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童年趣事-放鞭炮
内蒙古新闻网  21-02-05 10:50  【打印本页】  来源:鄂前旗融媒发布

  ​

  童年趣事—放鞭炮

  小时候最大的喜事就是过年,过年最大的乐事就是放炮。

  还没有进入腊月,就开始一分二分地攒钱,为的就是买鞭炮。每年大约腊月二十前后,我们用自己攒的钱,父亲再添补一点,就能买一挂二百响的小炮。鞭炮终于买回来了,总要想办法把它藏到一个安全可靠的地方,每天放羊回来的头一件事情就是看鞭炮,看看鞭炮还在不在,少了没有,有时吃饭前也都要去看一看,睡觉前总要去摸一摸。从买回来鞭炮的那一天起,这样的一种揪心般的幸福就一直漫长地持续着,直到过大年。

  过了腊月初八,我们就开始每天掰着手指头一天天地数,好不容易盼到了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这一天,天刚蒙蒙亮,父亲就早早地起来,在外面放了三声大雷炮,那是每年三十早上都要放的开门炮。炮响之后,预示着新的一年的生活又算是响亮地开启了。随后,在母亲的吆喝声中,我们也睡眼惺松地,然而却是无比兴奋的从炕上爬起来,穿上前一天晚上就放在枕头边的新衣服,从自己的鞭炮上摘下几个小炮,穿过父亲三声开门炮的余响,走出门去进入了新的一年之中。

  每年除了我们自己攒钱买的鞭炮,家里也会买一两串小鞭炮,不过那算是“集体”的,这些炮只有等到晚上父亲才一一分给我们。早饭过后,我们哥弟几个都会争着去干活儿,不管是谁,大家都抢着去做平时最不愿意做的活儿。因为白天干活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晚上分炮的数量。因此,每年过年这一天的零活儿从不用父亲唠叨,不到中午我们就做完了一天里所有的活儿。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与激动,我们耐心地等待着晚上点上灯笼的那一刻。因为父亲每年都要三令五申地告诉我们,平时不许放炮,只有晚上点着了灯笼才能放炮。

  不管是谁家的孩子,每人都只有一挂一百响,最多二百响的小炮。要想让那悠扬的炮声贯穿整个新年,就只有把鞭炮拆开,一个个小炮单独来放,这样你就可以一百次、二百次地发出你自己的声音。在此起彼伏的巨大声响中,我们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仿佛是我们这些尚未成人的小孩子对这个世界最初的发言。

  我们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没有例外,因为那时候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村子里所有的人家都是穷人,所有的孩子也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花炮那就更是稀罕物了,谁家要是开始放八响的彩珠筒,那是会招呼全村的人都去看的。我们这群孩子最为奢侈的享受就是挤着看谁家的父亲高高地举起一挂鞭炮,点燃了连续的爆响开始了,我们便一窝蜂似的拥到那位父亲的脚下,拼命地抢拾那些没有放响的小炮,不管头顶的鞭炮还在燃放,也不管大人们夹杂着嘻笑的呵斥。

  童年的我们,鞭炮似乎就是我们过年的全部,聚在一起的小伙伴,谁兜里的鞭炮最多,谁就是“有钱人”,自然也就是全村孩子的领头人。

  记得有一年,我们家刚做完豆腐,炕特别热,听大人们说,鞭炮只有在最热的炕头炕上几天,放的时候声音才最响亮,我们便把刚买回来的鞭炮炕在了刚做完豆腐的炕头上。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因为炕头太热,鞭炮被点燃了,望着被点燃的鞭炮,我们几个都束手无策,内心如刀绞一般。还没有过年,就没了鞭炮,这是任何一个孩子都无法接受的。从此,家里少了往日的欢乐和笑声,却多了几分无言的痛苦与惆怅。看到我们这样,父亲只能把准备买六斤煤油的计划改成三斤,才勉强又买了一挂二百响的小炮。这一年,看着别人家孩子兜里的小炮,我们的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没有鞭炮的那一年成了我们心中永远的伤痛。

  不知道为什么,童年的春节总是要下雪的。年三十下午,天空就开始变的阴沉沉的,黒夜早早地来到,一盏昏暗的灯下,我们兄弟几个挤坐在一起,只等父亲下达放炮的命令,只等外面早早地点上灯笼,好把我们苦苦等待了三百六十五天的欢乐随着那悠扬的炮声一起放飞。好不容易等到天刚擦黒,千家万户各种各样的灯笼便陆续亮了起来。此刻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我们一群孩子在雪中放炮,大雪压落了一年的尘埃,使得炮声更加地响亮悠扬,我们这些尚未知晓苦难的孩子们,欢天喜地的置身于一年一度的狂欢节里,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把白雪踏的吱吱作响。我们从村子东头跑到村子西头,再跑回来,我们快乐地跑进每一家的院子里,再跑出来......无尽的欢乐伴随着我们,无比的喜悦伴随着我们,然而只有一件事情令我们不满,那就是口袋里的鞭炮越来越少。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的门前只留下红色的炮皮,与三十晚上连续不断的爆响相比,此刻是最难以忍受的寂静,成群结队的孩子巡视在各家门前,大家都低着头,仔细地搜索,指望能有意外的收获。但是,除非特别幸运,你是不可能有所发现的,就算你能在犄角旮旯里找到一两个没有放响的小炮,也一定是踩的不成样子,而且是没有炮捻的小炮,我们只能把小炮掰成两截,头对头地摆在一起点燃了火药看小跑“打架”......

  仅仅过了一天,第二天就已经是正月初二。大年过完了这是让我们最不快乐的事情,带着自己剩余不多的存货,踏着已成污泥的雪水,我们走出门去,想要再一次置身于前一天的热闹之中,但是你所听到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偶尔谁家的院子里传出微弱的似有似无的一声、两声,也徒然只衬托出此刻的寂静有多么的寂静。这时你只有亲手点燃已寥寥无几的自己攒下的小鞭炮。然而,它们那微弱的响声就像夏日夜空的流星一样变的无法挽留,任你怎样焦急地摸遍所有的口袋,里面确实已经空空如也。于是,可怕的懊悔终于又来临了,欢乐如此迅速地被替代,就连等待的希望也一起消失,因为下一个春节还很遥远,很遥远......

  来源:红柳河边兆有


[责任编辑: 韩伟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