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在内蒙古地区创建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
内蒙古新闻网  20-10-21 11:32  【打印本页】  来源:新华社

  这里是鄂尔多斯高原腹地,没有高山大川,却似铜墙铁壁,让日本侵略者望而生畏;这里是国民党统治区,却有一批共产党人,将抗日统一战线大旗高高举起,这就是存在于1938—1941年间的桃力民抗日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在内蒙古地区创建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

  桃力民抗日根据地史实陈列馆外景

  桃力民来了共产党

  桃力民,鄂托克旗一个自然村的村名,源自蒙古语“查汗桃日莫”,意为“向阳的白泥壕”。清末民初,这块蒙旗属地开始放垦租耕,引来大量汉族农民商贾,称谓逐渐演化为汉语谐音桃力民。

  1931年9月18日,日本驻东北的“关东军”向沈阳的中国驻军发动进攻(即九·一八事变),东北军奉蒋介石命令采取不抵抗政策,使日本侵略军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占领了东北三省;25日,毛泽东、朱德联名发表《中国工农红军为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告白军士兵书》,提出了“停止内战、一致对外”。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从瑞金出发,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对于人类历史上这一伟大壮举,毛主席以革命的浪漫主义给我们留下了《七律·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1935年日军在华北发动了一系列侵犯行径,史称华北事变。在内蒙古,日本人一方面不断蚕食侵占,另一方面拉拢扶持亲日的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蒙政会)秘书长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面对日本侵占控制内蒙古的紧张形势,特别是团结蒙古民族共同抗日的迫切需求,加之地理位置对护卫陕北和联通国际反法西斯联盟至关重要,毛主席高瞻远瞩,于12月20日以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名义发表了《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内蒙古人民宣言》,史称《三五宣言》。

  根据瓦窑堡会议精神和《对内蒙古人民宣言》,中共中央加强了对内蒙古工作的关注和领导,并成立了相应的领导机构。这时,桃力民成为了我党早期工作的关注点,原因在于,从省际范围看,伊克昭盟处于内蒙古、宁夏、陕西、山西交界之地;从旗县范围看,桃力民又处于鄂托克旗、乌审旗、札萨克旗、郡王旗、杭锦旗及东胜县的毗邻地带。偏远闭塞的交通传递,鞭长莫及的管辖疏漏;特别是蒙旗属地,租耕汉族又非本地旗民,加之清代驿站、庙宇所占土地自行管理的历史遗存,桃力民地区的政府管治相对薄弱,犹如“飞地”,为我党进入留下契机,也为日后建立根据地提供了有利的社会条件。1936年,桃力民地区遭受严重旱灾;1937年春天饥荒爆发,刚过春节就有人饿死,豪绅富户囤积粮食放高利贷,趁机勒索豪夺。

  1937年5月,中共少数民族工委蒙民部长赵通儒在成吉思汗陵参加“春季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得知木凯淖尔饥民暴动被国民党血腥镇压。他敏感地意识到:面对国民党的残酷暴行,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农民的反抗义举必然失败。于是,一番乔装打扮,赵通儒变成了货郎“黄掌柜”,带着随行万四奴,万四奴拉着一链子驮货的骆驼,颠簸走进木凯淖尔。

  穷苦农民期盼救星共产党和红军,党组织也牵挂着挣扎中的劳苦大众。继赵通儒、王德胜、盛恩才之后,党组织又于1937年9月、1938年春派人去木凯淖尔开展工作。1939年初,桃力民工委将木凯淖尔的二十几名党员编为一个支部,桃力民第一个党支部诞生了,木凯淖尔农民运动从此走上了党领导下的革命道路。

  党领导咱们打鬼子

  日寇占领黄河南岸滩地后,加强了对伊克昭盟的侵略攻势,多次派飞机到未占领区轰炸扫射,打死打伤多名喇嘛、农牧民及所养牲畜,并炸毁多处庙宇,伊克昭盟的反侵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中共地下党组织在桃力民地区认真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帮助建起桃力民抗日自卫军,发动带领群众,与爱国友军密切配合,接连打了三次胜战。为保护自身利益,桃力民的四大户一直想组建自卫武装,但多次受到鄂托克旗保安司令章文轩的打压,也未能取得傅作义的支持。抗战爆发后,史仙舟、杨子华、韩是今等共产党员与大户越兆仁、杭寿春等商量,提出将自卫武装通过合法途径建成抗日自卫队伍。应桃力民自卫军的要求,绥西警备司令门炳岳派孟文仲率国民军骑三旅一个团,在李衡等地下党员带领的游击军政工队协助下,由自卫军战士带路,于1938年2月26日到达桃力民地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一方面将内蒙古东部的呼伦贝尔地区、哲里木盟、卓索图盟、昭乌达盟治于其扶持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另一方面以绥察为中心,扶植亲日的锡林郭勒盟副盟长、苏尼特右旗札萨克德穆楚克栋鲁普(俗称“德王”)建立伪蒙政权,肢解我国北方地区,进而吞并全中国。1934年4月,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简称蒙政会)在乌兰察布盟的百灵庙(今包头市达茂旗百灵庙镇)成立。蒙政会建有蒙古地方保安队,至1935年秋保安队已发展到一千余人。1938年4月底,蒙旗独立旅驻在神木时,毛主席在延安接见乌兰夫和白海风,对内蒙古和民族工作做出重要指示,要求独立旅回到伊克昭盟,在内蒙古地区坚持抗战,7月部队移师桃力民。

  乌兰夫与军政干部训练班学员

  1939年6月,正当蒙旗独立旅前线指挥部组织部队英勇抗击黄河以北日伪军时,国民政府军政部正式下达了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三师的命令,部队一方面抓住机遇扩充整编,另一方面坚守前线抗日。每到深秋,黄河以北的日伪军就渡过黄河抢掠伊克昭盟的粮食和牲畜;冬季封河后,则派出机械化部队从冰上过来攻打抢劫。根据这一规律,乌兰夫命令部队在这一时期要特别提高警惕,随时做好战斗准备。1939年冬,新三师前线部队积极参加了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开展的冬季攻势作战(1939年12月12日至1940年4月1日),战果颇丰。

  党的统一战线是法宝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使内蒙古的战略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蒙古民族问题也日显重要。为推动蒙汉人民团结一心共同抗日,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重视下,陕甘宁地区蒙古文化促进会于1940年3月31日在延安成立。与此同时,国民党政府于1938年5月在陕西榆林设立了非行政组织的蒙旗宣慰使公署(简称“蒙宣署”),随后,又成立了蒙旗总动员委员会。这一刻起,绥蒙工委、桃力民工委、蒙旗独立旅党委及后来扩编的新三师党委坚决执行我党关于在国民党区域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政策,积极支持抗日救国工作。

  鄂托克旗西南部的北大池、苟池和敖包池盛产食盐,既为当地群众日常生活所必须,也是蒙旗地方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北大池、敖包池曾一度被军阀马鸿逵霸占。1936年5月彭德怀率红军西征收复陕西定边县和宁夏盐池县后,政治部主任刘晓提出处理盐池问题要站在蒙古族人民的立场上,保护蒙古族人民的利益,随之决定将盐池归还鄂托克旗。这一深得人心的举动大大地改善了当地的民族关系,在广大蒙古族同胞中引起强烈反响,使他们认识到了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本质区别,看到了共产党对待少数民族的诚意,一时间“共产党办事公道”“共产党真正保护蒙古族利益”的美誉传遍草原。

  八路军骑兵团入驻桃力民

  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国际反法西斯阵线间有多条秘密联络通道相连接,叫国际交通线。抗战时期,从延安去往大青山一是走延安—张家畔—桃力民—中滩,进大青山,二是从延安经晋西北、过绥南蛮汗山、再到大青山。1942年,为适应新的斗争需要,中央机要交通局决定重新开辟延安—鄂托克旗—磴口—西公旗—乌兰巴托的交通线,桃力民的地下交通员曹德义承担起鄂托克与三边的情报传递,桃力民就成为这条新的国际交通线中的重要节点,担负起我党同国际反法西斯阵线的秘密联络任务。

  随着抗日民族统一阵线的提出,党的少数民族工作,特别是对蒙古族的工作逐步加强,少数民族干部培养提到了重要议事日程。早在延安民族学院成立之前,党中央就曾指示绥蒙工委以及其后的绥远省委,要他们分期分批把蒙古族青年输送到延安培养。自那时起,一批又一批内蒙古青年被送往延安,桃力民抗战根据地便是这条革命之路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

  人民的力量大如天

  抗日战争时期,桃力民各级党组织领导的机构团体把宣传群众、提高认识放在第一位,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教育活动,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让人民群众了解我党的抗战主张,当时流传这样一段快板,生动地描绘出支前征送粮的画面:

  桃力民、木花稍,

  抗日情绪实在高,

  东西桃楞脑高岱,

  这些地方尽老财;

  宣传队、跑的快,

  一天动员几口袋(粮食),

  动员的多拿不动,

  牛车拉来马车送,

  骆驼日夜驮不尽,

  支援前线打日本!

  打日本!

  初始阶段,桃力民抗日根据地东起杭锦旗亚斯图的李六则圪旦、阿曼加汉和阿色朗图的呼日格其古、察汗淖,西至鄂托克旗巴彦淖的公盖加汉、小湖,南起木凯淖尔的旧庙湾、额尔克梁和杭锦旗四十里梁的扎克乌素、胜利乡的高启祥村,北至鄂托克旗早稍乡的四眼井、杭锦旗亚斯图的脑高岱,居住农牧户8300多户,人口约5.8万,是当时伊克昭盟人口比较集中的地区。随着党在桃力民地区各项工作的成功推进,抗日根据地所辖区域不断向四周扩展。1938年8月,根据地面积已达3万多平方公里,各民族人口30多万,耕地100多万亩,牛、马、骆驼、羊等牲畜近100万头(只)。

  根据地生活生产场景

  桃力民抗日根据地的领导核心是党的各级组织,即中共绥蒙工委、新三师党委、桃力民工委。武装力量是三支不同归属但统一抗日的部队,即八路军警备骑兵团、新三师、桃力民抗日自卫军;出面协调的是具有政府性质的战时组织,即桃力民抗日动员委员会(动委会)。经过三方深入群众耐心细致的工作,蒙汉人民抗日热情日益高涨,根据地建设巩固发展,呈现出齐心抗日、社会和谐、经济活跃、欣欣向荣的新局面。

  桃力民工委积极支持蒙汉联合抗敌后援委员会(后援会)等群众抗日组织活跃市场、繁荣经济的措施做法,并建立了我党在桃力民地区乃至整个伊克昭盟兴办的第一所抗日小学——桃力民小学。桃力民根据地抗日工作有序进行,社会经济发展进步,劳动人民笑逐颜开。

  桃力民小学旧址

  1939年6月,国民党军政部派巡视组到绥远省巡视,发现桃力民抗日动员委员会(动委会)由共产党单方面组成,提出要国共两党重新建立。为了维护统一战线,乌兰夫以新三师政治部代理主任的身份主持,先是解散了动委会,接着重新组建了桃力民蒙汉联合抗敌后方委员会(后援会)。新的桃力民后援会由地方政府、驻防部队、群众团体各派一人组成。

  桃力民地区共产党加强了领导,根据地抗日活动搞得轰轰烈烈,国民党深感势头不对,公开叫嚷“桃力民地区要赤化了”。于是,1940年绥远省东胜专署派人到桃力民地区成立了几个乡政府,并在东胜专门设立了绥远省第三专员公署桃力民办公室,掌管了这里的军政大权。

  1941年初春,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党委根据形势变化要求伊克昭盟工委和八路军骑兵团第三营撤出伊克昭盟,随着伊克昭盟工委的撤离,桃力民工委也随之撤销,党的工作再次转入地下。

  永远跟着共产党

  1941年初,国民党掀起了反共高潮,对桃力民根据地发起了军事挤压。为维护抗日统一战线大局,中共伊克昭盟工委和八路军撤离,新三师西调,党组织活动转入地下。

  伊克昭盟工委、八路军骑兵团三营撤出桃力民,党的组织在桃力民好像一夜间消失了,党组织的公开活动也没有了,但转入地下的革命活动却一刻也未停歇。1942年,大克泊淖尔地下党员孟侯驹利用给国民党当保长的条件,为方便我党侦查活动,购买了国民党党证送到三边地委供我们的同志到敌占区使用;1945年入党的保安团中队长高广俊利用其合法身份为党组织提供大量情报和一些掩护工作的证件;1945年后入党的保安团中队长彭苏悄悄地把枪借给木凯淖尔的党员去攻打乡公所;延安民族学院研究班工作的云北峰,1945年化装成商人进入桃力民地区,配合李席昌领导党的地下工作;1939年就到延安学习的云照光,1948年也来到桃力民工作。

  妇救会为部队送军粮

  1949年,中国革命进入战略反攻阶段;4月21日,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3日,“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解放全中国的浪潮四处涌动。在李席昌的领导下,木凯淖尔地下党支部曹如山等集中了30余人,于6月6日捣毁了国民党木凯淖尔乡公所,俘敌11人,缴获枪11支、马11匹。随后,以这些马匹枪支为基础组建了桃力民游击队,桃力民革命又有了自己的武装。这支游击队被编为鄂托克旗四大队,先后参加了解放鄂托克旗、查干敖包、尚家沟的战斗,为家乡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成为桃力民的骄傲。

  黄河滔滔奔流不息,巨浪翻滚更显本色;一段历史虽然谢幕,英雄伟绩千古传颂。那个烽火硝烟的年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桃力民人民英勇顽强,前赴后继,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构筑起黄河南岸的坚强堡垒,成为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延安的红色屏障。时至今日,桃力民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桃力民人民正在认真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奋斗。(郭彩梅)


[责任编辑: 张圆]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