洧内心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挣扎。

  几天几夜的辗转难眠之后,他最终接受了命运给予的一切。1969年7月,张洧脱下军装,带着妻子和三个儿女离开了航校。“无奈中告别了我的战友和学员,当时想着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相见。”

  复员后,张洧要求到内蒙古包头工作,因为这里有他的亲人,他的姐姐、大哥和弟弟当时都在包头安了家。他16岁时离家,亲情惦念在他心间,但毕竟路途遥远,又忙于工作,聚少离多。而今,他渴望亲人相聚,因为亲情最能抚慰那颗受伤的心。

  同时,之所以选择包头,是因为内蒙古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在他的脑海里有着挥不掉的记忆。“我为这个地方奉献过青春、撒过热血,我要亲眼目睹她的变化和发展,并为她奉献出后半生的光和热。”

  1969年8月,张洧被分配到重工局红光机械厂任副厂长,之后又先后在重工局技术学校、市知青办信访科工作。从部队到地方,工作环境、工作性质变了,不变的是他认真工作的态度和不怕吃苦的精神。

  1976年“四人帮”被打倒。1979年10月,张洧接到部队通知,他被平反,落实政策。

  “10年的不白之冤终于昭雪,压在我心头的大石头终于搬掉了,我扬眉吐气,回到阔别十年的部队。”然而,物是人非,以前的老战友很多都不在了,一时间他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平反后,组织上征求他的意见,是回部队还是留在地方。张洧考虑到自己年龄大了,孩子们也已陆续参加工作,决定还是留在包头。

  1979年底,他被调入市物资局回收公司任副经理,分管下属火锅厂。那些年,为了使刚刚起步的火锅厂尽快出效益,他亲自奔波各地,推销产品。

  有一次,按厂里规定,他应得500元推销奖,但他没有接受,而是作为职工的福利基金分给了大家。“当时的500元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我有四个子女,生活也不宽裕,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付出跟单位要报酬、要荣誉,认真工作是我的天职。”在张洧的心里,始终有自己的做事原则。

  1982年,市委协调他搞经济案件的审理工作,之后被调回物资局纪委工作。在办案时,为了寻找线索,他经常早出晚归,脚踏自行车穿街走巷,找当事人谈话,寻找证据。外调期间,为节省费用,他经常住在低价旅馆,曾经步行二十里取证,他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得到了群众和组织的一致好评。

  1991年张洧离休,为一生的奋斗与坚守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如今,年纪越大,越喜欢回忆。张洧告诉记者,现在空闲时间,他时常将抗美援朝时的纪念章、勋章和一些生活用品拿出来端详,翻出来老照片看看,回忆一下当时战斗和生活的情景。

  张洧说,回顾自己的一生,1947年参军,1949年入党,解放战争打老蒋,抗美援朝跨过江,经历了从旧中国到新中国的整个历程。经历了十年浩劫,也经历了改革开放,亲身感受着中国的发展和腾飞,他为今天的中国自豪。

  “我喜欢收藏毛主席像章和战争时自己的纪念章。前几年,我把这些都分给了孩子们。这辈子我也没有给他们留下丰厚的遗产,这些就当是个纪念,也算是一笔精神财富吧。”

  (本文采写感谢包头市老干局及包头市干休所的大力支持)


[责任编辑: 韩伟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