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朝鲜修机场
内蒙古新闻网  20-08-18 16:49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老兵档案:崔俊,内蒙古萨拉齐人,二十三兵团战士。1950年11月入朝参战,1951年7月回国。1969年转业回到包头,1985年离休。

  70年前的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两年零九个月后的1953年7月,双方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抗美援朝胜利结束。

  在这场战争中,成千上万年轻的生命在战场上凋零,换来了胜利与和平。还有一些人,他们幸运地从战场上归来。历经岁月风霜,他们中的少数人仍然健在,年轻时经历的这场战争对他们而言仍旧刻骨铭心。

  7月2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将向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出国为抗美援朝服务的、参加停战谈判等工作的人员以及战后帮助朝鲜恢复生产建设的人员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今天,让我们一起寻找这些为祖国奋战的抗美援朝老兵,聆听他们讲述过去的故事,共同唤醒那段红色的记忆。

  在东河人民公园众多的舞蹈方阵中,90多岁、身姿仍然矫健的崔俊是其中“最靓的仔”。经历过战争岁月的磨砺,这个活力四射的老人也成为大家眼中的一个传奇。

  在崔俊的家里,一枚枚摆放在桌子上的闪亮勋章,印录下他在战争年代屡次立功的故事,也承载着老人年轻时的种种记忆。

  ★在学习中走向革命道路

  1929年,崔俊出生在内蒙古萨拉齐镇,11岁时成了孤儿,靠着给日本人当劳工、给人当学徒养活自己。由于家境贫寒,加上父母早逝,崔俊从小就没有上学的机会,因此十分渴望学习文化。

  16岁那年,崔俊入伍,在张家口绥靖公署经委会当勤务兵。在那里,他遇到了为长官做秘书工作的赵希卞。“当时我们在一起共事,关系处得很好,他了解到我想学文化,就说‘我来教你吧’,我连忙说:‘好啊!好啊!’”就这样,崔俊开始了文化学习。

  赵希卞每天工作不忙的时候,就抽出一个小时教他识字。“当时也没什么正规的课本,就先从百家姓开始学,每天识四个字,还要会写。”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崔俊就把百家姓的字全部学完了,他能认识几百个字,还能看简单的报刊文章,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通过看书报、写日记,崔俊的文化水平逐步提高,为以后学习文化奠定了基础。

  北平和平解放后,在傅作义将军的主持下,以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将军为首的国民党绥远当局走上了用毛泽东主席倡导的“绥远方式”解决绥远问题的光明大道。

  1950年2月,在上级的推荐下,崔俊进入绥远军政干部学习团学习。学习团的主要对象是旧军队的军官和原国民政府的军政干部,当时学习团成立了一个青年队,专门吸收一些有培养前途的青年人去学习深造。崔俊被选派去学习了三个月,教员由共产党的干部担任。

  在那里,教员给他们讲资本家、地主如何剥削工人、农民,旧社会老百姓为什么受穷。经过学习,又看了《白毛女》,崔俊明白了穷苦老百姓如果不想受剥削和压迫,就得起来斗争。

  “我也是穷苦的学员,教员讲的一些道理我很快就接受了。”在绥远军政干部学习团学习的三个月,改变了崔俊的人生,他决心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要为解放穷苦老百姓去斗争。

  学习结束以后,崔俊被安排到绥远军区供给部审计科当通讯员,在审计科干了四个月后,他又被调到绥远军区后方医院工作。随着二十三兵团赴河北驻军,他所在的医院也改为二十三兵团后方医院,他在医院任文书兼保管工作。

  ★在朝鲜战场上修机场

  二十三兵团在河北驻防不久,就接到命令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0年11月,崔俊随部队乘闷罐车从河北出发,一路不停向朝鲜进发。

  “大约经过两天两夜,我们到了中朝边界城市丹东市。在丹东住了一天,简单休息之后,第二天晚上,战士们就背着背包步行跨过了鸭绿江。”崔俊一边回忆,一边忍不住唱起了当时的那首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他说,当时人们的心情就像志愿军战歌唱的那样特别激昂。

  进入朝鲜境内后,他们到达的第一个城市是朝鲜的新义州。在新义州吃了一顿饭后,又继续向秦川江三八线一带前进。

  对当时战场上的情形,崔俊记忆犹新:“那时我们一般白天不能行军,因为美国掌握着制空权,他们的飞机白天到处狂轰乱炸,把朝鲜的道路、桥梁、房屋、建筑炸的全是废墟,看着特别凄惨,朝鲜的老百姓和志愿军白天都钻在山洞里。”

  不过,在他的印象中,当时朝鲜军民也非常勇敢顽强,“美国人白天把桥梁炸坏了,老百姓夜间抢修,到处都是一片忙乱的景象。”

  由于经常夜间行军,惊险的事也有不少。有一天晚上,部队走在一段盘山路上,道路曲曲弯弯,走到拐弯处,崔俊跑出来小便,之后部队就走过了。他赶快追赶,追到不远处正好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当时他慌了,“人生地不熟,该从哪条路走?”

  他先向一个路口跑步追了一会儿,结果没追上,就又返回来向另一个路口追去。正在这时,突然天空上放出一串照明弹,照得地上一片明亮,“那是敌军特务放的照明弹,是给敌机投的信号。”崔俊心里暗想,“这下坏了”。

  果然,敌人的飞机来了,沿着公路狂轰乱炸,又是俯冲扫射,“当时我正在公路上,敌机的扫射子弹就从我身边落下,把我吓坏了,心里想:这下完了,一旦被敌人扫射中就没命了。”

  敌机轰炸和扫射大约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崔俊只好在马路边的沟里伏下身子,动也不敢动。

  等敌机停止轰炸后,崔俊起身继续追赶部队。过了大约两小时,他才终于追上了部队。

  大部队经过5天的行军,到达秦川江边接近三八线的驻地,驻扎下来后稍加修整,就接受了任务。

  崔俊说,部队的任务有两项,第一是接收治疗战场上的伤员,第二是抽出一部分年轻体力好的人修建飞机场。

  “当时国内掀起捐献飞机大炮的运动,大家捐了很多钱,光是常香玉一个人就捐了一架飞机,我们用捐的钱买了不少飞机大炮。”崔俊回忆,最初敌人的飞机轰炸时,我们的飞机就从丹东起飞去迎战与敌机展开对攻。经过一段对攻,敌人的飞机也学狡猾了。敌机从三八线起飞,对朝鲜人民和志愿军展开轰炸和射击时,我方飞机就从丹东起飞。可是当我们的飞机飞到时,敌机就逃跑了,“这样往往打不着敌机。”

  为了更好地掌握制空权,有效打击敌人。中央决定在朝鲜境内修建飞机场。崔俊所在的二十三兵团后方医院就担任了修建飞机场的任务。当时,除了他们修建的那个机场外,还有其他单位也担任着几个机场的修建任务,都在秦川江一带。

  修建机场时,崔俊正好二十多岁,精力旺盛也特别努力,他不怕苦不怕累埋头苦干,有时病了也不休息,火线带病坚持工作,手上打起血泡也不吭声,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劳动强度特别大。

  “回想那时,我们昼夜不停修建机场,那情景和今年疫情期间工人在武汉修建火神山医院一样,速度可以说十分惊人。我们在敌人的炮火中作业,大概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建成了机场。”

  机场建成,飞机可以起降了。这样敌人的飞机从汉城起飞,我们的飞机就从秦川江起飞迎战敌机。“美国兵怕死,志愿军不怕死,几次回合下来,我们很快掌握了制空权。”有了制空权,抗美援朝的物资白天也能运输了,部队也能白天行军了。

  修建机场工作结束后,部队进行了总结评比,由于崔俊表现好,被评为先进分子,荣立三等功一次,获得金日成勋章一枚。

  “那时规定,凡是在朝鲜战场立功者均发金日成勋章,并向国内的亲属发立功喜报。”崔俊说,当立功喜报送回国内崔俊的五叔家时,全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当时还给每个立功者家属一匹布、一袋白面,还有其他慰问品。”当时市政府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敲锣打鼓把立功喜报、立功证书报送他们家,还在财神庙街搭起了高台子,召开了庆功大会,把崔俊的五叔五婶请到主席台上就座,家人感觉到特别光荣。崔俊说,那时朝鲜战争刚开始,对于在朝鲜战场上立功人员特别重视,每到年节,市里的领导带领有关人员还会去家里慰问,家中的亲人们也感到十分光荣。

  ★在炮火中感悟音乐之乐

  如今,崔俊回想起来,抗美援朝战争不仅带给了他荣誉,更带给他伴随一生的乐观情怀,播撒下热爱音乐的种子。

  在朝鲜时环境虽然艰苦,但是战士们在完成各项任务的同时,还抽空学习文化。崔俊当时所在的医院就配备了专职的文化教员。

  “文化教员姓张,对我特别好,经常辅导我写日记,教我认字学文化。最难得的是他还教我唱歌识谱,让我学各种乐器,胡琴、口琴、手风琴等等。我那时也特别爱学,特别是排谱识谱。”

  当时崔俊为了学会“我是一个兵”的排谱,一夜没有睡觉。每天早上起来,他还到山上练嗓子。辛苦不负有心人,一个没有进过学校大门的人,竟然也学会了排谱唱歌。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崔俊还学会了吹口琴、拉胡琴,学会了识谱,“报纸上登出来的新歌,比较简单的,我拿过来就可以排唱。自己感觉在朝鲜那段时间文化方面又学了不少知识,特别在音乐方面收获很大。”

  “我们是1950年11月入朝的,1951年7月就回国了。虽然入朝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有了很大的收获,我更加成熟,也更坚定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决心要好好学习,积极上进。”

  抗美援朝归来后,崔俊因为表现突出,进入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部队学校学习军事指挥专业。“那段时间也是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段学习经历,此后一直引领我做一名坚强的人民战士。”

  1969年崔俊转业后回到包头,先后在包头水暖厂、蓄电池厂和电机电器公司担任领导职务,1985年离休。

  作为一名老军人、老干部,崔俊始终怀有一腔热情,不断地发挥余热,将正能量带给身边更多的人。虽然已经90多岁,但对他来说,只要是做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用的事,自己就有使不完的劲。如今的他是干休所五老宣讲团的成员,经常到企业、社区宣讲红色精神。

  在战场上学习到的音乐知识,更成为伴随他余生的最大乐趣。离休后,崔俊不但爱唱歌,更爱上了跳舞。2017年,崔俊在东河区人民公园开设了一个免费的交谊舞班,和老伴一起成了他们这支舞蹈队中年龄最大、也是最有风采的一对舞者。

  离休多年,他出书29本,将自己的晚年生活、养生心得、兴趣爱好一一撰述出来。他还自己编写了13.5万字的舞蹈教材,自费印刷赠送给想学舞蹈的人,如今他的“学员”人数已达193人。

  经历了战争岁月的磨砺,这位90多岁的老人正尽情享受着当下和平岁月的安宁与顺遂。 (文/图记者 张海芳)


[责任编辑: 韩伟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